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鲍德里亚的媒介理论看当下移动新闻

作者:杨红; 刊名:新闻研究导刊 上传者:徐蕊

【摘要】随着4G网络的普及,移动新闻将成为新媒体时代新闻的主要形式.伴随着手机硬件载体的移动便携性、互动性、内容聚合性等特征,移动新闻也随之出现了娱乐化、浅薄化等问题.本文用鲍德里亚的媒介理论来分析移动新闻的特征.

全文阅读

一、引言移动新闻,主要指基于移动新闻终端的新闻传播形态。移动互联网的主要应用有传统媒体的新闻客户端、即时通讯类应用、TT应用和LBS应用等。因此,移动新闻并不是指狭义的手机新闻或客户端新闻,而是包括了微博、微信、新闻客户端以及论坛客户端等多种形式。根据艾瑞咨询发布的《2016年中国智能手机市场研究报告》显示,2016年第一季度中国手机网民已达6.9亿。手机已经不仅仅成为麦克卢汉所说的对身体的延伸,而成为当代人身体的一部分。2017年初,《东方早报》和《京华时报》两个重量级的纸质媒体消亡,转战新媒体。随着4G普及,移动新闻将成为主流新闻形式,而因手机的移动便携性、互动性、内容聚合性等特征,移动新闻所出现的娱乐化、浅薄化等问题,将比传统媒体和网络媒体更加严重。在后现代媒介批判的理论浪潮中,鲍德里亚以独特的批判视角和激进的批判话语对现代媒介技术特征进行哲学反思,用“符号”“仿真”等理论构建出媒介权力运作的面貌,这对移动媒介依然具有启发性。本文将从鲍德里亚的媒介理论入手分析移动新闻的特征,并指出其问题所在。二、对双向性的质疑移动端的双向互动性,使得在任何情况之下,只要轻轻一点,就可以实现与媒体的互动。和电脑不同的是,它真正打破了空间限制,把媒介与空间相结合,实现传受者之间的交流与对话。移动新闻传播的互动性是报纸、电视和广播等传统媒体望尘莫及的。传统媒体传播的单向性很强,是一点对多点的传播模式,反馈信息滞后。而手机传播的互动性造就了多点对多点的传播模式,传者与受者不断转换角色,信息以极快的速度传播,范围极广。但跳出表象,这种双向性真正带来了双向平等的交流么?还是只在娱乐和狂欢中制造平等假象呢?鲍德里亚认为,象征交换才是真正的交流,即互惠性和可逆性才是交流,而大众媒介是一种单向的交流过程,呈现出一种单向、无回应的特征,由于媒体本身是高技术发展的结果,这一技术决定能力使得大众不能接近媒体,不能参与到电视媒体的制作和播放过程之中。鲍德里亚对于媒介单向性的分析尽管是基于电视媒体,对于移动媒体似乎也存在参照意义。如果我们跳出表象,把媒介置于整个社会结构之中会发现,权力和资本始终是凌驾于媒介(技术)之上的,唯有在二者那里获得通行证的媒介才得以通畅行驶。在关乎政治、经济、环境和法律等特定议题之上,受众的话语权始终被辖制,只能成为“沉默的受众”,即使发声,也只能通过一种反讽的特定话语模式,严肃议题也被娱乐化。得以参与的议题更关乎日常生活的琐碎,星座明星、奇闻异事、美妆健身,皆关乎个人,沦落到一种后现代的碎片之中。齐泽克认为,意识形态最为基本的定义出自马克思的《资本论》,马克思在那里提出一个著名的论断:“他们虽然对之一无所知,却在勤勉为之。”但时过境迁之后,这个定义不再适用于今日,今日意识形态的定义应该是:“他们对自己的所作所为一清二楚,但他们依旧坦然为之。”[1]对于这种状况,受众只能迷失在自我主动性的假象之中,在娱乐化中找寻自我与个人。这种表面上的双向互动性加深了人们沉溺在媒介之中的快感,重塑了精神和看待世界的方式,却没有带来真正意义上的平等和交流,实则为交流的无奈。三、消失的真实性在《象征性的交换和死亡》中,鲍德里亚提出了“仿真”的三个阶段,分别是仿造、生产和仿真,仿真等级的递增既是虚拟性的递增,也是真实性的递增。[2]移动设备的首要特征是移动性和便携性。这种特性使得用户在任何时间和任何地点都能阅读新闻,新闻生产者在何时何地都能生产新闻。传统媒体原有的一次成型、权威证实的新闻报道,将被多次递推、旧貌新颜的“迭代式新闻”取代。新闻的生产传播方式不再是经过选题、采访、编写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