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爱华教授从气虚痰瘀论治中风经验

作者:李梦豪; 刊名:中国中医药现代远程教育 上传者:李建民

【摘要】刘爱华教授吸收现代医学对中风发病规律的认识,融合古人对中风病因病机的深刻理解,从痰瘀角度着眼,对古今众多医家的观点去伪存真,互相补充,逐渐对中风的中医发病过程有了一个清晰的认识,形成了中风气虚为本,痰瘀为标的观点,用之于临床,收益颇佳.

全文阅读

刘爱华教授是河南省中医院主任医师、硕士研究生导师,师承于国医大师李振华教授,临床经验颇丰,善于治疗内科常见疾病及疑难杂症,对中风的认识亦有其独到的见解。笔者有幸从师学习,收益颇多,现将刘教授治疗中风的临床经验介绍如下。1古人对中风的认识中风病由来已久,在古医籍中有着大量关于此病的记载,最早见于《黄帝内经》,然《内经》初不以此命名,而称之为大厥、薄厥、煎厥等,如《内经》调经论曰“血之与气,并走于上,此为大厥”,《素问生气通天论》曰“阳气者大怒则形绝,血宛于上,使人薄厥”。后世历代医家在前人基础上,亦对中风病的病因病机与治法做出诸多的思考与探讨发挥,如张仲景将其分为中经、中络、中脏、中腑,河间之风火(风标热本)论,东垣、景岳之气虚论,丹溪之湿热化风论,叶天士、张锡纯之肝阳化风论,王勋臣之气虚血瘀论等,前人的丰富经验对我们现代人论治中风有着重要的借鉴与指导作用。2现代医学对中风发病规律的认识从现代医学角度来看,中风分为出血性脑中分与缺血性脑中分两大类,二者看似相反,其实早期发病机理是相同的,中风的患者大多伴随着长期高血压,而且中风的发病和高血压有着密切的关系,所以,要想彻底搞清中风,需要先对高血压有一个深刻的认识。刘师认为,与心肾等器官的代偿期一样,血压升高也是人体的一种代偿现象,用来保证机体的正常运行。高血压的发生应是部分组织缺血引起的,而血管狭窄与血液粘稠度的增高则是组织缺血的主要原因,其中血管内壁附壁血栓的形成和粥样硬化斑是引起血管狭窄是最常见的原因,胆固醇和甘油三酯等物质的升高则是血液粘稠度增加的最常见原因,以附壁血栓为例,大量的附壁血栓引起血管狭窄,血供减少,机体的运行甚为精妙,组织器官等一旦供血不足,机体便会通过升高血压的方式代偿性的保证充足供血,这种状态下,人体早期看似是健康无事的,然而,这种健康并不代表身体真的没问题,血管狭窄不除,代偿机制不止,血压便会长期居高不下,假如血栓持续增大,狭窄便进行性加重,血压亦会随之进一步升高,以保证充足血供。血栓与高血压一前一后,并驾齐驱,任其发展,其结果只有两种,一者,血管虽窄,然而尚未完全堵死之前,血管却因压力过高而先行破裂出血,此即出血性脑中风;二者,血管压力虽高,然不至于破裂出血,血管先因过度狭窄而堵死,此即缺血类脑中风。故而刘师认为,中风虽分两端,实则前期发病机理相同,皆源于组织缺血和缺血引起的高血压。3刘爱华教授对中风的认识3.1中医对中风发病规律的认识刘教授对中风的理解,继承各家,从“诸风掉旋,皆属于肝[1]”处着眼,认为中风的发生与肝风内动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所不同的是,刘师认为,中风发病应做一个过程理解,本于气虚,始于痰瘀、肝阳上亢,而显现与肝风内动,肝风只是本病表现于外的最后一个环节。气虚则推动无力,在血则为瘀,在水则为湿为痰,瘀痰互结充于脉内,气血流行不但不畅,亦会相对不足,如此,肝之生气便会过度升发,以保证供血,此即肝阳上亢(相当于高血压),痰湿瘀血与肝阳的出现虽是一前一后,但二者的发展却是并驾齐驱的,二者不断向前发展,便为肝风(肝风与肝阳上亢本质上同体而异名,阳亢到一定程度而引起眩晕、半身不遂等风象时,我们便称之为肝风)的出现,中风(乃中肝风之意,突然出现眩晕、半身不遂等风象)的发生埋下了伏笔,此即中风发病的大致过程。基于此,刘师对中风治法的理解亦与诸家有所不同,认为见风治风乃治标之法,补气活血化瘀,补气利湿化痰才是治本之策,而补气更是治本中的根本。治标之法,首推张锡纯之镇肝熄风汤,而治本之策,则应从王清任与朱丹溪二家寻求。3.2对王清任补阳还五汤的理解在治疗中风上,补阳还五汤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