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电梯劝烟案”透析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统一之路径

作者:李乐康; 刊名:法制与社会 上传者:温伟华

【摘要】针对法律活动中法律与社会效果难以达成一致的现象,本文从河南郑州"电梯劝烟案"出发,浅析本案一审与二审判决中所体现的法律效果、社会效果的侧重与寻求及如何在之后的法律活动中更好地追求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的统一。

全文阅读

◆法律经纬 2018 · 9(下)从“电梯劝烟案”透析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统一之路径 李乐康 摘 要 针对法律活动中法律与社会效果难以达成一致的现象,本文从河南郑州“电梯劝烟案”出发,浅析本案一审与二审判决中所体现的法律效果、社会效果的侧重与寻求及如何在之后的法律活动中更好地追求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的统一。 关键词 “电梯劝烟案” 法律效果 社会效果 统一路径作者简介:李乐康,安徽省宣城市宣城中学。 中图分类号:D920.5 文献标识码:A DOI:10.19387/j.cnki.1009-0592.2018.09.261 当前,全面法治化进程不断推进,但传统观念和习惯认知对公众认识具有巨大导向性,因此“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的有机统一”始终是司法活动的重要追求。二者在本质上一致,要求法律活动不仅严格依据现行法律作出裁断而且应在社会预期、普遍价值和道德教化等方面产生积极影响。但在法律实践中,二者并不总是达成一致。本文以 2017 年 5 月电梯劝烟案为视角,通过对案件内在特点的分析探究如何在新时期的法律活动中增强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统一。 一、电梯劝烟案的基本案情 2017 年 5 月 2 日,河南郑州医生杨欢因在电梯内劝阻老人段肖礼抽烟,两人发生争执。监控视频显示此过程中杨欢与段肖礼进行了语言交涉,未发生肢体冲突。随后两人来到物业办公室,当时老人的情绪较为激动,同时视频显示工作人员从办公室内出来后其情绪进一步激化,随后段肖礼进入办公室,不久后失去意识,经抢救无效死亡,在抢救过程中,作为医生的杨欢积极参与。在之后的调查中,老人被证实患有心脏疾病,系情绪激动不能自制引起心脏病发作导致死亡。 2017 年 9 月 4 日,郑州市金水区法院做出一审判决,认定杨欢行为与段肖礼的死亡之间并无必然因果关系,但段肖礼确实在与杨欢言语争执后猝死。依照《侵权责任法》第 24 条相关规定,受害人和行为人对损害的发生都没有过错的,可根据实际情况由双方分担损失。判决杨欢向死者家属补偿 1.5 万元,家属不服一审判决,上诉至郑州市中院。一审判决后,此案案情受到了广泛关注,舆论集中关注当事人杨欢劝烟行为的正当性,对一审判决结果讨论并在整体上表现出质疑。 二审判决中,郑州中院认为,一审错误适用了《侵权责任法》第 24 条中“公平责任原则”,让在法律范围内劝烟的杨欢承担部分损害的赔偿责任,是不正确的。无论是在法理上还是公平原则的立法初衷上,都应该明确:适用公平原则是建立在当事人一方的行为确实导致了另一方损失的基础上,而本案中杨欢的行为与老人猝死这一结果间并不存在因果关系。二审判决文书中,郑州中院认为“虽然杨欢没有上诉,但一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损害了社会公共利益。本案中,杨欢对段肖礼在电梯内吸烟予以劝阻合法正当,是自觉维护社会公共秩序和公共利益的行为,一审判决判令杨欢分担损失,让正当行使劝阻吸烟权利的公民承担补偿责任,将会挫伤公民依法维护社会公共利益的积极性,既是对社会 公共利益的损害,也与民法的立法宗旨相悖,不利于促进社会文明,不利于引导公众共同创造良好的公共环境”,表明有关部门对本案判决的社会效果的思考。一般情况下,法律适用表明其确定、连贯、统一的特点故而不能随意变通,但特殊情况下机械地适用法律条文或在法律规定的模糊区域裁断失误会得出明显与社会公认价值相背的结果。 2018 年 1 月 23 日,该案在郑州市中院二审公开宣判,法院撤销要求杨欢补偿死者家属 1.5 万元的民事判决;驳回原告的诉 讼请求。 2018 年“两会”上,“电梯劝烟案”被写入最高法报告,最高法院长周强提出“让维护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