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化引领普惠金融之路——普惠金融的发展与趋势研究

作者:马洪宁; 刊名:经济师 上传者:李涛

【摘要】在全世界范围内,越来越多的人得到了金融服务,中国也是如此;而正如人类社会伴随着蒸汽机的轰鸣进入工业社会一样,随着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云计算等信息技术与金融的结合,数字化技术也推动着普惠金融进入新时代。文章从普惠金融的发展与趋势着手,探讨当前中国普惠金融服务的数字化发展路径。

全文阅读

2016年,中国首份数字普惠金融报告《数字普惠金融的实践与探索》出炉,随后在G20杭州峰会上《G20数字普惠金融高级原则》获得通过,利用数字化发展普惠金融成为广泛、有益、可行的方案。由此,数字化普惠金融这一概念在全球获得认可,而中国在数字化普惠金融之路上的探索与实践也获得全世界的瞩目。数字化普惠金融是借助计算机的信息处理、数字通讯、大数据分析、云计算等一系列相关技术在金融领域的应用,促进信息共享,扩大金融服务的覆盖面,提高金融服务的可得性和满意度,让普通人和弱势群体享受到便捷、高效、安全、低成本的金融服务。数字化普惠金融所展现出来的低接触、低成本和高覆盖,使得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数字化金融将是普惠金融事业,最终达到理想彼岸的途径。同时数据技术变革为普惠金融规模化发展带来的可能性,也驱动着金融机构在数字化普惠金融上路寻找商业可持续的可能。一、数字化普惠金融的实施基础与方式1.数字化普惠金融在我国具有的先发优势。基础设施的改善使得渠道更加畅通。从普惠金融的实施主体看,当前各金融机构正在放慢网点扩张的速度,并不断加快存量网点的数字化、智能化改造,力求将科技创新优势与线下网点服务优势相结合,实现轻型网点布局;并且很多金融机构通过实现自身业务线上线下的闭环连接、实现线上线下渠道的一体化管理等方式,不断提升服务的便利性。从普惠金融的受众看,我国的通讯业基础设施大幅度改善,智能手机用户规模快速扩张,用户资费也逐步下降,特别是我国所有农村地区移动信号已实现全覆盖;且手机购物、社交、生活等多种APP协同发力,使得数字化普惠金融发展拥有了成熟的载体。政策支持与监管要求使得金融机构主动履职。近年来,财政部,人民银行,银保 监会等政府部门,都出台了一系列支持普惠金融发展的政策措施。如对金融机构单户授信100万以内的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贷款利息收入免征增值税,对小微企业借款合同免征印花税;多次对普惠金融领域贷款投放大的商业银行实施定向降准;将“涉农贷款”与“中小企业贷款”作为评价金融企业绩效的加分项;央行宏观审慎评估体系,对于涉农小微贷款达到标准的金融机构,调低宏观审慎,资本充足率结构性参数等。同时,监管部门也对普惠信贷业务的发展提出明确的要求,自2015年起,监管部门要求银行小微企业贷款增长必须达到“三个不低于”要求;2008年将监管重点进一步聚焦于小微企业中的相对薄弱群体,即单户授信1000万元以下的小微企业,要求实现“两增两控”。技术的广泛应用使得交易成本更加低廉。经济成本和时间成本的低廉化是数字技术带给普惠金融服务的最重要价值所在。传统金融服务模式下,受人口密度、地理条件等市场和自然资源条件影响,金融机构因成本高且效率低,很难向长尾客户提供充足、有效的金融服务,或因金融服务的价格过高而增加了消费者的负担,限制了普惠金融的发展。数字普惠金融的实现途径,使得资金供求双方可以在网络平台上完成信息采集、定价和交易等流程,从而减少了对人员、设备及物理网点的占用,大幅度降低了金融机构的经营成本,缩短了时间成本,提高了工作效率,使得普惠金融的商业可持续成为可能。2.数字化普惠金融在我国的主要特征与实现方式。从整体看,我国的数字金融的发展呈现出以下特征:一是行业整体发展逐步规范,各领域监管政策陆续出台,从业机构优胜劣汰加速,行业发展环境逐步得到优化;二是不同业态发展更加多元,互联网支付保持快速发展,P2P平台数量有所下降,互联网基金销售稳步增长,互联网保险业务扩张较快。三是技术驱动力更加显著,大数据、云计算、生物识别、区块链、人工智能等新技术不断得到突破和应用。四是传统机构参与更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