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语诗的“建筑美”散论

资源类型:pdf 资源大小:84.00KB 文档分类:文学 上传者:陈明华

相关文档

批量下载下列文档

文档信息

【作者】 陈本益 

【出版日期】2002-01-25

【刊名】当代文坛

全文阅读

上世纪 2 0年代中期 ,闻一多在《诗的格律》一文中提出著名的诗的“建筑美”概念。他说 ,“诗的实力不独包括音乐的美 (音节 ) ,绘画的美 (词藻 ) ,并且还有建筑的美 (节的匀称和句的均齐 )”① 。关于汉语诗的这种建筑美 ,学界已有若干论说 ,但笔者认为还有几点值得注意。(一 )汉语音节音、意、形统一以及字形方正、大小等同等特点 ,使汉语诗歌在音节和文字排列上形成整齐和对称 ,这就造成了汉语诗的建筑美。西语的音节没有音、意、形统一的特点 ,它由一个或若干个文字符号表示一个音节 ,再由一个或若干个音节表示一个意思 (词 ) ,因而诗律上音节的整齐或对称一般并不能造成文字符号排列上的整齐或对称 ,也就是说 ,听觉形式上的整齐或对称并不能造成视觉形式上的整齐或对称。如英语诗常用的五步抑扬格 ,每行十个音节 ,但诗行的字母并不就是十个 ,而是不固定的 ,因而诗行往往参差不齐。(二 )汉语诗建筑美的功能有二。第一 ,它有齐一、对称、平衡、呼应等形式美因素 ,因而有相对独立的审美意义 ,虽然这种审美意义并不突出。第二 ,上述形式美因素 ,可以造成空间性视觉节奏感 ,这种视觉的节奏感与诗律上听觉的节奏感发生同步的呼应作用 ,从而增强了诗的节奏性。这大约是汉语诗节奏显得整齐、鲜明的一个特殊原因。英语等西语诗的情况有点相反 :我们读到的(也是听到的 )是有规律的重轻音 ,但看见的并不是有规律的文字排列。后者对前者是否有一点逆反作用 ,从而在心理上减弱诗的节奏感 ?至少对习惯于汉语诗形式的读者是会有一点的。(三 )汉语诗形式上的建筑美 ,依据诗的行 (句 )式、节式和体式是均齐的还是对称的 ,可以分为均齐形式的美和对称形式的美。古代诗本不分行分节 ,所以没有什么建筑美。现今我们常常将它分行分节排列 ,其中四言诗、五言诗和七言诗显出均齐形式的建筑美。格律体新诗的均齐体也构成这种建筑美。这种均齐的美是比较单纯的 ,它是我国传统艺术形式的一个特色。均齐的诗节和诗体为什么能成为一种形式美 ?我们知道 ,形式美的一个规律是“整一律” ,另一个规律是基于前者的“多样统一律”。均齐的形体 ,无论是一条直线、一个方块 ,还是一个圆 ,都具有整一性 ,它们本身就是形式美的一个因素 ,或者说就是一种简单的形式美。均齐体诗是一个方正形体 ,具有形式美的因素 ,这是它能成为一种建筑美的原因。  谈均齐体诗的建筑美 ,有必要谈到均齐体诗行中标点的处理。这有两种情况 :一是诗行中的标点不计算为一个字音 ,这种情况在新月派的均齐体诗中尤其突出 ;另一种情况是诗行中的标点算一个字音。哪一种情况较好 ?后者较好。这是因为 ,标点处一般有较大的顿歇 ,标点如果算一个字音 ,读起来节拍感与无标点诗行的节拍感较接近 ;而在文字形态上又能显出均齐的建筑美。如丁芒《江西烟雨》一诗中一节 :  啊 ,燕子 ,你别再啁啾  春已随稻谷播下了田畴 ,  你不见秧苗的连天翠色 ,  已经把乳白的云幔染透 !而诗行中的标点不算一个字音的均齐体诗 ,其诗行的字音虽然是均齐的 ,但诗行并不均齐 (长度不等 ) ,因而没有建筑美。