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水浒传》中潘金莲形象的人性解读

作者:杨晓芳 刊名:文艺生活·文海艺苑 上传者:吴星才

【摘要】<水浒传>中的潘金莲是关于貌而毒于心的"淫妇"典型,但仔细品位作者的创作观,对比潘金莲生命中出现的男性,深剖其内心世界,不难发现,她所做的一切都是对男权社会权威的挑战,对人性正常需求的追求.从这个角度上看,潘金莲的女性解放意义是很明显的.

全文阅读

文学品析 文艺生活LITERATURE LIFE 2011—04 对《水浒传》中潘金莲形象的人性解读 杨晓芳 (襄樊学院文学院0812汉语言文学专业,湖北襄阳441053) 摘要:《水浒传》中的潘金莲是美于貌而毒于心的“淫妇”典型,但仔细品住作者的创作观,对比潘金莲生命中出现的男性,深剖其内心世界,不难发现,她所做的一切都是对男权社会权威的挑战,对人性正常需求的追求。 从这个角度上看,潘金莲的女性解放意义是很明显的。 关键词:《水浒传》;潘金莲;人性解读 中图分类号:104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5—5312《2011)12—0038—02 《水浒传》中塑造的潘金莲是一个外表美丽但心肠歹毒的“淫妇”典型,她为个人享受而不惜杀夫,着实可恶。但是透过表象去挖掘她行为的深层动机就不难发现,她所做的莫不是在追求幸福和实现自我人性的满足。然而她对幸福的追求为何却换来了“淫妇”的千古骂名?其中的复杂原因值得探究。在笔者看来,潘金莲成为“淫妇”典型的原因大致有以下几点: 一、作者落后的妇女观 小说中人物性格发展变化和生死命运很大程度上掌握在作者手中。但《水浒传》作者落后的妇女观却安排了一个不甚公平的男女世界。 第一,《水浒传》是轻视妇女的。作者站在男性的立场叙述一群英雄好汉的故事,自热会打上深深地男权烙印,而女性应如何配合男性英雄呢? 首当其冲的是“淫妇”。金圣叹说:“《水浒传》不是轻易下笔的,只看宋江出名,直接在第十七回,便知道他胸中已算过百十来遍。”宋江要从一个官员到犯罪被“逼”上梁山,并且发挥其领袖群雄、纲纪全书的的作用,所以宋江犯罪也就成了牵动全局的一个出发点和动力源。那到底应该怎么样来写宋江犯罪呢?最好的办法当然是杀人,于是阎婆惜出场了,而为衬托出宋江的英勇,出场的婆惜就只能“淫荡”了。很显然,婆惜的形象是出于故事情节发展的需要而被虚构的,对于作者来说,其存在的意义就是她在情节发展中所起的推动作用。 其次是巾帼英雄。扈三娘、孙二娘、顾大嫂是作者着力刻画并且肯定的女性形象,可是她们已不再是真正的女性了,她们和男人一样杀敌卫国、“大碗喝酒,大块吃肉”,是被“异化” 的女性。 最后是贞洁烈妇。这当数林冲娘子了,按理说作者应该给冰清玉洁的她一个比较好的结局,可是最后也是“被高太尉威逼亲事,自缢身死”。 在塑造女性时,他完全忽视了女性作为独立个体在人性方面的要求,只是根据男性的需要来塑造她们.这是作者对女性的轻视。 第二,《水浒传》是仇视红颜美女的,特别是对失节犯淫女子无情的鞭挞和嘲骂。小说中尤以潘金莲命运塑造为甚。第二十回“王婆贪贿说风情”中潘金莲还未出场,作者便来了句“这婆娘倒诸般好,为头的爱偷汉子。”读到这儿,头脑中不禁有了一个观点:潘金莲是一个“淫妇”。在描写潘金莲时,作者直接 38 称之为“淫妇”,可见作者对妇女特别是“淫妇”的偏见之深,“他要写的就是一部‘男人的书’⋯⋯女人就只是陪衬物⋯⋯ 不愿她们有好的下场。他笔下的女性多为‘淫妇’⋯⋯最终成为英雄显名的垫脚石。”在书中对于以潘金莲为代表的的年轻美貌却“罪该万死”的淫妇,作者对她们是残酷的,“他不仅十分欣赏那种‘手到处青春丧命,刀落处红粉身亡”的杀戮女性的血腥场面。而且还为其杀戮女性的行为进行虚伪的辩护:‘须知愤杀奸淫者,不作违条犯法人。”’或是写出她们“罪有应得”,或有点欣赏的意思,在此似乎显示出了作者淫虐狂的痴迷: 二、古代封建社会制度、秩序的桎梏 封建专制主义制度让女性没有任何的话语权,严重束缚着女性的发展。 第一,社会人伦道德的沦丧使潘金莲无法“自保”,更不用说用合法手段去实现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