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鉴传统话语资源增强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话语权

作者:肖琴; 刊名:湖南行政学院学报 上传者:沈逸君

【摘要】意识形态既是一套理论体系,也是一套话语体系.一种意识形态要成为主流意识形态,必须同时解决三个层面的问题:宏观层面必须提供完备的权力合法性话语;中观层面必须解决社会成员之间关系的协调,即提供合理的伦理规范体系;微观层面必须建立起严谨的信仰逻辑,以解决个体的人生信仰、人格养成和身心平衡问题.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在三个层面话语的完备程度和对现实的解释力上并不等同,有的相对完备,有的需要发展.从三个层面分别借鉴优质的传统话语资源来充实和发展马克思主义话语,应是增强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话语权的合适思路.

全文阅读

意识形态既是一套理论体系,也是一套话语体系。一种意识形态成为主流意识形态表面上看是因为受到了国家机器的保护,实际上,是因为它能得到大多数社会成员的认同。而要得到民众的认同,它必须同时解决三个层面的问题:宏观层面必须理论上解决国家权力的合法性问题,提供一套完备的权力合法性话语;中观层面必须解决社会成员之间的关系协调问题,即提供合理的伦理规范体系和道德体系;微观层面,必须解决个体的人生信仰、人格养成、身心平衡问题。.意识形态话语包含了上述三个层面,三个层面的话语在完备程度和对现实的解释力上并不是同等的,有的相对完备,有的却需要发展。从马克思主义与中国传统文化相结合的角度,从三个层面分别借鉴优质的传统话语资源来充实和发展马克思主义话语,应是增强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话语权的合适思路。一、国家层面的话语意识形态关于国家层面的话语都是围绕着制度、民众、国家形象等方面进行的设计与建构。关于制度的话语,包括国家权力的来源及合法性、国家的基本政治经济制度、权力的运行规则、国家的基本执政理念等等;关于民众的话语包括民众在国家及生产中的地位、民众在生产生活中相互关系及相处之道、财产占有及使用制度、产品的分配形式;关于国家的形象包括:对人口、土地、资源、财富的看法,独立性、统一性、国家意志、民族精神气质等等。通过对旧制度的批判、革命过程中对新制度的憧憬和设计以及建立新国家以后治理经验的总结,使中国共产党建构了一套逻辑严密、内容丰富且广泛流行的关于国家的意识形态话语和价值观话语。在“权力”话语中,“为人民服务”是当代国家价值观话语的基本叙事逻辑。如,“始终代表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让广大人民群众普遍受惠”“权为民所用、利为民所谋、情为民所系”“立党为公,执政为民”,这些都是对权力的基本价值判断。其他有关的价值话语,都围绕它构建出来。这里,“人民”的主体地位被突显。“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世界历史的动力。”[1]中国的主流意识形态以“人民”为轴心构建了关于国家的价值观话语。当前,在国家形象上我们始终追求独立、统一、富强,我们始终保存着国家幅原辽阔、人口众多、财富充足、国家一统、社会和谐,充满文明气象的泱泱大国的历史记忆。经过60多年的价值观建设,一套关于国家的价值观概念如民主、独立、富强、文明、公有、主人翁、人本、统一、平等日益内化成人民内心的自觉判断。建国以来,我国国家层面意识形态建构非常成功,这从民众对国家的认同、对执政党的拥护等经验事实可以得到印证。目前,中国共产党强大的社会动员能力,足可以说明其关于权力合法性话语解释的成功,它消除了民众思想的疑虑并巩固了执政党对国家体系的掌控。所以,总体上看国家价值观话语切合民众的心理需要,能够自足地为民众提供价值判断并凝聚人心。再来看传统价值观关于国家的表述。关于国家权力的合法性,中国的古代国家是以王朝的形式存在,权力拥有者着力突出的是自身权力的先天合法性以及世袭性。所以,旧的意识形态关于权力合法性话语不是以“人民”而是以“天命”为轴心而展开叙事。借用古代宗教的“天帝”崇拜,运用原始宗教的方式构建起天人关系以及人间秩序。当然,古代的思想世界与现实的治理世界有时候是分离的,思想逻辑与治理逻辑有时差异很大。同时,一种思想体系,其作为文化形态和作为政治形态(制度形态)之间也具有很大的差异,因为这二重分离,古代的思想往往存在专制的形式包裹着民本的内芯的情况。所以儒家的治国理念既有“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的主张,也有“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的主张。儒家的治国之道,一向是“霸王道杂之”的路子。传统价值系统在治国理政层面的表现,既有人本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