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烟猝死案的法律适用问题研究

作者:张柳新; 刊名:法制博览 上传者:尤曙圣

【摘要】"劝烟猝死案"的判决在社会上引起巨大反响,此文对"劝烟猝死案"中的热点问题如侵权问题判断的准确性、诉讼程序的正当性以及司法裁判的公正性分别进行了分析。从侵权责任认定而言,按照过错责任原则,杨某无需承担侵权责任;从民事诉讼二审审理范围而言,郑州中院有权依法改判一审判决;从司法效果而言,郑州中院的二审判决有利于促使公民积极维护社会公共利益、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全文阅读

2017年5月2日,段某某在电梯内吸烟,杨某对其进行劝阻,发生言语争执后,段某某心脏病突发猝死。段某某家属将杨某诉至郑州市金水区法院,要求赔偿40余万。郑州市金水区法院认为当事人双方均无过错,应当适用公平责任,被告杨某补偿原告1. 5万元。原告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二审法院认为一审认定事实清楚,但适用法律错误,改判驳回原告诉讼请求。郑州中院的判决引起了社会的讨论与思考,笔者结合司法现状,对该案件的法律适用及司法效果谈谈几点看法。一、侵权问题判断的准确性本案属于生命权纠纷,应当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相关规定。(一)侵权责任的认定本案应当适用过错责任原则,确定杨某应否承担侵权责任,关键是要分析杨某对段某某在电梯间吸烟进行劝阻的行为与段某某死亡的事实之间是否有因果关系、杨某是否存在过错。第一,杨某劝阻段某某吸烟行为与段某某死亡结果之间并无法律上的因果关系。因果关系是法律上的难题,因果关系的存在是行为人承担民事责任的基础。笔者从“必然因果关系说”和“偶然因果关系说”两个方面来分析本案。“必然因果关系说”的理论主张在原因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必须存在必然的、本质的联系。在本案中,段某某自身所患的心脏病与段某某的死亡之间存在必然联系,是引起其死亡这一结果的决定因素。杨某的劝烟行为与段某某的死亡结果之间是偶然的外在的联系,故杨某劝阻段某某吸烟的行为与段某某死亡之间并无法律上的因果关系。“相当因果关系说”是指按照行为人在行为时的认知水平和社会经验,预见到该行为在一般条件下有引起该损害结果的可能性,而在实际上该行为又确实引起了该损害结果,则该行为与该结果之间有相当因果关系。[1]笔者认为即使基于相当因果关系理论,杨某的劝烟行为与段某某的死亡结果也不存在因果关系,因为一般情况下劝烟行为并不会导致人死亡的后果,杨某劝烟的时间、地点、方式等并没有超出“一般情况”。郑州市金水区法院一审判决中表明“被告的行为与老人死亡没有必然的因果关系”,郑州中院负责人亦认为杨某劝阻段某某吸烟行为本身不会造成段某某死亡的结果。段某某自身患有心脏疾病,在未能控制自身情绪的情况下,发作心脏疾病不幸死亡。虽然从时间上看,杨某劝阻段某某吸烟行为与段某某死亡的后果是先后发生的,但两者之间并不存在法律上的因果关系。笔者赞同郑州市金水区法院及郑州中院的观点,因果关系的认定不应过于宽松,否则会导致侵权责任泛化。因此,杨某劝阻段某某吸烟行为与段某某死亡之间并无法律上的因果关系。第二,杨某不存在过错,没有侵害段某某生命权的故意或过失。过错是指具有民事行为能力的行为人已经认识到行为的性质、后果以及行为和后果的因果关系而实施或放任侵权行为,或应该认识到危害结果会发生而没有认识到,或已经认识到损害结果会发生但轻信能避免而致结果发生。[2]对于过错这个问题,学界莫衷一是,其中主观过错说和客观过错说这两种不同的理论各有较多的支持者。主观过错说是指行为人在从事某种行为时的主观方面的可归责性。主观过错说的评价对象是行为人的主观方面的表现,评价结果是行为人在主观方面是否具有可归责性。本案杨某此前与段某某未有交集,对于段某某有心脏病这一事实并不知情,无法预见也不应预见其劝阻段某某吸烟会导致段某某死亡的结果,亦不存在过于自信的情况。故从这个角度而论,杨某没有过错。客观过错说强调以某种标准来评判行为人是否有过错,以行为人的行为而非主观意思作为应受非难的对象。当行为人的行为与标准模式中的行为相异时,行为人就被认定为具有过错。这种理论认定过错时不将行为人的在主观方面的表现考虑在内,只需对行为人的外在行为进行考量。因此,按照这种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