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苏格拉底的知识与美德

作者:刘娟 刊名:晋阳学刊 上传者:杨伟

【摘要】苏格拉底认为知识是绝对定义,国家需要由知道的人来统治,这是一条由绝对知识走向一元真理,并最终走向政治独裁的运思路径。苏格拉底同时指出绝对定义不可得,所有人在真理面前都是无知的,无知的知识观则通向政治自由。

全文阅读

一、德尔菲神谕和苏格拉底的知识众所周知,苏格拉底是辩证法大师和玩反讽的高手。他的论辩方法被冠之以苏格拉底式教学法传诸后世。简单地说,这是一种否定式辩论风格,他只负责提问,然后反驳回答者的答案,却从不提供答案。所以他也以思想的助产士闻名,意即帮助与其交谈的人分娩思想。但是我们要问,这位助产士自己的思想又是什么?谁来帮助他自己分娩思想?他终生关注道德问题,试图给诸如“善”、“正义”、“勇敢”等品质下一个精准定义。在这个无限追求绝对定义的过程中,他把道德问题和政治问题举重若轻地变换成了知识问题。他以否定性风格著称,在流传下来的关于他的记载中,我们只能费劲地找到三条他对道德与知识的肯定性命题。第一:德性即知识。那么知识是什么?答案是,第二:知识是绝对定义。那么这个绝对定义是什么,能否求得?答案是,第三:我只知道自己一无所知。道德是知识,知识是绝对定义,而绝对定义得不到,绕了一圈之后,问题又回到了起点,他似乎什么都没说,事实上,他没说出口的比他说出的更重要。在柏拉图的《申辩篇》里,作为法庭被告的苏格拉底脸不红心不跳地给全体陪审员吹嘘了一个故事。他的一个朋友,名唤凯若冯,跑到德尔菲神庙问了一个奇怪的问题:“有没有人比苏格拉底更有智慧?”得到的答案是没有。苏格拉底知晓后,对这个神谕感到震惊,因为他觉得自己毫无智慧可言。但是神会说谎吗?为了验证真相,苏格拉底开始了他的哲学之旅,去找那些传闻中很有见识的人交谈,以此验证神谕的真假。不幸地是,在和所有这些人交谈之后,他发现这些号称无所不知的人其实一无所知。与他们不知道自己不知道相比,同样一无所知的苏格拉底却知道自己不知道,而这,苏格拉底认为就是神谕的真意,也即他比别人更有智慧的原因。我们无疑可以从神谕这个故事里发掘出关于智慧和知识的古老而又年轻的寓义。第一,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人永远不可能拥有神的智慧。第二,自知不知,本身即是一种知;不知其不知,却是真的无知。第三,智慧始于不知,终于理智的倨傲。第四,自以为很有智慧的人,通常都是无知的人。第五,智慧可求不可得,有爱智者,却没有智慧者。这些寓义表达的是对智慧和知识的一种审慎的,也许还是健康的怀疑主义态度。但这真的是苏格拉底想要表达的一种知识态度吗?有没有人比苏格拉底更智慧?答案是没有。他说得不可能更直白了。苏格拉底借助这个故事要表达的可不是自谦,而是自夸。与神相比,他确实无知,但与人相比,他的“自知无知”已然比“不知无知”高出了一个知识段位。与神相比,他不知道什么,与人相比,他还是知道点什么的。所以斯东说“,在他的无法衡量的谦虚后面隐藏着同样无法衡量的自大。”[1]46至此,我们知道了苏格拉底全部说出口的和没说出口的肯定性的知识命题:第一,德性即知识;第二,知识即绝对定义;第三,我知道我不知道这个绝对定义;第四,那些所谓雅典最有见识的人不知道自己不知道这个绝对定义。由上面四条,我们可以推出第五:我的确是全雅典最有知识和最有德性的人,没有之一(因为所有有见识的人都被我一一考察过了)。二、绝对知识和绝对权力早在苏格拉底之前,巴门尼德就把认识划分为真理之路和意见之路,前者依赖理智,后者依赖感觉,知识的获得来源自此被人为划分出了等级。据柏拉图记载,苏格拉底向巴门尼德讨教过,那时苏格拉底还年轻,而巴门尼德已经老了。苏格拉底接受或发扬光大了巴门尼德的知识观,一是理性优越于感觉,二是知识的极端严格性,知识不是意见,知识不是感觉,知识不是知道,知识即是真理,而真理是一元的。苏格拉底关注伦理学问题,而伦理学问题天然地蕴涵政治问题,他通过“德性即知识”打通了道德与知识之间的关节,也就打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