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马克思主体解放思想的逻辑演进

作者:朱春艳;齐承水; 刊名:东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上传者:陈江夏

【摘要】马克思不仅关注主体的不断生成和发展,而且一直致力于主体的解放,对主体的理解从认识论转向生存实践论,赋予了主体解放思想独特的实践内涵。马克思从其哲学思想的历时性变化来透视主体的解放,经历了从自我意识主体向市民社会主体的转变、类主体向个体主体的转变、资本主体向阶级主体的转变等诸多环节,彰显出马克思哲学中主体解放思想的深邃意蕴。对马克思主体解放思想的深入阐释,有助于理解马克思哲学对人的终极关怀,对推动当代中国社会中个体主体和民族主体的发展有重要的理论与实践意义。

全文阅读

人的解放是马克思毕生关注的问题,对这一点学界基本已达共识。纵观马克思的学术进路会发现,人的解放作为贯穿马克思学术研究始终的理论主题,是在马克思主体解放的问题域下展开的,马克思的历史辩证法呈现出的正是一部人类主体一步步解放自己的历史。由此,探寻马克思主体解放思想的历史进程,把握马克思主体解放思想的丰富意涵,理解马克思的主体解放思想在他的哲学发展的不同阶段所具有的不同的理论特质,就成为必须面对并回答的课题。一、从自我意识主体向市民社会主体的转变在西方近代的哲学传统中,作为理性主体的人伴随着文艺复兴、宗教改革、科学革命、启蒙运动,逐渐从宗教神学的束缚中解放出来,人的地位随着理性的发展从而不断提升。现代社会中主体的地位和特征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人作为主体存在物在认识活动和实践活动中不断展现自身的力量。从根本上讲,西方哲学从古代对世界本原的探讨转向对主体认识活动的探寻,其本质正是主体不断得以解放。在此基础上,西方近代哲学家沿着理性主义路线,逐步确立了启蒙理性主体的地位,尤其是笛卡儿“我思故我在”的提出,树立了理性的权威,从而理性成为了人的内在本质。在笛卡尔儿之后,包括康德和黑格尔在内的德国古典哲学家对理性主体进行了更深入的探讨,构建起一个以理性主体为最高统摄的精神力量,目的在于使得理性主体的力量不断得以解放。在德国古典哲学中,理性主体解放的目标表现为对精神自由的追求。瓦拉内在阐释黑格尔思辨哲学时就深刻指出,精神的第一个创造力就在于,作为个体的对象诞生于我之外,并首先占有整个自然或创造出这种精神,这是精神对象所存在的世界[1]。在这里,思辨的精神自由具有创造力,是其他一切外在对象产生的基础。青年马克思在黑格尔精神自由的基础上,转向了对自我意识主体自由的追求。马克思认为,德国现实社会缺乏自由的独立意识,社会利益和社会关系常常左右自我意识。在此基础上,马克思在对伊壁鸠鲁和德谟克利特的自然哲学进行比较研究时,就指出德谟克利特的原子论哲学缺乏内在的自由性和独立性。因此,对自我意识自由的追求就要反对哲学上的机械决定论,只有在德国社会中倡导自由精神,才能为自我意识主体的解放提供条件。在马克思看来,伊壁鸠鲁主张原子在运动中做偏斜运动,体现了原子在自我意识中的独立性和自由性,从而真正克服了德谟克利特原子论思想的理论缺陷。在此基础上,马克思接受了伊壁鸠鲁的自我意识哲学,试图通过自我意识中的自由精神来解决德国的现实问题。“因此马克思倾向伊壁鸠鲁的观点有两个原因:首先,他强调了人类精神的绝对自主性,它把人从一切超验对象的迷信中解放出来;其次,对‘自由个体的自我意识’的强调,为人们指出了一条超越‘总体哲学’体系的道路。”[2]这表明,人类精神的自由性必须要从超验对象世界中解放出来,自由个体的自我意识才能真正合乎人们的发展。马克思认为,只有在德国现实社会中发挥人们的独立自由精神,才会有助于自我意识主体的真正解放,这样才会在根本上解决德国社会中人们所碰到的物质利益难题。因此,马克思在关注自我意识主体解放的同时,也转向对德国现实社会的关注。在马克思看来,德国资产阶级所宣扬的自由是精神层面的自由,根本不能解决现实社会关系中人们的物质利益问题,这说明,仅仅依靠自我意识主体的解放是不够的。“如果抽象的、个别的自我意识被设定为绝对的原则,那么一切真正的和现实的科学,由于个别性在事物本性中不居统治地位,当然就被取消了。可是一切对于人的意识来说是超验的东西,因而也就是属于想象的理智的东西,也就全部破灭了。”[3]从根本上讲,自我意识主体的解放仍然是超验和理智的东西。正是在这个意义上,如果用自我意识主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