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9年以前的台湾海峡两岸关系研究

作者:姚礼明 刊名:北京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上传者:张真珍

【摘要】本文从一万多年前的“东山陆桥”说起,对1949年以前众说纷纭的台湾海峡两岸关系的历史进行了梳理。文章运用考古学、地质学和历史学等相关学科的最新研究成果,雄辩地证明台湾是中国神圣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与此同时,文章也对台湾历史的特殊性进行了一些探讨。正是由于这种特殊性的存在,才使得中国的和平统一变得格外艰难和曲折。作者认为,只有全面地、实事求是地认识台湾历史,才能深刻理解和真正把握台湾同胞的深层心理,从而更加切实有力地推动中国的和平统一。

全文阅读

一、导论年已经来临,距离世纪已经越来越近。世纪是一个大喜大悲的世纪。在这个世纪中,人类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和近半个世纪的冷战。幸运的是,人类在历经大喜大悲之后,最终结果都是理智战胜了疯狂,正义战胜了邪恶。如果说“革命战争”是世纪的主旋律的话,那么,世纪的主旋律就应该是“和平与发展”。在新的下一个世纪短短的一百年间,人类或许还不可能彻底根除战争和暴力,但人类的大多数所向往并为之而奋斗的一定是“和平与发展”。考古学的最新成果已经有证据说明人类的远祖来自非洲,但是亚洲是人类文明的摇篮,这不仅已经为考古学所证明,而且已经成为人类的共识。即使是目前风靡全球的欧美文明,其根却是在亚洲的两河流域。当然,我们也不能不心酸地承认,自世纪以来,亚洲的历史充满了战乱和苦难。令人欣慰的是,在最近的二三十年里,亚洲正在崛起。东亚,包括中国,自古以来就是亚洲发展的火车头。在最近的二三十年里,东亚更以其经济奇迹而饮誉世界。尽管自年年中以来的亚洲金融风暴磨损了“东亚模式”的光辉,但我们仍然有充分的理由相信,在下一个世纪里,东亚一定会再创辉煌。两个统一,即中国的统一和朝鲜半岛的统一是东亚永久的和平与安全的基础。换句话说,只要两个统一一天不实现,对东亚的和平与安全的威胁就存在着一天。这是两个巨大的隐患,有时甚至会一触即发。因此,在下一个世纪最初的二三十年里,排除这两大隐患,实现两个统一就是摆在东亚人民,乃至世界人民面前的重大任务。事实上,没有东亚的和平与安全,世界也是不得安宁的。台湾是中国神圣领土的一部分,这不仅是历史定论,而且也被国际社会所公认。但是,翻开历史,我们可以看到台湾海峡两岸关系既源远流长,却又充满了许多曲折和辛酸,真是割不断、理还乱!正是这些曲折和辛酸使得中国和平统一的道路变得格外漫长和艰难本文重点考察的是年以前台湾海峡两岸关系的历史,中国的和平统一是这个历史的自然延续和必然结果。对这个历史的延续和结果,也即中国的和平统一问题,本人打算另文专题论述,这里暂不涉及。二、一万多年前,台湾和大陆曾连成一片根据地质学家的研究,在人类有史之前的一段时期,中国大陆和台湾之间并没有台湾海峡阻隔,而是连成一片的。根据他们的研究成果,从今天中国大陆的福建东山岛经澎湖到台南之间有一片不同时期陆相沉积形成的台地,它是南海水域和东海海盆的分水岭。在最后一次冰川期的鼎盛时期,也即距离今天大约一万六千年左右,福建漳州地区的沿海曾出现过一次大海退,使那时的海平面比今天要低一百一十米左右。这个时候,那块台地,也即南海水域和东海海盆的分水岭,于是露出了水面,它也就成了连接中国大陆到台湾的桥梁。这座桥梁就因其在中国大陆的起点是福建东山岛而被称之为“东山陆桥”。正是通过“东山陆桥”,住在闽南地区的中国大陆的远古人开始踏上征途,来到了台湾。他们到达台湾的时间比南岛系的先民早好多年。不仅如此,当陆地出现时许多古动物如野牛、古鹿、剑齿象、犀牛等也随着古人类成群结队从大陆到台湾安家落户。台湾第四纪地层中曾挖掘出许多哺乳动物如东方剑齿象、剑齿虎、中国犀、古鹿、野牛和野猪的化石,这些都是中国华南一带常见的古动物。这些证据有力地说明“东山陆桥”是确实存在过的。东山陆桥的西端在漳州地区的漳浦、云霄、东山、诏安沿海一带,其东南端就在今天台湾的台南沿海一带。巧合的是,在一万多年以后,大陆人开始从海上大规模移民到台湾的时候,其第一个登陆地点也是在今天的台南附近。科学研究表明,台湾人的根就在大陆,不仅占台湾人以上的汉族人如此,而且台湾原住民也是这样。有关台湾原住民祖先的来源,大致有两种情况。一种是根据从台湾岛上挖掘出来的器皿和用品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