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行政伦理视角下的公共利益探析

作者:郑传东 刊名:前沿 上传者:任成娟

【摘要】公共利益是行政伦理的核心问题之一, 亦是一种价值理念又表现为一种现实的利益。首先,作为一种价值它主要体现为正义价值, 则主要包含自由和平等两个最基本的向量; 其次, 作为一种现实利益它表现为多层次、多样化的公共物品。

全文阅读

当前公共管理的理论和实践已经把公共利益放在十分突出的位置,认为其是公共管理研究的逻辑起点,也是政府改革建设服务型政府的宗旨所在。在行政伦理研究日益兴起之时,我们看到,“为了公共利益”、“服务于公共利益”这一类的用语频见于许多文章。公共利益同样也是行政伦理的核心问题之一,因此理清公共利益在现代行政伦理中的蕴意对构建中国现代行政伦理有着重要意义。一、公共利益的内涵解析古希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的《政治学》一书中阐述到“凡照顾到公共利益的各种政体就都是正当或正宗的政体”,[1]可见早在两千多年前的古希腊就有了公共利益这一名词。近代以后,确切地说十七世纪末,公共利益开始取代“共同善”成为讨论政治共同体的善的关键词。当时对这一概念有两种具有代表性的理解:一是将它作为平衡多方利益关系、实现和平公共秩序的一种诉求;一是认为公共利益的实质就是对个体私人利益的促进和保护,或者说前者是后者自然而然的结果,所谓主观为己,客观利公。此后一直以来公共利益都是主流理论所关心的问题,并在不同程度上指导着许多国家的政府实践,但是其内涵却一直并不十分清楚。许多学者也认识到,提出一个能被普遍接受的关于公共利益概念的客观定义是不可能的,尤其是不可能用实质性的语句为公共利益下定义。当代美国著名行政伦理学家特里L库珀和政策科学家詹姆斯E安德森都曾坦言如此。即便如此,作为行政伦理的一个核心问题,正确分析把握其内涵确是成功构建中国现代行政伦理的前提和基础。从不同的角度对公共利益可以有不同的理解,主要包括以下四种:第一种,从抽象的或实体的自然法规、正义、正当理由等这一类价值标准的角度;比如,认为公共利益就表示某种普遍利益,即确信有益于社会中每个人的某种价值观念。[2]第二种,从个别人物、集团、阶级或多数派的特殊利益的角度;比如,认为公共利益是指社会或国家占绝对地位的集体利益而不是某个狭隘或专门行业的利益;[3]或认为公共利益是一种增强统治机构的东西,就是公共机构的利益。[4]第三种,从个人之间、集团之间或个人与集团之间竞争的结果的角度;比如,认为公共利益就是公众利益,表现为公民个人或团体向公共权力机关提出并被认可的利益要求。[5]第四种,从多元利益间冲突的不可调和性角度;比如,认为“严格地说来,人人共享的利益也许并不存在,存在的只是各种各样的局部利益。”[6]更加彻底和鲜明的是公共选择理论,认为公共利益只是一种骗人借口。公共利益的存在是客观的。一方面尽管现代社会是多元冲突的社会,但所有人一致的利益是存在的,比如安全、秩序、领土等。另一方面,公共利益不仅仅是甚至不主要是所有人一致的、都能共享的利益,它具有明显的层次性。比如,政府所提供的每一件公共物品不可能符合社会上所有人的利益使社会上所有人受益,但却是公共利益最直接的表现形式。再者,如果认为公共利益根本就不存在,也就意味着它根本就不值得提倡,那么作为其对应面的局部利益、私人利益必然取而代之成为社会提倡社会成员竞相追逐的对象。进一步讲,这种目的“合理性”就为地方保护主义、政府官员追求私利的腐败行为提供了理论基础。以上对公共利益的前三种认识可以归结为两个层面:一是把公共利益视为一种价值观念、价值理念;一是将公共利益视为一种现实的利益、利益关系。而对公共利益的完整理解应该是两个层面都包括在内。简言之,公共利益既是一种价值理念又表现为一种现实的利益。公共利益与利益密切相关,但公共利益又因“公共”二字而区别于利益,因此对公共利益的理解就不同于对较具现实性的利益的理解。对公共利益的全面理解就需要从对“公共”一词的词源学考察中去寻找依据。“公共”一词的源头在西方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