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诗词英译中意象翻译策略研究

作者:王立欣[1];邢杰[1];包红梅[1] 刊名:长江丛刊 上传者:赵静

【摘要】中华古诗词在我国乃至世界文坛占有重要地位。国际文化交流日益频繁,古诗词英译愈来愈受到重视。本文以苏轼词英译为例,旨在探究古诗词意象翻译策略。

全文阅读

· 117 · 语言研究 【摘 要】中华古诗词在我国乃至世界文坛占有重要地位。国际文化交流日益频繁,古诗词英译愈来愈 受到重视。本文以苏轼词英译为例,旨在探究古诗词意象翻译策略。 【关键词】意象 翻译策略 古诗词 苏轼 古诗词英译中意象翻译策略研究 王立欣 邢 杰 包红梅 一、古诗词翻译及苏轼词英译的重要地位和研究现状 古诗词翻译作为文学翻译的重要组成部分使中国古典 诗词得以在世界流传,为外国友人深入了解中华文化开启 了一扇窗。中国古典诗歌意象论和西方意象派诗歌与西方 的意象批评二者间的相互交流与影响成为了古诗词英译中 引人瞩目的现象。翻译大家对古诗歌英译的意象、意境处 理均各有千秋。而苏词的英译集中于林语堂、翁显良、徐 忠杰、许渊冲、卓振、杨宪益、罗郁、汉学家伯顿·华兹生 正和西利尔·白之的著译中。 二、意象翻译的重要性 意象是古诗词中蕴含诗人主观情感的客观景象。它具 有渲染、烘托气氛、渲染意境、寓情于景、为情铺垫、贯 穿全诗,线索支撑的作用。它犹如古诗词中的一颗颗明珠, 将古诗词装扮地熠熠生辉,也成为一条线索,把诗人的所 见所闻所感贯穿在一起,融情于景,浑然天成。 三、古诗词意象的翻译策略 (一)直译法 直译是既保持原文内容、又保持原文形式的翻译法或 翻译文字。许渊冲在翻译蝶恋花时,将“花褪残红青杏小” 译为“Red flowers fade, green apricots still small”,每一 个意象都对应地翻译了出来,译句意义契合原文。周济将《饮 湖上初晴后雨》的最后两句“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 总相宜。”译为“What with West Lake compare Westcius, /Light make-up heavy make-up always fittingly.”,此处意象 的翻译采用直译法,朴素直白地将西湖的美景重现。 (二)意译法 意译是只保留原文内容、不保持原文形式的翻译方法 或翻译文字。许渊冲翻译《定风波》时,将“回首向来萧瑟处, 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译为“Turning my head, I see the dreary beaten track./Let me go back! Impervious to rain or shine, I’ll have my own will.”, 原 诗 句 中 并 无 表 达 “will”的意象,但却隐含着作者坚定的意志,此处译者诗 句意象意译处理,十分得当。任治稷、余正将《蝶恋花》 中“笑渐不闻声渐悄,多情却被无情恼。”译为“Laughter gradually dies out and heard no more,/Lover men harassed by innocent girls.” 此 处 增 加 意 象“Lover men” 及“innocent girls”巧妙地传达出原诗旨意,意译处理妥当。 (三)归化 归化法是采取民族中心主义的态度,使外语文本符合 译入语的文化价值观,把原作者带入译入语文化。林语堂 在翻译《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时,将“但愿人长久,千 里共婵娟。 译 为“I only pray our life be long,/And our souls together heavenward fly.”“pray”“heavenward fly” 都 带 有些许西方宗教色彩,更利于西方读者接受理解原诗意义。 许渊冲将《念奴娇·赤壁怀古》中“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 中的“生华发”译作“my hair all turne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