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论苗族土布的设计语言与文化底蕴

作者:赵蓉 刊名:戏剧之家 上传者:曹卿

【摘要】土布作为苗族民间美术的重要组成部分,具有丰富的设计语言和深厚的文化底蕴,这与其独特的肌理质感和多样的色彩表现密不可分,同时也与苗族地区的农耕文化、民族历史、民俗文化和宗教信仰息息相关.

全文阅读

苗族土布是一种手工织造的纯棉制品,是过去苗族人民民对于生命的理解,以及追求幸福生活的淳朴需求。生活中常用的服饰和家居的主要面料之一,因织造原料、纺二、深厚的文化底蕴织工具、织造工序、织物组织、印染加工等因素的影响,呈(一)再现农耕文化。早在五千多年前,生活在长江现出丰富的视觉和触觉效果。而又因苗族地区独特的农耕文中下游和黄河下游一带的苗族先民,就已进入了农耕文明化、民族历史、民俗文化和宗教信仰等多元文化的影响,土的时代,为了战胜自然灾害、满足温饱和维持生计,他们布呈现出典雅古朴和简洁大方的艺术风格,以及浓郁的乡土竭尽全力劳作换得种族的生存和社会的发展,使得苗族的气息和民族特色。土布织造形成了朴实无华、含蓄古朴等风格特色。苗族的一、丰富的设计语言农耕农俗文化,是农耕群体在长期的物质生产和社会生活(一)独特的肌理质感。布帛的织造以棉、毛、丝、麻中所创造、享有和传承下来的,其表欲范围十分丰厚和广等天然纤维最常见和常用,其本身的纤维属性和外观很大程泛,它涉及精神信仰、农耕仪式、农神崇拜、农耕安危占卜、度上决定了织物成品的肌理效果,且纺制方法的不同也会形农事灌溉的生产方式等[2]。譬如,在苗族地区苗族妇女以成不同的肌理效果。土布以棉花为织造原料,成熟棉纤维的种棉、纺纱和织布为主要职责,从侧面可以反映出棉花为纵向形态具有明显的天然卷曲,使得棉纤维具有较好的抱合苗族地区普遍种植的农作物之一,并且棉花的种植水平相力,利于纺纱,一般来说纤维长度整齐度较高、短绒较少的对较为成熟。可见,苗族主体的农俗意识对家织布的影响纺成的纱条干匀、细、毛羽少、强度高,织成的布匹表面较颇为深厚久远,并演化为各类物象展现于家织布的制作过为光洁,棉结较少[1],因而棉织物的触感介于丝织物的光滑程和衍生产品中。细腻与麻织物的疏松粗糙之间。此外,土布的织造方式分为(二)承载民族历史。苗族家织布的历史渊源和发展也人工和机械两种,二者呈现出不同的肌理质感。苗族家织土是苗族各地区社会发展历程的缩影。从最初的葛布到麻布,布由手工织造而成,通常经验丰富的人虽能纺出粗细相对均又到丝绢,再发展至棉土布,这一过程印证了苗族历经四次匀的棉线,但仍无法避免粗细不一的现象,致使土布表层呈大迁徙,从原始时期的动荡不安走向现代的稳定发展。苗族现疙瘩状的棉结。虽然人工织造的棉土布质感比机器织布粗家织布的传统织造工艺讲述着古老文明历史进程的同时,也糙,却形成了土布独特的肌理质感,相对于其他材质的面料反映着苗族地区的政治社会和生产力水平发展的历程:原始而言,触感柔软而舒适,外观含蓄而古朴、不仅散发着浓郁社会,苗族逐步开始运用原生态植物材料织造布帛;秦汉以的乡土气息和民族特色,而且折射出苗族人民吃苦耐劳和朴后,生产力的发展提高了苎麻织品的产量,也推动了木皮织厚质直的民族精神。绩和草实染色技术的进一步发展;魏晋南北朝时期,苗族原(二)多样的色彩表现。苗族家织布作为一种手工织造社会逐步解体发展成为地缘关系的农村公社,纺织业的迅速的棉纺织物,着色度与持久度较佳,在色彩的选取上受苗族发展使得手工家织布开始展示独特的民族特色;唐宋时期,地区的民俗风情、审美情趣和心理需求等因素的影响,色彩苗族地区政治社会环境相对较为稳定,为苗族家织布的创新表现不仅丰富多样,而且体现着某种独特的内涵。苗族土布和发展提供了良好的客观环境;元明清时期,新经济关系和以蓝色、红色、白色、黑色较为常见,各类颜色的沿用都极生产制度的确立,使得苗族手工布的织造规模和技艺有了具象征意味:蓝色,代表着原始的乡愁和坚定的信念,是苗实足的发展;1949年后,苗族地区开始实行区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