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恩格斯对“真正的社会主义”的批判及其当代回响

作者:朱建田; 刊名:观察与思考 上传者:徐铭蔚

【摘要】贯穿于马克思主义发展史的"真正的社会主义"及其所受的批判表明,一切拒斥"经济主义"、剥离阶级政治的社会主义必将落归伦理主义和改良主义一途,而奠立于唯物史观基础上的科学社会主义因其忠实于自己的阶级基础而保有理论上的真理性与实践上的战斗力。科学社会主义的真理性经由理论斗争而显明出来,经由实践斗争而持存下去,当代中国的马克思主义者对自诩"马克思主义正统"的民主社会主义的批判,是在理论和实践的双重向度上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真理性的捍卫。

全文阅读

2018年是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和科学社会主义创立170周年纪念年。习近平同志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的大会上指出:“我们纪念马克思是为了向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思想家致敬,也是为了宣示我们对马克思主义科学真理的坚定信念。”(1)纪念马克思,最好的方式是继承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然而正如列宁所言,马克思主义“在其生命的途程中每走一步都得经过战斗”(2)。综观170年的马克思主义发展史可以看出,从马克思、恩格斯、列宁直到当代中国的马克思主义者,无不是在与各种非科学社会主义的斗争中捍卫和发展科学社会主义的,这也说明了科学社会主义需要保卫,科学社会主义的真理性只有经过理论斗争才能显明出来,只有经过实践斗争才能保存下去。一、马克思恩格斯对“真正的社会主义”的批判“真正的社会主义”是1840年代初期在德国产生并流行开来的一种小资产阶级社会主义思潮,以(1)习近平:《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人民日报》2018年5月5日。(2)《列宁选集》(第二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12年版,第1页。赫斯、格律恩、克利盖等人为主要理论代表,经历了一个从1842年产生到1848年匿迹的生灭过程。恩格斯在1890年德文版的《共产党宣言》中对其作过如是提注:“1848年的革命风暴已经把这个可恶的流派一扫而光,并且使这一流派的代表人物再也没有兴趣搞社会主义了。”(1)然而,170年来的社会主义发展史表明,“真正的社会主义”一直幽灵般地存在着,它的精神继承人也从未丧失“搞社会主义”的“兴趣”,甚至为了捍卫它的“真理性”而肆意曲解科学社会主义,得出“真正的社会主义”与科学社会主义同出一源的谬论。因此,为辨明科学社会主义与“真正的社会主义”的本质区别,探究马克思恩格斯对其所作的批判很有必要。众所周知,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创立科学社会主义的过程中,对各种非科学社会主义思潮有过大量批判,这些批判在《共产党宣言》第三部分即“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文献”部分得到了集中表达,其中“真正的社会主义”被置于“反动的社会主义”之列。(2)马克思恩格斯批判“真正的社会主义”的主要著作是《德意志意识形态》(以下简称《形态》)。《形态》第一卷主要批判费尔巴哈、鲍威尔和施蒂纳所代表的“现代德国哲学”,第二卷(3)主要批判泽米希、马特伊、格律恩等人所代表的“真正的社会主义”。由于“真正的社会主义”以德国哲学特别是黑格尔和费尔巴哈哲学为其理论基础,因此《形态》第一卷开篇所言“本书的目的就是要揭穿同现实的影子所作的哲学斗争,揭穿这种投合耽于幻想、精神萎靡的德国民众口味的哲学斗争,使之信誉扫地”(4)就宣示了马克思恩格斯对“真正的社会主义”的批判态度。在《形态》等著作中,马克思恩格斯对“真正的社会主义”主要作了如下批判。其一,揭示“真正的社会主义者”对英、法共产主义文献的拙劣复制。《形态》第二卷开篇如是指出:“真正的社会主义者”致力于把法国和英国的某些共产主义思想与自己的德国哲学前提相混合;但是,由于他们禁锢于德意志意识形态而不可能去考察现实的关系,因此他们也不能理解英法共产主义文献借以产生的社会条件和阶级基础。这样,立足于黑格尔和费尔巴哈的哲学基地来克服英法共产主义的“粗陋性”,就成了运用德意志意识形态对英法共产主义文献的拙劣复制,这种复制就是“真正的社会主义者”所谓“揭示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的真理”的过程,即创立“真正的社会主义”的过程。(5)何谓“社会主义的真理”?就是“合乎理性”,合乎“人的本质”,也就是合乎德国人在“精神天国”和“情感天国”里的所有想象。马克思恩格斯指出,这种“真理”只存在于哲学幻想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