格律体新诗的建筑美的独特点 ,还在于它有多种多样的对称的形式美。这种对称的形式美主要不是基于“整一律” ,而是基于“多样同一律”:单从一节诗看 ,诗行参差不齐 ,各不相同 ,这是“多样” ;结合上下诗节看 ,行式和节式又呈现对称 ,前后呼应 ,显出平衡 ,这是“统一”。由此可知 ,比起均齐形式的建筑美来 ,对称形式的建筑美是较为丰富的一种形式美。(四 )诗的建筑美作为一种独立的形式美 ,它自身可以表现某种情趣。一般说来 ,均齐的建筑美有一种凝重的感觉。因此 ,像杜甫律诗所抒发的沉郁顿挫的思想感情 ,像闻一多《死水》一诗中所蕴含的深沉激愤的情绪 ,与均齐的形式美正相契合。对称的建筑美 ,则一般有一种活动的乃至活泼的感觉 ,行式较短、节式较小的对称体诗尤其如此。这种形式如果与诗人精巧的诗思、跌宕的情感相配合 ,会相得益彰。如徐志摩《山中》、《再别康桥》等诗的对称形式 ,就有这样的审美效果。某些诗的独特建筑美可以表现微妙的象征意味。如闻一多《忘掉她》一诗首二节 :  忘掉她 ,像一朵忘掉的花 ,——— 那朝霞在花瓣上 , 那花心的一缕香——— 忘掉她 ,像一朵忘掉的花 ! 忘掉她 ,像一朵忘掉的花 ! 像春风里一出梦 , 像梦里的一声钟 ,忘掉她 ,像一朵忘掉的花 !此诗是诗人为哀悼夭折的爱女而作的 ,感情深挚凄婉。从“建筑”形式看 ,中间的短行正好是字句意义的象征 :美好的东西短暂易逝 ,如朝霞 ,如花香 ,如钟 ,如梦。首尾长行所象征的 ,则与诗句的字面意思相反 (却也是诗人的本意 ) ,即绵长的 ,忘不掉的深哀巨痛 ,行中标点延迟着节拍 ,与那绵长的哀痛之情吻合。(五 )中外诗史上都有图象诗。图象诗的形式并不是上述诗的建筑美形式。图象诗大致分两类。一类是将诗写成一定的图形 ,如塔形、菱形等 ,我国古代和现代都有 ,西方也有。这种诗的形式与上述汉语诗的建筑美形式的主要差别是 :诗的建筑美形式主要是由音律上的节奏形式造成的 ,而图象诗则是着意将诗的形式安排成一种图形 ,诗的内容在很大程度上都服从于它 ,因而带有很重的形式主义成分。另一类图象诗是把诗行排列成一定的图象 ,用以表达诗的意图。西方当代出现的具象诗 (concreteverse)便是其中一种。法国、英国和澳大利亚都有诗人写作这种图象诗 ,并有诗集问世。上世纪 50年代台湾的某些诗人借鉴西方图象诗 ,也用汉语写过这类图象诗 ,如白荻的《流浪者》一诗。在西方写这类图象诗的诗人中 ,英国诗人I·H·芬勒被认为是成功者。试看他的一首小诗《帆》的原文形式 :SA ILS A  I LS  A   I  LS A  I  I  O L这诗的形体近似一个三角形 ,但又与船有关 :它的三个单词“sail”(“帆”)有点像一张帆 :其下的单词“sailor”(“水手”)则像站立于帆下的一群水手 ,或者像支撑着帆的船身。这一图形是对字母文字的巧妙利用。显然 ,它与上述汉语诗的建筑美形式也是有差别的 :它有明显的意图 ,这种意图就是诗的内容。汉语诗的建筑美形式却并不如此 ,它讲究的是“节的匀称和句的均齐” ,纯然是节奏形式的一个副产物 ,一般与诗的思想内容无直接关系。汉语诗的“建筑美”散论@陈本益①闻一多:《诗的格律》,杨匡汉、刘福春编《中国现代诗论》,花城出版社,1985年。

1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