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精用宏 通贯古今——津门山水画家赵兵凯

作者:袁宝林 刊名:国画家 上传者:刘娟娟
  • 未找到相关文档

【摘要】在北京就听说了85岁的老画家赵兵凯,"虎年津门"画展引起异乎寻常的反响。兵凯先生的国画不多见,因为先生为人为艺一向低调,何况直到离休前他在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一直兢兢业业地做着编辑工作,他曾画过大量漫画、宣传画、年画和连环画注,那是建国初期工作的需要(当时他担任编辑组长,像《天津画报》这样起步早又有广泛影响的刊物,就和赵老当年的辛勤工作分不开);2004年我曾得先生一本山水册,那是为了纪念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成立50周年,听说当时出版社只给本社三位老编辑出了自选画册,因为从未见过先生所画山水,一见却是如此动人,颇感惊奇。所以今天先生山水画展的热烈反响,更是带给观众意外的惊喜,甚而令人心生藏龙卧虎的感慨。

全文阅读

在北京就听说了85岁的老画家赵兵凯,“虎年津门”画展引起异乎寻常的反响。兵凯先生的国画不多见,因为先生为人为艺一向低调,何况直到离休前他在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一直兢兢业业地做着编辑工作,他曾画过大量漫画、宣传画、年画和连环画注,那是建国初期工作的需要(当时他担任编辑组长,像《天津画报》这样起步早又有广泛影响的刊物,就和赵老当年的辛勤工作分不开);2004年我曾得先生一本山水册,那是为了纪念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成立50周年,听说当时出版社只给本社三位老编辑出了自选画册,因为从未见过先生所画山水,一见却是如此动人,颇感惊奇。所以今天先生山水画展的热烈反响,更是带给观众意外的惊喜,甚而令人心生藏龙卧虎的感慨。兵凯先生的山水画独树一帜,雄浑大度而又不失其风流俊逸,而且面貌多样。或典丽清秀,或粗犷奔放,或绵密森缈,或空灵淡冶,或直逼真境写生,或研求装饰意趣,或浅绛,抑或重彩。一旦展卷,令人爱不释手。今日复见新作,不禁为之雀跃,欣喜如大地春回。常言“画如其人”,其言谈笑貌,淡泊人生,一一跃然笔墨丘壑间。先生于山水画创作能有如此骄人展现,其实绝非偶然。1947-1949年先生就读于北平京华美专国画科。这是一所更重民族传统而又颇有实力的私立美术院校(创建于1924年,1952年并入中央美术学院)。校长姚华(茫父)是一位渊博且有广泛社会影响的著名学者兼文人画家;继之执掌该校的邱石冥先生亦对维护民族传统有坚定主张。先生山水画业则师从著名画家吴镜汀、胡蔚桥(吴弟子,先期留校),亲炙之下,甚得先师风神。课余热衷收集故宫年历所刊载古代名画,一方面不放过原作展出机会,更兼悉心临摹所刊历代名作凡数百幅,打下扎实传统根基。1949年兵凯先生考入党所领导的华北大学三部,穿上灰色军装,从此参加革命工作。江丰、胡一川等延安来的著名艺术家都是美术系的老师。虽然只是半年的速成班,却通过速写、单线素描这样的练习有机会补上面对现实生活的写生和造型能力。在创建天津人美的工作中,他利用每晚的业余时间自修素描,继续向从中央美院分配到天津的郑禄高同志学习,在繁忙中养成从创作实践提高的习惯。这是他以后能够胜任包括宣传画、政治漫画、年画、连环画在内的大量创作任务的重要基础,同时也是为他早年下过苦功的山水课业从更宽博的素养上潜移默化地作了重要补充。他的重操旧业,主要是在离休(1987年12月)以后。但也正如他自己所说,“那种子却是早就埋下了的”,因为他深爱我们自己的优秀艺术传统;不同于过去的以临摹为主,解放以后最令他兴奋的经历,是能够先后亲自攀登黄山、泰山、华山、峨眉山……得真山水烟云供养;徜徉在江山如画的大自然中,既深深领略了“天人合一”传统中国美学的蕴奥,也在面对神奇大自然的写生活动中思考领悟着创作的真谛。其时又当中国经济文化重新崛起、振翅欲飞,那早在萌动的炙热的心灵种子,怎会不破土而出?“岱宗夫如何?齐鲁青未了。”杜甫的这首《望岳》,似乎恰好印证了中国山水画“以大观小”的观察和表现方法。兵凯先生的山水画,总能以不大的尺幅,表现寻丈的气魄;场面宏大且有统一和谐的整体感。而在时间、空间和细部的推移处置上,也能做到深入精致,层次井然。显然,除了传统笔墨功力,这也得力于他在形象把握能力和对素描、透视等西法的钻研吸纳。可是如此雄浑博大的气势和开阔构图是能靠西洋的焦点透视法则或照相机的镜头取得的吗?其实艺术方法的不同,却正好映照出东西方审美观乃至宇宙观的不同。这是兵凯先生的自得之处。然而他又决不忽略细微可观之处,而是在不破坏整体感的前提下,颇为细心地切入其要妙。这又是其精到处。荆浩云:“山水要能‘远观其势,近观其质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