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论"电梯劝阻吸烟案"的法律适用

作者:张家勇 刊名:法治研究 上传者:巫晓燕

【摘要】"电梯劝阻吸烟案"二审判决因其对《侵权责任法》第24条的正确适用而获得普遍赞誉,也因其在维护社会公共利益名义下改判驳回上诉人全部诉讼请求而备受争议.在结合规范与事实本身进行理论检视后可以发现,二审判决从法律因果关系角度认定本案不适用公平责任,具有明确公平责任构成要件的意义,可为未来同类判决提供指引.其基于维护公共利益之名改判驳回上诉人全部诉讼请求,则不当扩大了民诉法解释第323条第2款例外规定的适用范围,虽然在个案结果上有助于产生积极效果,但容易引发对该规定的滥用,破坏民诉法第13条第2款确立的处分原则,因此,无法成为类似案件的裁判典范.

全文阅读

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就“电梯劝阻吸烟案”所作二审判决在最近引发了法学理论界尤其是民诉法学界的关注和讨论。该案案情较为简单:医生杨某因劝阻老人段某不要在电梯内吸烟而引发争执,数分钟后段某因情绪激动致心脏病发作而猝死。段某家属田某将杨某诉至法院,索赔40余万。一审郑州市金水区人民法院认定,杨某的行为与段某的死亡之间无必然因果关系,但段某确实是在与杨某发生言语争执后猝死,故根据《侵权责任法》第24条,依公平原则判令杨某补偿田某1.5万元。田某不服上诉。二审法院认为,杨某劝阻段某电梯内吸烟合法正当,让正当行使劝阻吸烟权利者承担补偿责任,会挫伤公民依法维护社会公共利益的积极性,损害社会公共利益,故撤销一审判决,驳回田某全部诉讼请求。该案判决后获得普遍赞誉,但就二审判决直接作出不利于上诉人的改判行为,则不无进行理论检视的空间。与民诉法学者热烈的讨论相比,民法学者显得有些矜持。其原因或许是,一审法院就《侵权责任法》第24条(以下简称“公平责任规定”)的法律适用错误无庸置疑,实体法上无需多言,只能把问题留给民诉法学者去争论了。其实,民法问题往往要在诉讼环境下展开,所以有时候不能绕开民诉问题谈论民法问题;反之,民诉问题也可能绕不开民法实体问题。本文试图从实体、程序及司法裁判三个角度对该案作全方位检视,并对现有几篇民诉法网文所提观点谈谈自己的看法。但需声明,本文并非纯粹的学术文章,故不坚持学术论文写作的主题鲜明性,但仍将遵守法律论证的严格性,这种严格性对于相关专业讨论是绝对必要的。一、“劝阻吸烟案”中的侵权法问题就笔者所知,“劝阻吸烟案”二审判决就一审判决错误适用“公平责任规定”的认定,在法律专业人士中得到了一致赞同,也正因为二审判决在这个问题上价值取向鲜明,使其赢得了普遍赞誉。这种赞誉是以前引规定被一再滥用或误用所引致的不满为背景的,因此,如果要明了该案二审判决的值得赞赏之处,就不能不对“公平责任规定”涉及的法律适用本身加以审视。“公平责任规定”最受诟病者在于,其滥用或误用会造成基于过错责任和无过错责任规定(尤其是危险责任)所建构的侵权责任归责体系被完全破坏,引发侵权制度的正当性危机。无过错责任规定因以法律有特别规定为必要,其妥当性仅关乎所规定的特定适用情形。与之不同,“公平责任规定”至少在文义上不限于特定情形,而构成过错责任与无过错责任的对立范畴,逻辑上会导致以“公平责任规定”否定“过错责任和无过错责任规定”的效果。由于过错责任和无过错责任规定是侵权法归责体系的两根支柱,这种一般性的对立引起理论上的警惕与反对自属当然。为了避免这种一般性对立引致的问题,最佳的解决之道是将“公平责任规定”限于少数特定的例外情形,使之对侵权责任归责体系的破坏最小化。从比较法看,“公平责任规定”主要是作为过错责任之例外规范而存在,也就是说,通常仅在满足侵权责任其他构成要件(致害行为、损害后果与因果关系)的前提下,由于特殊原因(责任或过错能力之欠缺)而被排除责任者,根据衡平考虑而使之就其造成的损害承担赔偿义务。我国“公平责任规定”以双方都没有过错为适用前提,从而与无过错规定一样构成过错侵权的例外规定。既然是例外规定,就应当尽可能使其适用范围明确化,或者适用情境类型化,否则,过于宽泛的例外就不再是“例外”,而是“一般”了。我国侵权责任法的“公平责任规定”在公平责任的责任构成上仅作消极提示,“受害人和行为人对损害的发生都没有过错”,并没有任何更多的要件规定。正是这种消极性的规范形式,造成实践中对该规定的泛化,“公平责任”变成“不公平的责任”,备受诟病。为解决这个问题,民法学界的有力说主张抛弃传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