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理性和欲望的夹缝中行走——从近期短篇小说看当代人的精神困境

作者:吕小焕 刊名:当代文坛 上传者:马文涛

【摘要】

全文阅读

一个前奏:世纪之交文学的“第三次转型”从一个世纪末走向另一个世纪初,人们经历的不只是一个时间段的跨度。随着社会的发展,历史的车轮驶入了“消费者时代”(鲍曼语)。与此同时,世纪之交的文学亦在不知不觉中实现着一种转变与飞跃,其无论在大的文化语境还是在文学思潮上,都进入了“第三次转型”期:以“市场化”“全球化”为背景,由生活的必需品阶段到消费品阶段引发的,其主要特征之一表现为价值的转型从“需求”(needs)到“欲望”(wants)。在人的生存中,需求和欲望之间是一场无休止的战争,人最理想的生存状态就是要使理性和欲望两个层面达到和谐。与此相反,很多人痛苦的内在根源就在于二者的不和谐。亦即当人的欲望对理性反叛,而理性又难以调控时,人就会陷入自我分裂的沟壑。中国是一个伦理道德价值体系建构极其完整的国度,在宗法制度基础上发展起来的传统“礼”的文化,是一种内向型的、秩序严格的系统,理性规范较之其他文化更明显,因此长期以来人们一直在“戴着镣铐跳舞”,理性监控着欲望,欲望又不断向理性发起挑衅。然而在当下这个以“视觉文化”、“网络传媒”、“消费”等为主题词的时代,“快乐原则”被越来越多的人所奉行,人的“潜意识”似乎时时刻刻都想“浮出水面”,使得作为“守门人”(弗洛伊德语)的理性与道德愈发无可奈何,于是在我们的周围,涌现出了众多的“欲海的寻梦者”。我们所处的文化环境是从“多元”走向“断裂”的转型阶段,是多种思想激烈碰撞的高发期,充满了理智和情感的较量,现实对理想的冲击,道德与非道德的对垒。在理性和欲望的夹缝中,这些来自内心各种不羁因素的叫喊,就像来自山涧的狂风,吹醒了作家的灵感,也吹醒了读者的体验,这是一种既自觉而又没有商量余地的选择。如此书写:在理性和欲望的夹缝中行走短篇小说虽因它的短小而不能和长篇巨著在评论界“争宠”,但它能够迅速反映当下生活,以敏锐的目光洞察人的精神世界,以快捷的创作方式充当着文学的“先锋”,因此通过考察短篇创作达到对整个文坛“以见一斑”并不为过。近期短篇小说首先揭示了本能欲求对理智的冲撞及由此带来的迷茫。台湾作家陈瑶华的《橡皮灵魂》颇具代表性。主人公徐如涓的爸爸对她穿戴、举止、交往等各方面严加管教,目的是把她栽培成具有传统美德的大家闺秀,而不是一个暴发户的千金小姐,但他自己却毫不掩饰地在女儿面前“紧搂住年轻的保姆滚在地板上”;他在公司每年的尾牙宴上强调的都是“情”和“义”,但在实际的商业活动中却为金钱出卖自己的兄弟。在这种私欲和理性双重表现的影响下,徐如涓在学校既是自律文静的好学生,又是恶劣玩笑和闹剧的制造者,欲望在理性外表的伪装下变得疯狂。保姆丽珠和小舅的偷欢一次次唤起小主人公的性冲动,在“迷奸事件”中,表面上是同学阿维使用迷药后强奸她导致她的跳楼,而事实上她渴望着他,在“疯狂的高潮中使多年的性幻想成真,却又保住了广博同情的清白名声”。徐如涓成功地摆脱了被视为追欢求爱的堕落女孩而遭人鄙夷的嫌疑,而是作为一个脆弱易碎的被害者形象得到更多的关爱。然而,在这种“伪成功”的掩盖下,难以抹去的是一个成长中的少女在精神上撕裂的痛苦,她在周围的世界中找不到她想要的答案和理由,看到的是已经存在的或即将诞生的一批批的“橡皮灵魂”,要么禁锢在橡皮之中感到窒息,要么如同橡皮本身一样只剩下被复制的麻木。小说采用独特的儿童视角,写出了在欲望面前的精神反思和人性的拷问。儿童的迷惑正是来自于成年人世界的种种悖论现象,这不禁让人想起少年作家蒋方舟提出的“正在发育”的诸多问题。在对儿童的教育中,人们是理性的、遵从于道德的,但自身的行动却难以掩饰欲望的张扬。在教育者言语和行动的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