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梦理论:中国国家话语的新形态

作者:Beatrice Gallelli; 刊名:学术界 上传者:林灵超

【摘要】"中国梦"是当代中国最高领导人对近现代中国社会建构理想的新概括,这既是一种政治理论,同时也体现了中国国家话语的新趋向."中国梦"富有深刻的修辞内涵和全球意义,投射了中国的国家价值取向,引领了中国在国际舞台上的走向.从学理角度阐释这一国家隐喻的修辞建构,有利于理解当代中国及其在全球话语体系中的角色.本文试图从国家传播学、国家修辞学、国家话语学等视角探索"中国梦"的概念意义、文化意义及其在中国国家话语体系和全球话语体系建构中的地位和作用.本文认为,"中国梦理论"体现了中国政治话语向民间话语的转型,拓展了政治话语在民间的话语空间,在国际上体现了当代中国最高领导人的全球性思维.

全文阅读

当代中国最高领导人提出“中国梦”,适逢中国处于发展的关键时期,世界形势也面临着大变革。在世界秩序重构时代,中国进入了“新常态”1。“中国梦”富有深刻的政治意义和丰富的修辞内涵,它向世界投射了中国的国家价值趋向,也引领了中国政治、经济、文化在国内外的走向。无论是国家形象的塑造、国家软实力的提高,还是国内舆论的调控、国民凝聚力的增强,“中国梦”无疑都 是中国在发展的新形势下所采取的新策略。本文尝试对“中国梦”的中国国家话语价值做一简要的分析和阐发。一、“中国梦理论”:一种国家隐喻“中国梦”是中国国家修辞的新形态。“所谓‘国家修辞’就是以国家为修辞主体,以建构国家形象、处理国家事务、提升国家国际地位、协调国际关系、解决国际争端为目的的修辞行为和现象。”2“国家修辞是国家传播的重要形式之一。”3国家修辞“不仅涉及国际事务处理,同时也涉及国内事务处理。”4国家修辞具有建构中国国内外形象的作用和功能。中国的领导人把中国的发展理想,把中国的民族复兴梦想比喻为一个“梦”,因此说,“中国梦”是一个比喻,也是一个国家隐喻,是中国国家修辞的一种手段和方法。“隐喻”为人类提供了观察世界的新方法和看待事物的新视角,还能创造新的意义,表达新的思想。作为一种国家隐喻,“中国梦”也是中国的一种国家修辞策略。隐喻可以增加话语的感染力,但它不能独立于其他的修辞手段和方法。5作为一套政治话语,“中国梦”是一个有机体,既包括“中国梦”本身的隐喻,又包括其他隐喻以及成语、格言、对偶、排比等修辞手段和方法。为此,本文以概念隐喻为出发点,试图对以“中国梦”为主的当下中国修辞战略予以阐释。“中国梦”的修辞建构中,有两个根本隐喻,即旅程和战争隐喻,其被用来清晰地、具体地组织“中国梦”的概念。这两个隐喻都不是由当下最高领导人提出的,而是中国政治修辞话语的两个特点。改革开放以来,战争隐喻虽然在中国的政治话语当中出现的频率有所下降,但是,当需要凝聚人心时,中国的最高领导人就会将其作为动员群众、团结民众的一种方法。6在“中国梦”话语组织的过程中,战争概念域是通过很多的表达方式呈现的,如在“我们要巩固和发展最广泛的爱国统一战线”7“全国广大工人、农民、知识分子,要……发挥工人阶级的主力军作用”8中,“战线”和“主力军”二者都属于战争域。“旅程隐喻”着重表明“中国梦”与“十八大”以来执政党所提出的“核心价值观”之间的因果关系:我曾经讲过,实现中国梦必须走中国道路、弘扬中国精神、凝聚中国力量。核心价值观是一个民族赖以维系的精神纽带,是一个国家共同的思想道德基础。如果没有共同的核心价值观,一个民族、一个国家就会魂无定所、行无依归。9在本例中,旅程隐喻和比拟部分凸出:把通常描写人的“精神”“力量”“魂”都用于描写中国国家。因此,这里是把“中国”比作一个人来阐释;而属于旅程概念域的“走”“道路”,则促进了“中国梦”的实现,由此推论,“旅程”则构成了“中国梦”这一概念。最后的两个分句“魂无定所、行无依归”是对偶,不但结构格式(名词+否定词+名词)相同,而且语音和谐,进一步突出了“中国梦”和“核心价值观”的密切联系,同时也有助于使国民熟记它们之间的因果关系。这两 个隐喻都有利于强化人民的归属感。旅程隐喻把人们都引向一个共同的目标,而把国家比作人本身则强调的是个人利益要服从集体利益。因此观之,“中国梦”和“核心价值观”这两个范畴是相辅相成的,都“力图为国民提供一个灵魂的栖息地”。10自2012年以来,中央在丰富“中国梦”的内涵和意义的同时,还提出了一系列新修辞范畴。比如“缺钙论”和“扣扣子理论”,这也是两个隐喻,它们形象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