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逻辑下的消费与人的全面发展悖论

作者:沈秉梅;张俊 刊名:重庆科技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上传者:彭莉

【摘要】消费活动是人满足自身需要的一种行为,是人的生命存在和自由发展的条件。在资本逻辑支配下的现代社会,为了实现资本的增殖,在扩大再生产的同时想尽办法来扩大人们的消费。消费主义盛行,异化消费成为人的全面发展的障碍。应该大力提倡合理消费、绿色消费,促进人的全面自由发展。

全文阅读

消费首先是一个经济学研究的范畴,但消费作为人的一种社会活动,同样是一个哲学研究的对象。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指出:“人从出现在地球舞台上的第一天起,每天都要消费,不管在他开始生产以前和在生产期间都是一样。”[1]全面发展的个人应是生产者和享用者的统一,人应该既会劳动又会享受,既会生产又会消费。而在资本逻辑支配的现代社会,资本为了实现其增值目的,在扩大再生产的同时,又必须想尽办法来扩大人们的消费。消费主义在资本支配的现代社会开始盛行,消费主义所带来的这种不合理消费,与人的全面发展背道而驰。一、马克思的消费理论(一)消费是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作为有生命的自然存在物,人类要生存就必须进行生产活动。同时,人是有意识的社会存在物,“人们为了能够创造历史,就必须能够生活。但是为了生活,首先就需要吃喝住穿以及其他一些东西”[2],而消费活动正是满足人的需要的行为。人作为社会存在物,首先应要通过消费满足自己衣食住行等基本的生活资料的需要。随着生产力的发展,人们的生活资料不断得到满足,从而通过消费追求精神文化、教育服务发展资料的需要,“有理性、自由意志,追求人生幸福”也成为“人的本性”[3],为人的自身价值的体现和全面发展提供保障。同样,人通过消费也可以满足人的自我实现的需要。正如生产劳动是人的本质的体现一样,消费同样体现人的本质。消费一旦失去作为人的本质和发展的体现的深刻内涵,它就必然演变为人对物品的肆意掠夺和耗费。随着商品经济的产生和发展,消费成为推动经济增长和实现产业结构调整的动力,而经济的增长也为人的全面发展提供更好的物质支撑,是推动人的自由发展的强大动力。(二)马克思消费理论的理论来源在马克思的著作中,对消费的讨论是与资本主义联系在一起的。在资本主义社会条件下,全部的个人消费包括“工人的个人消费和剩余产品中非积累部分的个人消费”[4]96。工人的消费主要用于满足最基本最底层的生活和生存资料,而资本家的消费除了满足必需的生活资料外,还包括满足享受的奢侈消费。在资本主义社会,生产力的提高使劳动力分工更加精细,作为主体的劳动者越来越被一种异己的力量所控制,出现了人与物、主体与客体、生产和消费链条发生断裂,工人不再直接生产自己需要的物品,而必须通过出卖自己的劳动交换工资,然后去消费。劳动本来是人的本质的体现,是一种自由自觉的活动,是为了满足自己的需要,而现在却变成了一种支配人的商品。在现代资本主义社会中,商品生产的大规模扩张引发了大规模消费,产品的商品化有力地扩大了物质商品消费的范围。消费主义的意识形态成为资本主义社会得以持续发展的保障。马克思关于异化社会的论述和批判成为消费与消费社会研究的理论前提。二、资本逻辑下消费主义的盛行资本逻辑即最大限度地获取剩余价值。只有获取剩余价值,追求利润才能得到保证,而资本的再生产也可以持续进行,这意味着资本必须为扩大再生产创造条件,在资本扩张的基础上必然会导致消费品规模的扩张。正如马尔库塞所言,现代资本主义社会就是建立在大量消费所产生的商品的基础之上的。消费主义正好体现了这种消费至上,“鼓吹在大众生活层面上进行高消费的价值观念、文化态度和生活方式”[5]。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提出资本主义社会劳动者的劳动与人的类本质相异化,劳动本来是人的自由自觉的一种活动,在资本主义社会却沦为仅仅是谋生和获利的一种手段,是极其枯燥乏味的。由此,人们在自己的“类本质”中无法获得乐趣,为摆脱这种异化,劳动者只能越来越依赖于消费,到吃喝玩乐中去体验生活乐趣,寻找自我价值。马克思在对异化进行批判时指出,吃喝玩乐本来只是动物的技能,而人却在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