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亮程散文中的故乡意象

作者:曹泽双;张天娇; 刊名:名作欣赏 上传者:陈建设

【摘要】刘亮程被誉为"20世纪中国最后一位散文家",这是由于他的散文在叙述方式、表现角度以及文化意义上都有其无与伦比的独特性。本文将以前人的研究成果为基础,选取主要意象研究其象征的生命状态,并通过对比其象征意义及与其相反的意象,挖掘其深层含义以及作者寄予的生命哲思和乡土情怀。

全文阅读

59 名作欣赏 / 大学生双创园地 > 刘亮程散文中的故乡意象 ⊙曹泽双 张天娇 [南京林业大学, 南京 210037] 摘 要:刘亮程被誉为“20世纪中国最后一位散文家”,这是由于他的散文在叙述方式、表现角度以及文化意义上都有其无与伦比的独特性。本文将以前人的研究成果为基础,选取主要意象研究其象征的生命状态,并通过对比其象征意义及与其相反的意象,挖掘其深层含义以及作者寄予的生命哲思和乡土情怀。 关键词:刘亮程 故乡意象 散文 生命状态 象征 刘亮程被誉为“20世纪中国最后一位散文家”,这是由于他的散文在叙述方式、表现角度以及文化意义上都有其他散文难以比拟的独特性。他是一位农民作家,生活在新疆古尔班通古特沙漠边缘的一个叫“黄沙梁”的小村子里,时间长达三十年之久,所以故乡的每一寸风景、每一声虫鸣都深深烙印在他的记忆里。他笔下的那个乡村,偏僻又荒凉,广袤而贫瘠。看似平淡寡味的琐事和日常生活最惯常的瞬间在刘亮程的笔下生动而鲜活,最重要的原因之一便是他选用很多不同的意象,这些意象交织成一幅完整的乡村生活图景,表现了西部偏远地区人们的生活状态和独特心理,寄予着作者浓浓的乡土情结与生命哲思。 关于刘亮程散文的研究自其散文问世起就层出不穷,但对于其散文中故乡意象的研究却相对较少,具有代表性的是杜真真《刘亮程散文意象的诗性建构》以及李雅娟《论刘亮程散文中的乡村意象》。已有的研究成果把关注的重点放在狗、驴等意象上,主要从其意象的诗性建构和叙述的异质性来进行研究。笔者将以前人的研究成果为基础,选取主要意象研究其象征的生命状态,并通过对比其象征意义及与其相反的意象(例如炊烟和阳光象征生命中的温暖与美好,而狗与牛则象征生命中的艰辛、焦虑与困顿),挖掘其深层含义以及作者寄予的生命哲思和乡土情怀。首先,我们对刘亮程散文中的意象进行初步分类,大致可以分为动物意象、植物意象、生活意象以及其他意象。动物意象包括狗、牛、马、驴、猪、猫、小虫、蚂蚁等,植物意象包杨树、柏树、沙枣树、草、小麦等,生活意象包括炊烟、火炉、柴火、铁锨、镰刀、门、村庄、荒野、坟墓、草棚等,另外还有风、云、天空、阳光、月光、雨、雪等自然界的无生命意象。其次,根据意象所象征的生命状态和喻示的情感,我们可以将意象的象征意义划分为:生之匆忙、生之悠闲、生之艰辛、生之美好、生之孤独、生之安稳。 一、生之匆忙与悠闲 每个人的生命节奏都不相同。居住于繁华都市的人,每日在飞速发展的现代文明和现代科技影响下,生活节奏加快,争分夺秒地朝向自己的目标挺进。而反观乡村,尤其是偏僻闭塞的西部乡村,人们远离都市文明,消息闭塞,交通不便,娱乐匮乏,每天大把的时间耗费在田地里,如此,生活节奏不自觉地放缓。刘亮程散文中的马代表前者,而牛、驴和蚂蚁则象征了后者。马始终是奔跑的姿态,马蹄得得,扬起尘埃,只为快速到达目的地。马的一生都在赶路。比起马的仓促与匆忙,刘亮程更喜欢慢悠悠的牛和驴。“反正,我没骑马奔跑过,我保持着自己的速度。一些年人们一窝蜂朝某个地方飞奔,我远远地落在后面,像是被遗弃。”(《逃跑的马》)他在匆忙地往前奔涌的人潮中始终保持自己的节奏,坚守贫穷落后的家园,没有落在后面的恐慌。《我改变的事物》中,村民们说他是个“闲锤子”,村民们靠着一年年的辛勤劳动改建了家园,而他只会无所事事地扛着一把铁锨四处闲逛。《两窝蚂蚁》中,他也表达出他对于慢节奏的热爱:“我喜欢那窝小黑蚂蚁,针尖那么小的身子,走半天也走不了几尺…… 大黄蚂蚁也不咬人,但我不太喜欢。”在刘亮程质朴澄澈的文字里,万物似乎都放慢了生长的步伐,生命徐徐舒展。牛代表的是农耕文明,这是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