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恩格斯对资产阶级人权思想的继承与发展

作者:李招忠 刊名:江汉论坛 上传者:张厦

【摘要】马克思恩格斯深入系统地研究了资产阶级人权理论和人权制度,继承了资产阶级人权思想的精华,运用唯物史观研究人权问题,全面超越了资产阶级人权思想的局限,建立了马克思主义的人权思想体系。

全文阅读

马克思恩格斯深入系统研究了资产阶级人权理论和人权制度,继承了资产阶级人权思想的精华,在许多方面全面超越了资产阶级人权思想的局限。一、运用唯物史观研究人权问题资产阶级人权学说建立在欧洲人本主义哲学基础之上。人本主义源头可以一直追溯到古希腊哲学。古希腊智者普罗塔哥拉说“人是万物的尺度”。文艺复兴时期的人文主义者重视人的自由意志和人相对于自然界的优先性,以人为衡量一切事物的标准,突出人的本性中的感性内容;17-18世纪的人本主义则突出人的本性中的理性成分,启蒙思想家以理性为尺度审视和评估一切。欧洲人本主义最典型的代表人物是费尔巴哈,他把人提到天地间首要位置。把理解人当作理解自然界的一把钥匙。尽管不同的人本主义各有特色,但有一点是共同的,即尊重人的价值尊严,高扬自由、民主、平等、人权理念,提倡个性解放、意志自由,反对宗教神权和封建专制主义。人本主义把人的本质归结为自然本质,指出,不是人的现实存在决定人的本质,而是人的本质决定人的现实存在。从这种观念出发,资产阶级思想家,总是从上帝、自然或人性出发解释人权,把人权说成是天赋的、普遍适用的、一成不变的。他们认为,地球上所有的人,只要不分阶级、阶层,不分肤色、男女,彼此联合起来,彼此相爱,就能够从一切枷锁下解放出来。马克思、恩格斯肯定了人本主义重视人的价值和尊严以及重视人的解放的观点,同时从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历史唯物主义出发,全面超越了资产阶级思想家把人看作抽象的人、脱离社会的、只用自然的纽带同别人联结起来的思想,提出“人的本质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的著名论断,深刻指出,一个人是奴隶还是公民,是由一个人的社会存在方式决定的。马克思、恩格斯观察人权问题方法论的革命性变革,为创立真正科学的人权观,寻找人类彻底解放的道路提供了科学的理论武器。二、从“天赋人权”到人权是一个历史范畴“天赋人权”又叫“自然权利,”是西方近代思想家用来论证人权起源的理论观点,它是资产阶级反对教会神权和封建特权的产物。资本主义经济是一种典型的商品经济,它需要通过商品的交换来发展,而实现这种交换的前提是每个人拥有对自己产品的所有权和自由支配权,同时也需要每个人取得独立平等的主体地位,但封建制度的“地方特权、等级特权以及相互的人身束缚”与资本主义经济的发展是水火不相容的。要扫清资本主义经济发展道路上的障碍,首要的任务就是推翻封建政治制度,创造一种新的理论来代替为封建君权和等级特权辩护的“君权神授”说和贵族特权说,于是,资产阶级启蒙思想家的“天赋人权”说应运而生。启蒙思想家认为,人的权利是上帝、自然和人的本性赋予人类的,是与生俱来的,先于任何国家和政府而存在。英国哲学家霍布斯指出,在自然状态下,每个人都拥有“利用一切可能的办法来保卫我们自己的自然权利”。荷兰哲学家斯宾诺莎说:“每个个体都有这样最高的法律和权利,这就是按照天然的条件以生存和活动。”另一位英国哲学家洛克指出,所谓自然权利就是“人们生来就享有完全自由的权利,并和世界上其它任何人或许多人相等”,它包括生命、自由、财产三大自然权利。卢梭说:“人类主要的天然禀赋,生命和自由……这些天赋人人都可以享受。”“自然权利”说,把古代社会少数人享有的特权发展为所有人普遍享有的人权,并提出人的权利是与生俱来的,是先于任何政府而存在的,因此,不论任何人,包括政府,如果对个人权利进行限制或剥夺,必须要经过特别论证,从而使个人权利神圣不可侵犯。“自然权利”说的实质是,以人性同神性、人道同神道、人权同神权相对抗。恩格斯高度评价了“自然权利”学说,他在《反杜林论》一书中写道:自然权利学说使“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