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受教育程度女性双重负担比较

作者:袁晓燕;石磊; 刊名:复旦学报(社会科学版) 上传者:俞宁

【摘要】本文利用中国健康营养调查(CHNS)2011年的成年人及家庭样本数据,采用Bivariate Tobit方法,对我国不同受教育程度女性在职场和家庭中的双重负担问题进行了理论解释和实证分析,旨在为优化女性劳动力资源配置和收益补偿机制提供进一步的理论支持.研究结果表明:和未工作女性相比,当职业女性在面临工作、家庭以及自身闲暇三方时间配置决策时,她们并未减少其家庭无偿劳动,而是减少了有偿市场劳动;而且受教育程度越高,女性降低有偿劳动时间越多,这意味着女性接受更多教育的成本没有在劳动力市场上得到相应补偿,进而稀缺的教育资源没有得到最充分的利用.调整服务业的结构,把家庭无偿劳动部分市场化、职业化是解决这一问题的有效途径.

全文阅读

(1)Alesina,Alberto,PaolaGiulianoandNathanNunn,“OntheOriginsofGenderRoles:WomenandthePlough,”TheQuaterlyofJournalEconomics128.2(2013):469-530.(2)班昭:《女诫》,电子书网址:http://www.xiexingcun.com/shiciqupianqu/04/d011.htm.(3)“楚王好细腰,宫中多饿死”是人尽皆知的名句。(4)Y.Bian,J.LoganandShuX,“WageandJobInequalitiesintheWorkingLivesofMenandWomeninTianjin,”eds.Entwisle&G.Henderson,Re-DrawingBoundaries:Work,Households,andGenderinChina(Berkeley:UniversityofCaliforniaPress,2000)36.一、导言在传统农耕文明社会,由于社会分工及自然生理禀赋的不同,致使体力上缺乏优势的女性在社会经济生活中长期处于附属的地位。比如Alesina、GiulianoandNunn(2013)的研究发现,在农业文明比较发达的地区,如果广泛使用“犁”这种需要体力的农具,体力上缺乏优势的女性就必然处于社会经济生产中的不利地位,这些广泛使用犁的地区日后则演变成性别歧视更加严重的地区。(1)这种由于生理差异导致的社会分工辅之意识形态的重塑,比如在中国,东汉班昭在《女诫》中写道:“生为女性,卑弱第一,要敬慎,要讲妇行,要专心,要屈从”,最终使得诸如“三从四德”、“女子无才便是德”成为中国古代社会对女性的基本要求。(2)不仅如此,男权社会通过男性的审美对女性施加影响,更凸显女性对男性的依附作用。(3)因而导致旧中国男女性别不平等愈发严重。新中国成立以来,以“妇女能顶半边天”为标志的妇女解放运动,使得中国女性的劳动参与率及高等教育参与率都大幅提高。比如说,新中国成立后女性的劳动参与率一直在世界上名列前茅(Bianetal,2000)(4);在校大学女生数量也于2012年首次超过男生。不仅如此,改革开放以后,伴随着农业生产方式的多样化,女性在经济生活中的不利地位也得到了改善。比如,Qian(2008)发现,改革开放以后,农民的生产自主权扩大,农业生产方式趋于多样化,由于女性在采茶中具有天生的优势,在那些更适合种植茶叶的地区,不仅具有更高的女婴成活率,女性还具有更高的劳动参与率及收入回报率。(1)然而,高比率的女性劳动参与率并没有自动带来社会所承诺的性别平等。相反,女性经常发现自己陷于工作和家务劳动的“双重负担”中(WhyteandParish,1984;ParishandFarrer,2003)(2)(3)。而且,尽管中国女性相对于男性的收入在国际比较中已经是名列前茅,但总体上她们的收入还是要低大约25%左右(Putnam,1990;ParishandBusse,2000)(4)(5)。不仅如此,1978年改革开放以来,市场经济逐步推行,各种所有制形式并存,表现在劳动力市场上,女性劳动参与率略有下降,但女性的受教育程度却在这个时间段大幅上升(李春玲、李实,2008)(6)。为此,我们不禁要问:既然女性接受更多教育且提高了她们的劳动生产率,为何还出现劳动参与率下降以及性别工资差距变大这样的趋势?如果女性自己选择退出了劳动力市场,那么,当女性面临有偿市场劳动、无偿家庭劳动以及个人闲暇三方时间配置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