新媒体时代深度报道的困境与重生

作者:刘传雷; 刊名:新媒体研究 上传者:田颖辉

【摘要】在新媒体时代,传统的深度报道面临着生存空间压缩、读者和采写记者流失等带来的深度困境,但同时又面临着客观事实呈现、舆论引导、庞大的潜在读者和市场需求等机遇,困境之中逢新生机遇,但是变革不成才是最终的困境。在此背景下,深度报道需要自身变革,以获重生,并给新媒体带来更优质的新闻资讯。

全文阅读

143新媒体研究www.nmrmagz.org MEDIA FORUM 传媒论坛 作者简介:刘传雷,《中国公路》杂志社。 随着新一代信息技术催生的新媒体时代的到来 ,以浅阅读为主要特征的碎片化阅读已成主要阅读方式。之前传统意义上的深度报道也面临着深度危机 ,深度报道的衰变成为事实。事实背后有两个层面的趋势 :首先是传统意义上的深度报道不断衰退 ,其次是深度报道面临着变革 ,或者蜕变 ,它们需要以新的形式呈现给读者和观众。 1 深度报道的困境与衰退 一般意义上讲 ,深度报道是指通过系统的科学材料和客观的解释、分析、全面深入地展开新闻内涵的报道形式 ,不同程度地具有调查性、科学性、深刻性、立体化、理性化、典型性、预测性、干预性等特点。从整体上来讲 ,深度报道追求的是一种理性的事实呈现 ,满足读者或观众理性的认知需求。这也是深度报道力求客观调查、全面呈现、深刻分析、科学预测的目的所在 ,同时也是其引人之处 ,但是这些在新媒体时代面临着巨大冲击。 1)深度报道面临全流程困境。整体而言 ,新媒体 ,特别是其中的自媒体 ,从技术环节消弭了传统媒体的内容审核、流程把控等多个环节 ,以更直接、更快捷、更具现场感的方式呈现内容。尽管这些内容更多的是片段 ,甚至是偏见 ,但却使内容更为凸显、传播速度更为迅捷 ,这对于需要全面把握、客观调查、深刻分析、科学预测的深度报道而言 ,是很大的冲击。往往造成深度报道还在酝酿 ,舆情风暴已经过境的局面。传统的深度报道的生产流程面临着重塑 ,甚至淘汰的危机 ,原有的生产流程显然已经不适应快速生成、急速传播的媒体生态。同时 ,传统深度报道形成的舆论主阵地的优势 ,面临着巨大挑战 ,其核心竞争力、公信力快速下滑。 2)新的阅读方式造成读者流失。在新媒体时代 ,以浅阅读为主要特征的碎片化阅读本质上是浅尝辄止、不求甚解 ,这与深度报道有原则性冲突。 碎片化阅读不仅是阅读内容、阅读时间的碎片化 ,更是阅读者思想碎片化、非体系化 ,其重要的背景是资讯的极大丰富。面对新媒体时代的注意力经济,这些给整个阅读带来更多的猎奇式阅读和非理性误读 ,让深度报道失去了读者的“注意力”和耐心。新媒体时代 ,深度报道的传统优势和吸引力正在贬值。随着内容的极大繁荣 ,深度报道的读者不断流失 ,因为“人们必须去主动寻找印刷信息 ,但电子信息会主动出来接触人们”[1]。 3)深度报道的人才流失严重。随着新媒体迅猛发展以及其他因素 ,致使优秀的深度报道记者大量流失 ,深度报道面临着无人去报的困境。近年来 ,行业运行态势变化 ,传统媒体的深度报道的生存空间开始压缩 ,经费和人员锐减 ,深度报道的人才流失、素质下降严重。人才流失和深度报道衰退之间形成了明显的恶性循环。正如《新文化报》评论员肖金所言 ,现在 ,真正让传统媒体恐惧的 ,不是新媒体这个平台本身有多牛 ,而是不少“牛人”都跑到新媒体平台去了 [2]。 2 被背弃并被渴望着的深度报道 新媒体语境下 ,尽管深度报道面临着重大危机 ,但是在新媒体 ,特别是自媒体的无序发展和规范之后 ,深度报道的价值在其被背弃后得以凸显——新 媒体时代对深度报道产生了巨大的需求。 1)资讯泛滥背景下的事实缺失。新媒体时代对新闻事件的浅尝辄止、蹭热点的报道越来越多 ,而深度报道却越来越少。这就造成一种落差——热点事件层出不穷、事件热度快速蹿升、获取的渠道也日益丰富 ,舆情此起彼伏 ,但是事实真相严重缺失。正如新京报评论部主编于德清所说 :“我们现在所面临的 ,主要还是事实稀缺的问题。在自媒体时代 ,很多流量大号是评论号。舆论场基本停留在‘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