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古汉诗英译中意象词的前景化

作者:黄跃进; 刊名:漳州职业技术学院学报 上传者:吴钟丽

【摘要】应用前景化理论对比分析古汉诗英译过程中意象词的前景化,探讨前景化对古汉诗意象词的作用,提出在翻译过程中意象词的前景化有助于译者准确地把握诗人的创作动机,并从意象组合中充分挖掘与原诗等值的审美价值。

全文阅读

“前景化”(foregrounding)这一词首先是由布拉格学派的莫卡罗夫斯基在其著名论文《标准语言与诗歌语言》文中提出的,原指文体中引人注目的、新颖的、系统地违背常规的特征。他认为诗歌语言的功能在于最大限度的“前景化”。它是文体学研究的重要术语,指的是在常规语言形式下对语言符号的突出[1]。韩礼德把它解释为“有动因突出”,认为只有与作品整体意义相关,或者与解释作品相关的突出才能凸显作者的动机[2]。Jakobson从等价原则和投射说提出了前景化概念中的“偏离”(deviation)和“平行”(parallelism),并划分为横组合(syntagmatic)和纵聚合(paradigmatic)两种前景化功能,前者也称“平行结构(parallelism)”,后者也称“变异(deviation)”或“偏离”。“组合关系前景化”依赖组合原则,例如诗人总是在组合关系线性组织的不同位置上重复选择使用同一语言成分;“聚合前景化”则靠选择常规范围之外的语言成分予以实现,换言之,语言使用中的变异现象是“聚合前景化”的重要标志[3]。Leech把前景化视为诗文审美活动的基本原则,称之为“有动因的艺术性偏离”[4],认为其主要价值就在于它的形式与功能的结合点。从形式上看,前景化就是偏离,偏离语言系统或偏离通过语言表达手段反映不同常规的社会语码系统;从功能上看,前景化则包含通过偏离所产生的特殊效果或意义[5]。因此,前景化理论源于利奇的偏离理论,因为偏离是实现前景化的一种有效方式[6]。利奇认为在诗歌欣赏中存在8种语言偏离,这些偏离是前景化语言最初的渊源。他把偏离进一步分成8个类别:词汇偏离、语音偏离、语法偏离、书写偏离、语义偏离、语域偏离、方言偏离和历史时期偏离。大多数诗歌文学作品的语言往往蕴含着极其深奥而又丰富的哲理思想和审美价值,即是使用违背语言常规的语言偏离,使其非自动化(deautomatization)以及非熟悉化(defamiliarization)的前景化语言[7],这是诗歌的无穷魅力所在。然而,前景化语言并不等同于语言偏离,这取决于诗歌文本的功能分析,只有对文本的解析具有相关作用的,或者说作出贡献的偏离,才属于前景化语言。其目的在于用一种背离常规的表达方式引起读者对语言主体更多的关注,使他们感到新鲜、惊异、陌生,从而产生强烈的美感[8]。一、古汉诗译中意象词的前景化诗歌是一种高度浓缩的抒发诗人丰富情感的语言,在创作过程中离不开意境,诗贵神韵。王国维说:“词以境界为最上,有境界则自成高格。”诗歌的意境是诗魂所在,能在读者脑海中产生共鸣的心理想象空间。在此基础上,一旦有诗人情感的融入,它们便有了“意象”的效果,而意象或意象的叠加辅之以诗人的情感和语言技巧,则就会产生绝妙的意境艺术效果[9]。诗歌的意境与意象是一个动态创作过程中的统一体,它通过诗歌背景和前景化语言表现形式来强化主题思想或凸显诗魂,是诗歌主客体间相互交融的产物。从这一点看,前者提供作品的客体景物环境的组合系统,侧重于诗人对客观事物的描写过程,即为意境;而后者则凸显作品的主体情景与客体物象的交融,具有表现诗歌主题的特殊作用,侧重于寓情于景的思想情感提炼过程,即为意象。诗歌是以诗人抒发情感,催人动情的语言形式,诗歌的前景化是一种特殊有效的艺术表现手法,涉及到诗歌的音、形、义等方面全方位作用。古汉诗意象往往以出奇制胜的表现形式,让读者从其中异乎寻常的意象组合中,感受到诗歌作品的新颖和主题思想的审美价值。时间和空间的前景化是古汉诗译中常见的意象偏离与平行现象,其中时间意象组合并置叠加具有客观参照性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