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格的侨易之道——道家哲学与侨易学视角之下的《格林童话》

作者:王丽平; 刊名:同济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上传者:彭文华

【摘要】文章将以道家哲学与侨易学为基础,将格林兄弟的自然观融入与道家哲学相比较的视阈,依据两者的相似之处建构起关涉人格发展的三种基本行为模式.继之以四篇格林童话为例,用三种基本模式为蓝本,模拟出主人公的成长过程图,并用侨易学透视这一过程的规律,得出“合道”是人格发展与幸福的原因所在.这一分析一方面旨在打破西方文论对童话阐释的话语垄断,另一方面为探讨《格林童话》中的普世性行为原则提供新的解释.

全文阅读

(1)(2)Vgl.HeinzR9lleke,?GrimmsMrchenunddieWeltliteratur(Vortrag),in:Ders.,?AltwiederWald.RedenundAufstzezudenMrchenderBrderGrimm,Trier2006,S.189202,hier:S.190;S.198.(注:全文德文引文如无特殊说明均为作者自译)(3)WilhelmSolms,DieMoralvonGrimmsMrchen,Darmstadt1999,S.187ff.(4)1806年开始收集、1810年手抄版、1812年初版第一卷、1815年第二卷、1819年第二版、1837年第三版、1840年第四版、1843年第五版、1850年第六版、1857年第七版。(5)Vgl.CarlGustavJung,hg.vonAnielaJaff.Bd.2,3.Aufl.Olten1989,S.194.(6)CarlGustavJung,?VomWerdenderPers9nlichkeit(1932),in:Ders.,WirklichkeitderSeele,hg.vonLorenzJungaufderGrundlagederAusgabe?GesammelteWerke,Mnchen1992,S.97115,hier:S.115.(7)Marie-LouisevonFranz,DasWeiblicheimMrchen,Stuttgart1977.(8)PeterHeidrich,WegwirdWegimGehen.BeitrgezurSpiritualitt,ReligionundMrchendeutung,hg.vonHermannMichaelNiemannundKarlSchultz.4.Aufl.Berlin2010.《儿童与家庭童话》(Kinder-undHausmrchen)作为德语文学中销量、译量均居首位(1)的作品早已超出原产地德国黑森洲的界限,成为家喻户晓的世界文学。究其原因,童话界泰斗罗勒克(HeinzR9lleke)认为,“不可能是因为世界人民都和德国人一个样,或者都心怀被德意志精神治愈的渴望”(2),而是因为童话在所有“种族、文化和宗教之间创造出一种世人皆懂的共同图景。”(3)这一经雅各布格林(17851863)与威廉格林(17861859)50年(4)磨砺出的图景在容格的影响下,跨出了西方文化的阐释界限走到了东方的道家哲学。他认为,真理在世界各地都一样,而道家哲学讲理的方式堪称最完美(5),所以,要研究人就离不开“道”,因为“人格即道”(6)。随后,容格弟子弗兰茨(Marie-LouisevonFranz)用融合了道家思想的阿尼玛与阿尼姆斯理论对童话人物作了深层心理分析(7)。神学家海德里希(Heidrich)在《道成于行精神、宗教和童话阐释》(8)一书中,引用《道德经》分析了经典的格林童话人物。这些学者的分析虽然尚未系统化,但无疑为童话阐释开辟了道家视角的新方向。沿此方向,本文尝试为童话之所以具有世界性的治愈作用寻找新的可能:不是德意志精神,而是格林兄弟所说的“原则”或道家哲学的“道”。它为人的侨动提供了终可栖息的家。确如叶隽所言,这一侨“不是漫无目的地随意挪动,而是具有势差之间的异质文化体之间的位置变化,从而有可能导致精神的质性变易”(1)。《格林童话》提供的经典“侨易”范例将千变万化的可见的侨动点寓于不可见的两大具有势差的异质世界观:“二”vs“一”,或“人为”vs“自然”抑或“背道”vs“合道”。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