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孙的秘密与儒家的伦理观(一)

作者:张思齐; 刊名:衡水学院学报 上传者:栾宝宽

【摘要】基督宗教和儒家学说均具有强烈的伦理色彩.圣经《旧约》中的人物参孙,其性格带有强烈的伦理色彩.参孙其人,事迹炳煌,富于戏剧性.经过梳理可以发现,参孙的一生具有悲剧性质,参孙的性格具有神学依据,参孙的原型具有历史依据,参孙的隐喻具有伦理意义.在《论语》中孔子多次论述了孝这一观念.孔子是一个有神论者,其孝道观乃是以其有神论为基础的.曾参是孔子所树立的孝的典型,他既有美德,亦有懿行,还有嘉言.曾参的所有嘉言均源自一个关键词:孝.曾参具有使徒的品格,孔子和曾参的关系犹如夫子和使徒之间的关系.曾参之孝延伸到近代而在曾国藩的著述中得到了进一步的表达.《孝经》一书具有正典品格,此品格决定了其宗教性之存在.由孔子而曾参,由古代而近代,由近代走向当代,中华孝道之存在俨然具有其当前意义.这一切均可在参孙的悲剧和《孝经》的命题中得到互证.中华孝道是能够给人以终极关怀的系统学说,它有助于实现中华民族的复兴,敦促人们共圆中国梦.

全文阅读

一、参孙其人及其悲剧性质 圣经《旧约士师记》13-16章记载了一位充满传奇色彩的英雄,他就是参孙。参孙的一生,文学性极强,它犹如一部五幕的悲剧。 第一幕:参孙的出生(士13:1-24)。参孙的母亲原本不育。她向上帝祈祷,即刻灵验。上帝的使者告诉她,她将生子,而且这个儿子一生要做拿细尔人。拿细尔人就是专门侍奉神灵的人,因而得遵守特殊的戒律:不沾死尸,不喝酒,也不剃头发。 第二幕:参孙和亭拿的女子(士14:1-15:8)。成年后的参孙在亭拿看见一个非利士人的女子,便想娶她为妻。于是,参孙和他的父母前往亭拿去安排婚事。突然,一头狮子从葡萄园里窜出来。参孙毫不畏惧,双手将狮子撕成两半。热风吹来,狮子的尸体变干。蜜蜂飞来,在狮子的躯壳里酿蜜。参孙取出蜜来,边吃边走,好不快活!参孙设宴七天,豪气冲天,在兴头上他请赴宴的非利士人猜谜语:吃的从吃者出来,强的从强者出来。非利士人猜不出这两个谜语,于是就哄他的妻子去套出谜底。到了第七天,非利士人居然说出了谜底。参孙一听,便知是未婚妻透露了谜底。一怒之下,他就把三十个非利士人杀了。 第三幕:参孙击败非利士人(士15:9-20)。麦收时节,参孙去看他的妻子。不料,他的岳父已将妻子许给了别人。所以如此,乃是因为岳父害怕非利士人来报复,惹火烧身。对非利士人,参孙本来就气犹未消,一听此事他便勃然大怒。他捉来三百只狐狸,将它们的尾巴一对一地捆上,再在尾巴间插上 火把。火把一点燃,狐狸就狂奔,结果烧掉了非利士人的庄稼、禾捆和橄榄园。非利士人和犹大人本来就是对立的两族。这时他们以牙还牙,用火烧死了他的岳父和妻妹。进而,非利士人大肆攻击整个犹大人。他们将参孙捆绑起来,押赴自己的营地。到了非利士人的营地,参孙稍微一使劲,便挣断了绳索。他顺手抓住一根驴腮骨,击杀了一千个非利士人。 第四幕:参孙和大利拉(士16:1-21)。参孙憎恨非利士人,却喜欢其女子。他与一个名叫大利拉的女人同居。为了弄清参孙力大无穷的秘密,非利士人买通了大利拉。百般纠缠之下,参孙说出了秘密。趁着参孙睡熟的时候,大利拉叫人剃掉了他的头发。于是非利士人将参孙捉住,挖去了他的双眼,铜链拘索,押进大牢。他们完全没有注意到,参孙的头发被剃掉之后,又逐渐长起来了。 第五幕:参孙的死(士16:2331)。为了庆祝战胜参孙一事,非利士人在大衮神庙举行庆典。参孙这位昔日的英雄,现今如猴儿一般被套上了链子。一个童子将参孙牵来,供大家戏耍逗乐,而凑热闹来观看参孙戏耍的人竟然达到了三千多。似乎疲惫的参孙倚靠在两根巨大的柱子之间,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他双手各抱一根柱子,一下就拔了起来。神庙轰然倒下,参孙与敌人同归于尽。 德国批评家古斯塔夫弗莱塔格(GustavFreytag,1816-1895年)在其《戏剧的技巧》(DieTechnikdesDramas,1863年)一书中,曾经将大多数西方戏剧作品的情节结构描述为一个不等边的金字塔之图形,学术史上称为弗莱塔格金字塔(Freytag’sPyramid)。“按照弗莱塔格的看法,一部戏剧典型地开始于展示部,它呈现人物和场景,并引入人物被牵涉于其中的基本事态。然后,在上升行动中,纠葛发展,冲突出现,悬念得到设置,于是危机就到来了。这种上升行动终极于一个高潮,在此点上剧情的紧张性登峰造极。最后,在下降行动中,紧张性消退,最终归结于一个解决,或曰结局。”[1](第1337页)如果某剧本为喜剧,此结局即是大团圆(finale)。如果某剧本为悲剧,此结局即是大灾难(catastrophe)。弗莱塔格深知写作剧本的甘苦,他精通古往今来的戏剧理论。他曾在布雷斯劳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