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梁末宗室内争的原因及影响

作者:韩清波; 刊名:长春师范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上传者:王志科

【摘要】梁末出现宗室内争的局面有多方面的原因.梁武帝对宗室的纵容和立储问题,激化了诸王之间的矛盾;侯景之乱导致梁朝中央集权衰弱,刺激了诸王的夺位之心;荆州地位突出,湘东王萧绎有极强的夺位野心.宗室内争给梁末政局造成了深刻的影响,它延缓了侯景之乱的平定,使江南地区残破不堪;西魏坐收渔利,侵占梁朝大片国土;削弱了宗室力量,动摇了梁朝的统治基础.

全文阅读

太清二年(548)八月,东魏降将侯景据寿阳反梁,随即围困建康。梁宗室诸王不积极入援,致使宫城陷落,宗室内争随即展开。荆州刺史萧绎逐一除掉对其构成威胁的兄弟子侄,在江陵重建梁王朝,但宗室内争极大地削弱了梁朝的国力。承圣三年(554)十一月,西魏在岳阳王萧詧的配合下,攻破江陵城,萧绎被杀,梁朝名存实亡。司马光对此评论道:“其(梁武帝)子孙各拥强兵,列居重镇,不救君父之危,而窥间乘便,更相屠灭。元帝于兄弟之中,残忍尤甚。是以虽翦兇渠而克复故业,旋踵之间身为俘馘。”[1]127梁宗室内争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对梁末政局的影响也极为深远,本文试对此进行探讨。 一、梁末宗室内争的原因 (一)梁武帝对宗室的纵容和立储问题,激化了诸王之间的矛盾 梁朝建立后,梁武帝为避免出现宋、齐皇室骨肉相残的局面,对宗室极为宽容。如天监四年(505),武帝令其兄萧宏都督诸军北伐。“宏以帝之介弟,所领皆器械精新,军容甚盛,北人以为百数十年所未之有。”[2]1275萧宏弃军南逃,导致梁军惨败,而未受任何处罚。武帝晚年,宗室更为骄横不法。史载,“武帝年老,厌于万机,又专精佛戒,每断重罪,则终日弗怿……王侯骄横转甚,或白日杀人于都街,劫贼亡命,咸于王家自匿,薄暮尘起,则剥掠行路,谓之打稽。武帝深知其弊,而难于诛讨。”[3]701-702武帝诸子中也多贪赃枉法者,如豫章王萧综自认是齐东昏侯之子,因而对武帝心存怨恨。“其降意下士,以伺风云之会,诸侯王妃主及外人并知此怀,唯武帝不疑。”[2]1315萧综利用北伐之机投降北魏后,武帝绝其属籍,更其子萧直姓悖氏,但“未旬日,诏复属籍,封直为永新侯。”[4]4703庐陵王萧续任雍州刺史期间,“多聚马仗,蓄养趫雄,耽色爱财,极意收敛,仓储库藏盈溢”[2]1322,武帝也未予以严惩。武帝过度纵容宗室,使朝政更加混乱,诸王之间矛盾重重。王夫之批评武帝“慈而无节,宠而无等,尚妇寺之仁,施禽犊之爱,望恩无已,则挟怨益深”[5]505,所言甚是。 武帝在立储问题上的失误,也激化了诸王间的矛盾。梁朝建立后,武帝立长子萧统为皇太子,并对其寄予厚望。“太子自加元服,高祖便使省万机,内外百司奏事者填塞于前。”[6]167中大通三年(531),萧统病逝,武帝不以萧统之子为储君,而立第三子萧纲为太子。这一“废嫡立庶”的行为引起萧统诸子的不满,如萧詧“既以其昆季不得为嗣,常怀不平。”[7]855这自然激起诸王对帝位的觊觎之心,激化了他们之间的矛盾。“时武帝年高,诸王莫肯相服。简文(萧纲)虽居储贰,亦不自安,而与司空、邵陵王纶特相疑阻。纶时为丹阳尹,威震都 下,简文乃选精兵以卫宫内。兄弟相贰,声闻四方。”[2]1296湘东王萧绎与庐陵王萧续不和,“少相狎,长相谤”[2]1321。萧绎任荆州刺史时曾有微过而被萧续告发,梁武帝以萧续代之。萧续死后,萧绎“入阁而跃,屟为之破”[2]1322,可见双方关系之恶劣。诸王之间矛盾的加深,为梁末宗室内争埋下了祸根。 (二)侯景之乱导致梁朝中央集权衰弱,刺激了诸王的夺位之心 为培养诸王的政治才能并使其拱卫朝廷,武帝在诸王年幼时就使他们出镇地方,如南康王萧绩任南徐州刺史、庐陵王萧续任南彭城琅琊太守时皆不满十岁。武帝通常选择能臣协助诸王处理政务,如江革多次担任江州行事,“以清严为百城所惮”[6]523。孔休源为晋安王长史、行荆州府州事时,“在州累政,甚有治绩,平心决断,请托不行。”[6]520但随着武帝晚年怠于政事,诸王逐渐掌握实权,对朝廷开始产生离心倾向。如武陵王萧纪自大同三年(537)起一直担任益州刺史,他治蜀有方,“南开宁州、越巂,西通资陵、吐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