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潘金莲》的主题意蕴

作者:白明利; 刊名:电影文学 上传者:赵洪进

【摘要】电影《我不是潘金莲》讲述的是一个底层妇女李雪莲为纠正一句话疲惫而执拗地告状的故事.它以李雪莲的生命遭际作为主线,展现了成长中的个体在时代巨变中的精神伤痛,这种生命困境的产生,与其自身执拗的性格、中国农耕文明与现代文明的冲突和不同主体之间的生存境遇有密切的关系;电影充分利用图像语言的优长,运用圆形加方形画幅来代替传统的宽银幕,以独特的方式来烛照生命的幽微,勘探人类精神的深层.影片深邃的思想内涵与独特的形式追求相映成趣、相得益彰.

全文阅读

电影《我不是潘金莲》改编自刘震云的同名小说,与原作相比,电影不仅再现了小说的机智幽默与丰富意蕴,而且充分利用图像语言的优长,以独特的圆形加方形画幅、转场音乐的浓重民间趣味、人物颇具融合喜悲剧色彩的传奇经历,为我们奉献了一场美不胜收,流连难忘的视听盛宴。一、主题意蕴的多重性电影讲述的是一个底层妇女李雪莲为纠正一句话疲惫而执拗地告状的故事。李雪莲突然想要二胎,给丈夫出了假离婚的馊主意。谁知丈夫假戏真做,在和李雪莲分居的日子,与另外一个女人结了婚。李雪莲悲愤交加,走上了艰难的讨说法的告状之路。但因为有离婚证的存在,在地方上不仅没有人信她,而且还被拘留。李雪莲被释放,心中万分绝望,她去找秦玉河,只希望他能够承认当初离婚是假,她便放弃告状。但秦玉河死不认账,还当着众人的面说李雪莲是潘金莲。李雪莲羞愤难忍,走上了去京城审冤的长途。她混进人大代表的驻地,向某位首长陈述冤情,首长震怒,从市长到县长,再到法院院长,都被撤职;但李雪莲依然没有得到她心目中的公正说法。又一届人代会召开在即,从法院院长到县长、市长,个个如临大敌,对李雪莲围追堵截。李雪莲最终因为秦玉河的死亡,心灰意冷,放弃告状,想以自杀结束这拧巴纠结的生活,结果,在打算上吊时,被果园承包商的一句话警醒:人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她重新回归一个普通人的生活,过起平淡平静的日子。李雪莲的生命遭际,首先是执拗的性格使然。李雪莲是一个较真而偏激的人,做任何事从来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而且是不计得失、不管利害。她想要二胎,置国家政策于不顾,以假乱真,换来的是秦玉河背叛的痛苦;接着是不管离婚证铁证如山般的存在,去法院告状,结果败诉;她用自己唯一的财产身体作为交换,让老胡施以援手,惩罚秦玉河,为的是出尽心中恶气;最后是屡次上诉,大街喊冤,为的就是让那些阻挡自己愿望达成的人都付出代价。她有精卫填海的果决与毅力,只可惜事与愿违,她成为大众的笑谈与别人的噩梦,所有的努力只是换来青春的逝去和精神的迷茫。但性格如此执着的人却最具喜剧特色,她的生命经历,会让平淡的生活变得多姿多彩、波澜横生,让平静的生活表面隐藏的暗流呈现在眼前,从而引领人类洞幽烛微,更快地走向精神的成熟。李雪莲的坎坷命运,还与当下中国农耕文明与现代文明的冲突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在农耕文明中,人们的生活相对稳定平静,血缘与亲情是人与人之间维系的纽带。与之相对,人们信奉,万事万物都有其固定的本质与真相,面对世界,他们是虔敬的;处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强调群体价值,强调诚信。而到了现代社会,人们远离土地,奔向标志着现代文明的城市,所有坚固的东西都烟消云散了。马克斯韦伯指出,在现代社会的发展过程中,由于过分强调社会的进步、高效,工具理性获得了充足的发展,手段成为目的,成了套牢所有人的铁笼。而西美尔则认为:当金钱成了现代人持续不断的追求,货币成为所有价值的表现形式,一切事物的差异都将被夷平。正因为如此,在现代社会,人们不再关心事物的本质与事情的真相,只能靠外在的标志着身份的各种证件与各种消费符号来作为交往的确证,人与人之间情感联系的纽带被斩断,理性成为处理万事万物的尺度。李雪莲作为一个成长在农耕文明的主体,行事处世始终是前现代的思维模式:她先是无视现代社会的规则,依然梦想着儿孙满堂的传统家庭图景。由此,为自己的悲剧埋下祸端。而面对苦涩的果实,她上下求索,坚信真相终会大白于天下,损毁了神圣情感的秦玉河终会得到应有的惩罚。法官审判自己败诉,她仍然认为:清官一定会为民做主,她终会被周围人理解。但是她遭遇的各色人等,从秦玉河、法官、法院院长、县长到市长,没人对真相感兴趣,这激怒了李雪莲,从而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