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托深远、含蓄蕴藉的独特审美意象——张九龄诗歌研究

作者:李凤银 刊名:天津市职工现代企业管理学院学报 上传者:刘建毅

【摘要】本文就张九龄诗歌意境中运用禽鸟、草树意象寄寓自己的情志这一问题进行了初步的研究和探讨,认为诗中所运用的意象,从表现主题来看可以分为三种类型。1、通过禽鸟、草树意象抒发感伤、怀念之情。2、通过禽鸟、草树意象影射、讽刺朝中奸佞小人。3、通过禽鸟、草树意象赞扬坚贞孤洁的崇高品质。

全文阅读

生活在盛唐初期的张九龄在其诗歌中非常注重诗歌审美意象的创造,注意捕捉意境氛围,尤其是那些适合表达自己的心绪、情感的景物。他在诗歌创作过程中往往借助于“鸿雁”、“孤桐”、“丹桔”等禽鸟、草树意象来诉说自己的理想抱负与心中那几多幽怨之情,构筑出一种含蓄悠远的意境。张九龄在其诗中运用禽鸟、草树意象来寄寓自己的情志,从诗中所表现的主题来看,大致可以划分为三种类型。一、通过禽鸟、草树意象抒发感伤、怀念之情例如,《杂诗五首》其一:“孤桐亦胡为,百尺傍无枝。躁阴不自覆,修于欲何施?高冈地复迥,弱植风屡吹。凡鸟已相噪,凤凰安得知!”这首诗是张九龄通过孤桐这一意象,借孤桐之口来抒发自己虽为贤良之才,却不被赏识和任用,政治理想不能实现的孤寂心境,以及对小人当朝,忠良屡遭排挤,自己无辜罢相离京的悲愤感伤之情。此诗看似写桐树,实则写人,是诗人以孤桐自喻来表现自己清高孤直的高洁品格。“凡鸟”在此是指当时在朝中的那些奸佞、口是心非的小人。“凤凰”则是指唐玄宗。诗的首句诗人即借孤桐之口自问,写出了自己现实处境的无奈。诗人在官场失意时曾渴望从廊庙转入山林过隐居的生活,但是内心是矛盾的,当晚年罢相被贬荆州,报效君国的人生理想不能实现时,又日益啮心,为自己“今来郡邑”却只能“端居林薮”类同“戆愚”之徒而深感痛苦。“百尺傍无枝”是说自己现实处境孤立无援,无所依傍,已失去了展示才能的环境。这些既写出了诗人对环境的孤独无奈,也隐喻了诗人的身世之感和孤寂的心境。张九龄虽然位居宰相之职,可是因其出身庶族,品格孤高耿介,直言敢谏,所以在朝中一直得不到名门豪族的支持,又屡屡遭到小人们诽谤与排挤,最终触迕权贵,被贬南方偏远之地。现实中,诗人空有经邦济世、建功立业的人生志向,可这远方的贬臣,孤立无援,怀抱难申,内心又怎么能平静呢?“躁阴不自覆”是通过描写孤桐尚且不能庇护自己而自比,自己在朝为官多年,始终保守节操,从不任人唯亲,结党营私。也不巧意逢迎,趋炎附势,而是处处以国事为重,以政事为先,因此才屡屡遭到李林甫、牛仙客之流的诽谤和排挤、被玄宗所疏远,终因“直道”而罢相,远贬他乡,最终不能保身保位。“修干欲何施?”这句实际是诗人借孤桐之口,向李林甫之流的发问,我本“无心与物竞”,不愿与你们这些乘时得势的小人一争高下,只想独善其身,你们为什么还要屡屡“日夜短九龄于上”,削弱玄宗对我的信任呢?在此诗人抒发了对自身无辜遭谗的忧愤之情。“高冈地复迥,弱植风屡吹”则是诗人通过对孤桐植于高冈之地会树大招风,来比喻自己在君王身边为官,虽然身居宰相之职,令人荣耀,但由于自己既没有豪门大族的支持,又缺少玄宗的信任,根基不牢,难以在朝长久立足,会经常招致那些小人的诽谤和排挤的。在此既是诗人的自劝自勉,也是对那些在朝为官的士人君子的警示。最后两句:“凡鸟已相噪,凤凰安得知”是说朝廷已被那些小人所把持,成了那些平庸小人的一言堂,这一切玄宗又怎能知道呢?《昭味詹言》中也称其“收句言贤者在下”。是说朝廷已成为小人们的一言堂,小人得势,君子已没有说话之地了。二、通过禽鸟、草树意象影射、讽刺朝中奸佞小人例如,《感遇十二首》其四:“孤鸿海上来,池潢不敢顾,侧见双翠鸟,巢在三株树。矫矫玫尔木巅,得无金丸惧?美服患人指,高明逼神恶。今我游冥冥,弋者何所慕。”张九龄在这首诗中以“双翠鸟”影射其政敌李林甫、牛仙客之流,以“池潢”喻指当时的朝廷,又以“三株树”喻比朝中高位,“金丸弹雀”则是喻指风波险恶,人生宦海沉浮。诗人在此诗中假托孤鸿之口,对李林甫、牛仙客之流提出警告,虽然你们窃据高位,可是不要太得意了,不可一世,锋芒外露,也会成为别人猎取的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