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技术专业真菌学教学创新改革的实践与思考

作者:黎志东;吴兴安;徐志凯 刊名:生物学杂志 上传者:曹宇波

【摘要】根据人才培养目标的要求,生物技术专业的真菌学课程具备"生物技术、医学、军事"三要素相融合的特点。在教学过程中,通过新教材编写及应用、课前准备、课堂教学、考试阅卷等多环节、全方位的创新改革,进一步提高了教学质量,使学员在熟练掌握基本知识、基本方法和基本技能的基础上,增强运用专业知识解决生产生活、医学实践及军事训练中具体问题的能力,提高创新意识和创新水平。

全文阅读

我校生物技术专业始建于2002年,是全国36所“国家生命科学与技术人才培养基地”建设院校之一。根据人才培养目标要求,本专业微生物学方面的课程较多,包括细菌学、病毒学、真菌学、食品微生物学、微生物基因组学等。课时数也较多,如细菌学、病毒学、真菌学作为三门课程分别授课,其总课时数是我校其他专业(如临床医学、口腔医学、预防医学、航空航天医学、全科医学、心理学、护理学、药学、营养学等)类似课程(细菌学、病毒学、真菌学合为一门医学微生物学)课时数的两倍以上。这就要求我们在教学过程中,内容安排要更加丰富,课程讲授要更加详细,同时体现医科大学生物技术专业而非综合大学生物技术专业、军队院校生物技术专业而非普通院校生物技术专业的学科特点。通过新教材编写及应用、课前准备、课堂教学、考试阅卷等多环节、全方位的创新改革,使学员在熟练掌握基本知识、基本方法和基本技能的基础上,增强运用专业知识解决生产生活、医学实践、特色教育[1]及军事训练中具体问题的能力,提高创新意识和创新水平。1教材编写创新改革1.1教材编写教材是学员学习及教师授课的主要依据,教材编写的创新改革是整个课程创新改革的基础。开展这门课程教学初期,我们参照综合大学生物技术专业微生物学课程所采用教材,以周德庆主编的《微生物学教程》[2]为主教材。结合我校医学背景,以李凡等主编的《医学微生物学》[3]为辅助教材,但是,也存在一些问题,如两本教材涉及真菌学部分的内容都相对较少,有的概念的表达不甚一致,对新进展的介绍较少,教材内容与我校人才培养目标还不能完全契合等。2013年,我们着手编写我校生物技术专业专用的真菌学教材。为确保教材质量,我们组织了业务熟练、教学经验丰富的15名教师组成编委会,其中包括教授4人、副教授3人、讲师8人,所有编委均有博士学历,高级职称教师负责编写章节数占总章节数的60%以上。除了上述两本参考教材以外,还吸纳了杨绍基等主编的《传染病学》[4]、邢来君等主编的《普通真菌学》[5],以及汪正清主编的《医学微生物学》[6]等多种教材相关章节的精华内容。所编写的教材内容包括真菌学概述、病原性真菌及真菌学研究进展3篇,每一篇体现一个主题,包含若干个章节,所有章节围绕主题展开。如第1篇主题为真菌学的基本概念和基本知识,即综合院校学生学习这门课程应该掌握的主要内容,包括真菌学发展史、真菌与人类关系、我国真菌学发展概况、真菌形态结构、生长繁殖等,另外重点阐述了几种典型的真菌(包括日常生活常见的酵母菌、霉菌,以及产大型子实体的真菌蕈菌等)。第2篇主题为病原性真菌,即医学院校学生学习这门课程应该掌握的主要内容,包括病原性真菌概述、皮肤癣菌、角层癣菌、皮下感染真菌、地方流行真菌等病原性真菌的生物学特性、致病性、免疫性、微生物学检测方法及防治方法等,另外重点阐述了两种典型的病原菌(包括白假丝酵母菌和新生隐球菌)。第3篇主题为进展,即真菌学热点领域及前沿问题,选择真菌毒素及深部感染真菌的治疗两个热点问题。在真菌毒素中又详细阐述粮食及饲料中真菌毒素污染、真菌毒素产生条件、真菌毒素中毒症等问题[7],还融入国际《禁止生物武器公约》(BiologicalWeaponsConvention)所记载的生物战剂中涉及真菌类(如粗球孢子菌、荚膜组织胞浆菌等)及毒素类的内容,体现军事院校的特点。在深部真菌感染治疗中,分类阐述针对真菌细胞膜、细胞壁、核酸的抑制剂的种类、靶点、特点及耐药等问题,密切结合临床实践。1.2教材应用编写的教材经过2011级、2012级及2013级学员分别在2013年秋季、2014年秋季及2015年秋季上课时使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