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邓小平对增强中共政治合法性之贡献

作者:严宏 刊名:贵阳市委党校学报 上传者:贾志铭

【摘要】在现代社会,任何政党在掌握政权之后,都面临执政的政治合法性问题。所谓"政治合法性",简单地说,主要指在符合现代道德规范和法律的基础上,广大民众对执政党的认同、支持和信任。因此,一个政党在执政以后,必须构建执政的政治合法性基础,中国共产党也不例外。武装斗争的胜利曾是中国共产党最根本的政治合法性基础,但是仍然仅仅依靠武力显然不能巩固中国共产党的执政地位。于是,中国共产党又利用以下资源,巩固其执政地位。一是树立毛泽东的个人魅力,二是把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作为党和国家的指导思想,三是经过革命和建设积累的大量的组织资源。在建国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这三个方

全文阅读

在现代社会,任何政党在掌握政权之后,都面临执政的政治合法性间题。所谓“政治合法性”,简单地说,主要指在符合现代道德规范和法律的基础上,广大民众对执政党的认同、支持和信任。因此,一个政党在执政以后,必须构建执政的政治合法性基础,中国共产党也不例外。武装斗争的胜利曾是中国共产党最根本的政治合法性基础,但是仍然仅仅依靠武力显然不能巩固中国共产党的执政地位。于是,中国共产党又利用以下资源,巩固其执政地位。一是树立毛泽东的个人魅力,二是把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作为党和国家的指导思想,三是经过革命和建设积累的大量的组织资源。在建国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这三个方面的资源增强了中国共产党执政的合法性。但是任何政党的合法性基础不是一成不变的。经过十年“文革”的全面破坏,1976年毛泽东的逝世,以及大批富有经验的老干部被打倒,中国共产党的合法性基础遭到重大破坏,中国共产党的合法性危机就凸现出来。如何克服执政合法性的危机是“文革”后的中国共产党急需解决的问题。作为党的第二代领导核心,邓小平以对党和人民高度负责的态度,以高超的政治艺术,维护和拓展党的合法性基础,成功地化解了党的合法性危机,巩固了党的执政地位,为在改革开放和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的过程中坚持党的领导,保持安定团结的政治局面作出不可磨灭的贡献。一、坚持灵活性和连续性的统一,积极寻求意识形态的认同一个执政党倡导的意识形态获得广大民众的认同,就意味着该执政党赢得了合法性的理念和思想基础。作为对现实生活的反映,执政党的意识形态必须与时俱进,根据社会形势的变化作出适时调整,表现一定的灵活性,才能保证该党的意识形态对广大民众的吸引。一个意识形态比较僵化的执政党,容易出现合法性危机。同时,执政党的意识形态又必须保持一定的稳定性,如果其历史的意识形态与当下的意识形态缺乏连续性,往往导致人们的思想和认识发生混乱,也不利于其执政地位的巩固。苏共的失败与其意识形态的僵化和调整幅度太大有着深刻的联系。从斯大林时期开始,苏共的意识形态就比较僵化。主要表现为僵化地对待马克思主义,把活生生的马克思主义变成了死的教条一,脱离苏联的实际国情,使人们对其逐渐失去兴趣。戈尔巴乔夫上台后,为了重新树立人们对苏共意识形态的信仰,他在意识形态领域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他提出的“新思维”改革是在社会主义名义下进行的,而它的思想和意识形态的宣传却转向资本主义的“民主”,导致苏共的思想非常混乱,使人们对苏共和社会主义失去了坚定的信念,结果在短短的几年内,世界上第一个无产阶级执政党就下台了。“文革”后,党的意识形态领域也比较混乱,突出表现在如何评价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问题上,党内和社会上出现了两种截然相反的态度。一方面,华国锋不承认毛泽东的晚年错误,把经过实践检验是正确的毛泽东思想和毛泽东的晚年错误混淆起来,提出“两个凡是”,企图继续坚持毛泽东的晚年错误,阻碍中国共产党开创社会主义现代化的新局面。经过那场浩劫的人们对“两个凡是”口号非常不满。面对“左”的错误。1978年,在邓小平等老一辈革命家的支持下,经过真理标准的大讨论,批判了“两个凡是”的错误,重新确立了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邓小平认为,实事求是是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的精髓,指出了“一个党,一个国家,民族,如果一切从本本出发,思想僵化,迷信盛行,那就不能前进,它的生机就停止了,就亡党亡国”。另一方面,有极少数人利用中国共产党在“文革”中犯的错误,否定马列主义和毛泽东思想的指导地位,反对共产党和社会主义制度,极端夸大党的错误,企图搞资本主义那一套,引起了党内和社会的混乱。面对右的干扰,邓小平科学地评价了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