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罚轻缓化视角下我国刑罚制度的反思

作者:吴一波 刊名:安徽电子信息职业技术学院学报 上传者:蔡小权

【摘要】我国受制于某些传统和现实的原因,现在依然还存在着泛刑化、重刑主义、刑罚万能的思想,刑罚轻缓化的提倡应当成为法学理论界与司法实务界重点关注的改革方向.从刑罚轻缓化的理论基础与国外实践出发,我国现有刑罚制度在多个方面需要进行反思,从而推动我国刑罚观念与制度的科学化,促进刑罚适用的宽和与谦抑.

全文阅读

一、刑罚轻缓化的语义分析及思想基础 (一)刑罚轻缓化的语义分析 刑罚轻缓化又称为轻刑化,即刑罚向轻缓方向发展变化,具体可以从两个方面进行分析: 1.刑罚轻缓化与重刑化是相对立的一对范畴,不同时代背景下人们对于轻与重的理解也是完全不一样的。英国在17世纪就已经完成了资产阶级革命,当时英国仅规定死刑的成文法便达到160多部,而每部成文法中又规定了数种乃至数十种死罪,更不用说普通法上的死罪数量了。[1]而随着社会的进步,生命刑与身体刑在西方发达国家早就废止了,一定年限的监禁刑往往也已经被看做是很重的惩罚。刑罚的轻重程度很多时候是从大众角度出发,综合考量刑罚带给被惩罚人的痛苦,进而得出判断标准。2.刑罚轻缓化是一个动态的变化过程。陈兴良教授认为,轻刑化是对刑罚的一种动态分析,是一个过程,一种趋势。[2]事实上,这样一种动态过程体现出的是刑罚由重刑主义向轻刑思想不断演变的进程。当然在不同的国家或时代,轻缓化是一个方向与趋势,但是也不是无休止地轻缓下去,应当也有其边界。 (二)刑罚轻缓化的思想基础 中国古代的刑罚一直被视为“重刑主义”,事实上刑罚轻缓化的理念还是一直存在着的,只是难以在制度上得到根本实现。“以德配天,明德慎罚”作为周朝的国家政策,要求为政者要注重民情,适用刑罚应当谨慎、宽缓,而以孔子为代表的儒家学说倡导“宽则得众,惠则足以使人”。 但是上述中国古代这样的零散的轻缓化理念相比较于近代欧洲较为系统的刑罚轻缓化思想,还是有诸多不足的。以贝卡利亚、费尔巴哈等诸多学者为代表的刑事古典学派大力倡导罪刑等价观念以及刑罚人道主义,大大推动了西方刑罚轻缓化的进程。贝卡利亚在其代表作《论犯罪与刑罚》中花了一章节专门论述“刑罚的宽和”,他对残酷的刑罚作了猛烈的批判,“严峻的刑罚造成了这样一种局面:罪犯所面临的恶果越大,也就越敢于规避刑罚,为了摆脱对一次罪行的刑罚,人们会犯下更多的罪行”。[3]其对重刑之否定可见一斑。 刑罚学的基本理论一般都是从功利论和报应论两个角度来阐释的,不管是从功利论还是报应论的角度延伸,刑罚都应当受到人道主义的限制。随着人 道主义的发展和人类文明的进步,刑罚就必然向着轻缓化的方向发展。[4]这一属性也被称为刑法的谦抑性,即制定法律时尽量用最少的投入,少用甚至不用刑罚来获取最佳社会效果,最终达到防范与惩治犯罪的目的。刑罚作为主要法律手段,兼具积极与消极的两重性,正如德国学者耶林指出:“刑罚如两刃之剑,用之不得其当,则国家与个人两受其害。”因而过于迷信刑罚的威慑力,主张重刑化在当下是很难为人道理论与谦抑理论所接受的。 二、当前我国刑罚轻缓化存在的问题 (一)民众崇尚死刑的观念依然强烈 从夏朝开始直至新中国成立前,专制社会的统治阶级本着安抚民心、稳固统治的需要,一方面规定对杀人者处以死刑,使得民众内心的死刑报应观得到维护;另一方面,又规定了大量适用死刑的非杀人犯罪,这就使得民众的死刑报应心理与各种非杀人行为建立起联系,强化了民众的死刑报应观。[5] 民众对待死刑的态度很大程度上会影响民意的走向,当前民众崇尚死刑的民意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种是无视废除死刑的国际化趋势,主张死刑予以扩大而不是限制使用;另一种是个案中给司法机关施加巨大压力,强烈要求判处犯罪嫌疑人死刑。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发展,舆论和民意的形成与发酵越来越容易,司法机关决定是否适用死刑时往往会受到民众的压力,尤其是被害人一方的压力,使得原本不应判处死刑的犯罪人最终被判处了死刑。 (二)重刑主义思想根深蒂固,尤其是死刑的适用依然普遍 商鞅曾主张“禁奸止过,莫过重刑”,他认为要想打击犯罪,不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