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亮程散文中的生命焦虑意识考论

作者:赵玲玲 刊名:淮南师范学院学报 上传者:李惠平

【摘要】人类由生命意识中无法排遣的虚无而来的焦虑,时刻威胁着每一个作为"人"的存在。刘亮程通过《一个人的村庄》等作品呈现了这种焦虑,并探寻消释"焦虑"的心路历程。刘亮程将自己融入自然,以一种平等的心态看待每一事物,精神似乎找到了支柱;隐秘的存在体"时空",打碎了他本以为找到的平衡;逃离在乡村与城市的双重边缘,遭遇双重抛弃,陷入更深的虚无当中,焦虑仍然无所逃遁。

全文阅读

“20世纪中国最后一位散文家”和“乡村哲学家”刘亮程,在现代都市生活的繁华与浮躁中,带着“一个人的村庄”走进人们的视野。淳朴、本真的乡土生活凸显生命最深的问题。他用他的散文建造并感谢养育了他的乡土“村庄”。在他的笔下,现代都市没有驴马奔跑、没有鸟飞虫鸣,却只有高楼林立,无法成为他精神的栖息地,无法为他排遣内心深深隐藏着的焦虑。刘亮程在《一个人的村庄》、《风中的院门》等散文集里,用一种看似宽容的追寻、慢悠悠的语言,传达了生命意识下一种深重的焦虑,也透露出“村庄”对于生命存在的真实意义。一、“村庄”与生命真实刘亮程的作品《一个人的村庄》,呈现着他的生命体验,即一种独特的带着浓浓乡土味道的温情。他写村庄里的狗、驴、马、虫等动物,写土地写坯墙写木头,也写人,在他的世界里,人与自然已不容易开一次的花朵,难得长的一片叶子,在荒野中,我的微笑可能是对一个小生命的欢迎和鼓励。就像青春芳草让我看到一生中那些还未靠来的美经没有什么明显的界定,都是大自然的孩子。在他的村庄里,呈现出来的是一种宁静和谐、人与自然之间的互通互融、相契相知、天地合一的状态:“这好前景。”(《对一朵花微笑》)“我们是一根缰绳两头的动物,说不上谁牵着谁。”(《通驴性的人》)在描写村庄的这些事物的过程中,通过文字,我们体验到了一个贴近生活本真的审美境界。《一个人的村庄》里面所描写的任何一种细微的事物,都传达了刘亮程的感受和情感。通过进行一系列的移情,使物我同化,按照主体审美情感的对象化方式来体验周围环境,同时又受到他自己体验出来的这个环境的感染和激发,使人与自然之间在情感的直接体验上畅通无碍。钟嵘在《诗品序》中提出:“气之动物,物之感人”,“物之感人”的产物,既是对“物”的再现,也是对“人”的心灵的表现。在刘亮程情感世界里面,村庄不只是人的村庄,同时也是人畜共居的村庄,甚至,牲畜所占的分量比人还要多。似乎只有在这些村庄的事物中,他才体验到生命的存在。他给予了这些自然生命完全的尊重与生命的平等。人与动植物之间没有贵贱、高低之分。已经分不清“蝴蝶是我”还是“我是蝴蝶”。刘亮程在这个村庄里,重新构建一个属于自己的精神世界。他认为故乡有着一个人成长的印记,每一种事物都藏有其他人无法知晓的秘密,是一个人的隐秘处。人与对象世界的关系是一种精神关系,它通过意识活动对外部世界进行观念性的思索或体验,在此基础上,重新创造了一个自己所理解所接受的观念世界。而对于刘亮程来说,这个黄沙梁已经是他生命的中心,成为他观察世界的起点和方式。正如他自己所说:“每一个作家都在寻找一种方式进入世界,我对世界和人生的认识首先是从一个村庄开始。”村庄教会了他人生哲学,他在村庄体悟生命的奥秘。他也真实地记录着村庄的生命旅程。刘亮程对生命的伤痛与荒凉,感受如此深切;对于生命的脆弱和有限,感受如此强烈。他总是用一种有限的眼光来打量生命,充满了悲悯、怜爱。看刘亮程.一个人的村庄[M].沈阳:春风文艺出版社,2006.以下原文引用均出于此。童庆炳.文学理论教程[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04:106-110.童庆炳.文学理论教程[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04:103-104.庄子著,孙通海校.庄子[M].北京:中华书局,2007:9.刘放桐等.新编现代西方哲学[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5:126.些聪明的大生命却在漫长岁月中寻找痛苦和烦到一只偷麦穗的老鼠,他认为,老鼠也应该有一个好收成,甚至对于趴在身上,把自己当作巢穴的小虫也无比地疼惜。“生命简洁到只剩下快乐。我们这恼。”(《剩下的事情》)他认为小虫是快乐的,而活着的人却无时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