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忆是瓜棚

资源类型:pdf 资源大小:17.00KB 文档分类:文学 上传者:杨艳英

相关文档

批量下载下列文档

文档信息

【作者】 刘诚龙 

【出版日期】2006-09-20

【刊名】乡镇论坛

全文阅读

乡下人家几乎家家都有瓜棚,或在溪沟边,或在田埂下,更多的当然在菜园子里,最有意趣的是在屋前屋后房左房右的空坪隙地,打几个木桩,架几根竹子搭在椽梁或瓦檐上。青瓦木楼是人的屋,竹架木桩是菜的屋,进屋出门见瓜果累累,闻缕缕清香。由春至夏以及秋,打江南走过,跳入你视野迷乱你眼的,除了一块连一块的稻田,一栋连一栋的农舍,便是这一架连一架的瓜棚了。风吹稻花,一浪一浪的只是一片片青白翻覆的禾叶;雨打茅檐,一线一线的只是一串串淅淅沥沥的水珠,这一片片,这一串串,你感到新鲜之后,未免也感到单调。而瓜棚呢?瓜棚下,瓜棚很美丽,很灿烂,很丰富,参差披拂,繁花纷披,触须灵动,上面的蜂们蝶们与叶们花们相追相逐,打打闹闹。无论风中的还是雨中的阳光中的瓜棚总是以姹紫嫣红与千姿百态来怡你神,赏你目,养你心$情。瓜棚是乡亲们的菜市场,自家开的菜市场,自给自足的菜市场。城里要一个社区或几个社区才有一个菜市场,乡村呢,家家户户都有自己的菜市场。城里的菜市场经常打烊,乡村的菜市场从早到夕,从夜到白天都时时开放,夜半归人,肚子饿了,婆娘爬起来往瓜棚下走一趟,一盘几盘菜就端上来了;城里的菜市场有下午菜之说,下午菜枯了萎了蔫了,乡村的菜市场什么时候都是新的、鲜的、脆嫩的。城里建一个菜市场要这手续那手续,乡亲的菜市场呢,半个晌午的功夫就建成了,偷懒的,打两个木桩,横几根木条,搭几根竹子,余下的,由菜们自己去编织了;讲究的,也把它经营得很精心,我家房屋边的瓜棚,母亲建设得很精致,倾注了一腔心血,母亲对农家物事都很倾心,猪栏牛栏羊圈鸡笼,都当家居一般“,那是畜牲们的家呢!”而瓜棚呢,母亲说“:那也是菜们的家呢。”瓜棚的木桩,她叫我那学了木匠的妹夫刨得溜滑,周围让菜们攀缘的木枝儿,也经了挑选,一般精细长短,一般间隔距离,还弹了墨线,对得准对角线,棚上的横木用铁丝箍得铁紧。瓜果们怎么在上面跳荡盘伏,也牢牢靠靠。棚上面编织了疏疏落落的竹片,整个棚架结实,空灵又十分美观,菜们因此十分舒服,意态舒展。因此,长起叶来结起果来也就很卖力很倾情。瓜棚是乡亲们的菜市场,举凡吃根的吃叶的吃花吃果的,都齐聚在瓜棚里,特别是在那些藤蔓蔬菜,挂挂如念珠的豆角,圆圆如满月的南瓜,条条如棒槌的丝瓜苦瓜线瓜,还有扁扁片片如弯眉的菜豆子与娥眉豆,它们都和平共处于瓜棚上。你的触须伸进我的藤边,我的藤蔓缠着你的身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粗看下去,南瓜藤上开着一朵丝瓜花,苦瓜的节疤处结着一只线瓜果;花花果果吊在瓜棚上,伏在瓜棚上,放肆地飞长。南瓜开的是喇叭唢呐花,结的是脚盆大的果;娥眉豆与菜豆子开的是蜜蜂蝴蝶花,花们两瓣张开如薄翅,中间或是一点鹅黄,或是一点粉红,或是一点黑紫,风一吹,像是千只万只蝴蝶舞翩跹;豆角子都种在瓜棚的四周,一线线一串串,像是新疆少女头上的细细的小辫。黄瓜呢,婴孩的手臂粗细,婴孩的手臂长短,鲜鲜嫩嫩,肉肉乎乎,青青亮亮又光光滑滑,那些瓜棚打在自家屋檐下的,出门进门,就有这些婴孩似的小手冷不防敲着你的额头,碰上你的口唇。最壮硕的是冬瓜,冬瓜喜阴,瓜棚下正是一片阴凉,冬瓜对了自己的出路,便吹气似的长,夜里在瓜棚底下聆听,你甚至可以听到冬瓜咕噜噜肚子胀长的声音,一个冬瓜长起来,站着像木桶,躺着像罗汉,动辄就是七八十上百斤。一个瓜棚就是一个丰富的菜市场。乡亲们煮饭炒菜了,菜锅架在灶火上,蔬菜还在来,如云如雾的青烟缭绕于瓜棚里,熏它一时半刻,蚊子都被赶尽杀绝了。提一只小小木凳,捎一把靠背竹椅,三三两两的乡亲聚在瓜棚底下纳凉说白话。有月,就凭天上那盏月亮,无月,架线牵过来一盏电灯,桑麻农事,长短家事,天下大事,随兴而侃,漫无边际,暑在这里消,话在这里说,情在这里流淌。乡里的伢子妹子无茶座可去,无咖啡厅可邀,他们就月上瓜棚架,人约瓜棚下,摘一朵豌豆花,结在长辫子尾,比送玫瑰花更加浪漫与情意绵绵。大概,乡村里的爷爷姥姥都曾有过瓜棚下的浪漫情事,他们对七月七日鹊桥相会的传说带上了浓浓的瓜棚色彩。老一辈都这么说,七夕时节,牛郎织女相会,其喁喁私语,窃窃情话,柳梢下听不到,谷坪里听不到,茶馆咖啡厅更听不到,唯一能听到的是疏影筛月华的瓜棚下。瓜棚下真能听懂牛郎织女的情话吗?我疑心公公婆婆这么说,说的是他们自己啊,是他们七夕在那里约会,被别人听到了,他们就很神神秘秘地编了个神话,那是牛郎织女在说呢!当然,也许真是牛郎织女在说悄悄话,因为瓜棚架下,不仅是乡亲们生活依凭的土壤,也是乡亲们遐想产生的土壤啊。最忆是瓜棚@刘诚龙

1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