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代习近平全面从严治党思想的必要性研究

作者:周海燕; 刊名:南方论刊 上传者:吕白玉

【摘要】新时代习近平全面从严治党思想是继承性与创新性的结合体,"治党"体现了经典作家一以贯之的"党要管党"的思想,"全面从严"则体现了党建工作的创新性要求。新时代习近平全面从严治党思想的必要性,是"事"、"势"、"时"的问题链倒逼。

全文阅读

59 在新时代与新形势下,全面从严治党仍是中国共产党的重要任务。2013 年 6 月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工作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提出“党要管党、从严治党”。2014 年 12 月习近平总书记在江苏调研时,将其纳入“四个全面”治国理政布局。2017 年 10 月 18 日党的十九大报告中,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坚定不移全面从严治党”,坚持党要管党,加强党的全面领导。 新时代习近平全面从严治党思想,既具有继承性,又具有创新性,体现了继承性和创新性的结合。其中,“治党”体现了经典作家一以贯之的“党要管党”的思想,“全面从严”则体现了新时代党建工作的创新性要求。 一、继承(治党)与创新(全面从严)相结合的必要性分析 马克思主义认为,历史不外是各个世代的依次交替,每一代人都立足于前一代所奠定的基础上,并进而改变他们的社会制度。管党治党是马克思主义政党的优良传统,习近平全面从严治党思想继承(治党)与创新(全面从严)的结合,是在世情、国情、党情的深刻变化下,是治党背景变化、治党学说演进、治党实践历史教训推动下的产物,是新时代中国共产党人的使命。 (一)治党背景的变化 马克思主义唯物辩证法认为,一切存在的基本形式是空间和时间,时间和空间的无限性和有限性是辩证统一的,是不断变化发展的。新时代习近平全面从严治党思想继承性与创新性的相结合,是时空无限运动下的客观存在。 1. 大势曲折之需要。历史是一个重要的时间维度。自1840年鸦片战争至1949年新中国成立,近代中华民族命运多灾多难,无数先进分子与人民群众前仆后继,中华民族遭受的苦难之重与付出的牺牲之大,“在世界 历史上都是罕见的”[1],唯有马克思主义与社会主义道路让中国重新独立,摆脱了贫穷落后。20 世纪 90 年代东欧剧变、苏联解体,国际共产主义运动进入低谷。进入 21 世纪的历史新起点,经济全球化已是大势,但国际金融危机、恐怖主义等如影随形,世界经济严重衰退,经济格局处于大变局中。2017 年 1 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世界经济论坛上指出,“我们要顺应大势,结合国情,正确选择融入经济全球化的路径和节奏。”全面从严治党以提高我党的执政能力,促使中国由经济全球化的参与者转变为推动者,突破困局,是大势曲折所需。 2. 大国振兴之需要。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认为,时间具有永恒性,空间具有无限性,没有一个方向是有终点的,时间和空间的无限性矛盾,是它在时间上和空间上无止境地展开的过程。中国有着五千年悠久文明,亦是一个拥有 13 亿人口的大国,随着时间和空间的矛盾变化,改革进入深水区,近代以来的中国复兴之路在延伸展开。习近平总书记在2012年11月参观《复兴之路》后和2017年10月十九大报告中,都回顾了近代中国多舛命运以及170多年的持续奋斗,坚信“两个一百年” 目标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梦想能够实现。振兴中国的历史接力棒仍在传递,坚持党的领导是大国振兴之核心。 3. 大党治理之需要。根据最新统计,我国有 8900 多万名中共党员,有450万个基层党组织,中国共产党是世界第一大执政党。时间和空间运转到 21 世纪,改革开放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绩,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我们党内存在的四种危险(精神懈怠危险、能力不足危险、脱离群众危险、消极腐败危险)与四大考验(执政考验、改革开放考验、市场经济考验与外部环境考验),党内脱离群众的现象大量存在,集中表现在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享乐主义和奢靡之风这“四风”上 [2]。倘若纵容违反党纪的行为深化或尖锐化,形成“破窗效应”, 新时代习近平全面从严治党思想的必要性研究 周海燕 (豫章师范学院 江西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