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清民国冒鹤亭词学述论

作者:杨唐衍; 刊名:伊犁师范学院学报(社科版) 上传者:曾佑利

【摘要】冒广生字鹤亭,是晚清民国词学名家.其词学以词乐论为中心,强调词之四声并非平仄而指宫商角羽,以及词源于唐绝句,并可上溯至《诗经》的词源论.冒氏对《倾杯乐》的考证,对词学本体论的研究,是晚清民国词学研究的重要组成部分.由于乐谱失传,词乐研究一直是词学研究的薄弱环节,冒鹤亭以词乐为中心的词学研究,对词学发展具有重要价值.

全文阅读

一一、冒鹤亭词学活动及著作冒广生(18731959),字鹤亭,号疚翁,别署疚斋,江苏如皋人,清光绪甲午科(1894)举人,明末清初名士冒襄后裔。其学问得益于其外祖周季贶最多。年长,与前辈俞樾、孙诒让、文廷式诸人游,又与新派康有为、梁启超等结交。诗友中与陈三立、夏敬观、李宣龚交往最密。晚年又与后进吕贞白、顾廷龙、龙榆生等往来。冒鹤亭既有旧学根基,又值新旧交替之际,思维广阔,治学门类多且深,工于诗词,兼善戏曲。梁启超《冒巢民先生年谱》跋:“丙申(1896)春夏间居上海,始见冒君鹤亭,……鹤亭之文,史家之文也。鹤亭之志,殆先生之志也。”[1]1冒氏历经晚清、民国及新中国三个时代,其词学活动主要集中在晚清民国。其词学导师为清末著名词人叶衍兰(叶恭绰祖父)。叶衍兰《小三吾亭词序》评冒氏云:“顾性好词,虽从余游而时有以启余。尝与余言,词虽小道,主文谲谏,音内言外,上接《骚》、《辩》,下承诗歌。”[2]1908年,冒氏发表《小三吾亭词话》,对晚清著名词家事迹多有记载并予评论,后收入唐圭璋编《词话丛编》。夏承焘《天风阁学词日记》载:“阅《小三吾亭词话》,有黄卣香仲弢及鹤亭夫人瓯碧词,可迻入永嘉词徵者也。”[3]1711917年冒氏发表《戏言》,1934年发表《疚斋杂剧人物考》。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后期有《蕤宾上生下生说》《仲吕反生黄钟说》《驳白石石帚为二人说》等。抗战之际,冒氏居上海,与文人词家往来甚密。如《天风阁学词日记》1940年载:“午后,词社宴集,予与黄孟昭作东,到吷庵、鹤亭、亮卿诸老。”[3]163同书1941年载:“夜眉孙、贞白招午社各友集林子有家,疚翁亦来。疚翁谈清人掌故甚多。”[3]311同期又有各家词校记如《珠玉词校记》《小山词校记》等,时有卓见。此期作品《四声钩沉》《倾杯考》《宋曲章句》《新斠云谣集杂曲子》《东鳞西爪录》《疚斋词论》等,是冒氏词学代表作,集中反映了冒氏以词乐研究为中心的词学成就。此外尚有《新斠中原音韵定格曲子》《淮海集笺长编》等。二二、以词乐为中心的词论冒鹤亭词论,以词乐为中心,观其词学代表作《疚斋词论》,大部分与词乐有关。《疚斋词论》计三卷,为其晚年作品,最初发表于龙榆生主编的《同声月刊》第二卷第五至七号(1942年5至7月出版),可视为冒氏词学总结。词论前有小序曰:“经有经学,史有史学。言词学者,玉田而后,吾所服膺为凌次仲、张啸山、陈兰甫三人。兹编宗旨在溯词源,明词体,开词禁,通词邮,冀与好学深思之士,发挥而光大之。四十年前所撰《小三吾亭词话》,为江宁唐君圭璋采入《词话丛编》者,今日覆视,面赤至颈,恨不作楚人一炬也。”[4]凌次仲即凌廷堪,有《燕乐考原》。张啸山即张文虎,有《舒艺室余笔》。陈兰甫即陈澧,有《声律通考》。凌、张、陈三人皆博学而精通音律之士。冒氏自言词学最服膺三人,其重词乐研究当与之相关。《疚斋词论》计二十四目,其与词乐相关者计有《论艳趋乱》《论鬲指》《论和声》《论增减摊破》《论大遍解数》《论近慢》《论虚声》《论声字相融》《论选韵》《论选调》《论唱法》《论折字》《论双调及过遍》《论官韵》《论平仄须注重遍尾》《论词有平仄通叶》《论词有联套》《论摘遍》《论歌头第一》《论小令》《论角徵二调》。其他论及词有谜语、词有俳体、词有集词等仅占极少部分。其他与词乐相关的专论尚有《四声钩沉》《倾杯考》《宋曲章句》等。由此可见,冒氏词学是以词乐研究为中心而兼及其余。其一,论四声。《四声钩沉》一文,虽云考四声,但其旨则在解放词体。冒氏对循规蹈矩亦步亦趋古人的填词法提出了质疑。“郑叔问舍人(郑文焯),是时选一调,制一题,皆摹仿白石。迨庚子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