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生态系统探索

作者:王凤产 刊名:河南工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上传者:潘柳君

【摘要】对教育生态系统中的生产者、消费者、分解者、物质流、智能流、信息流等进行初步探索,以期进一步推动教育生态理论的发展与成熟。

全文阅读

自1976年美国哥伦比亚师范学院院长Law-renceCremin在《公众教育》一书中提出教育生态学的概念后,现代生态学的理论逐渐被引入教育领域,使教育生态理论逐渐丰富,如限制因子定律、花盆效应、生态位原理、教育边缘效应、教育节律、教育生态链等等,从而使这一新兴的横跨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的边缘学科得到长足的进展,其理论也被应用与教育的各个领域,如学校生态环境、网络生态环境、大学生态环境、教育资源的优化与充分利用、课堂教育生态等等。笔者试探性地对教育生态系统中的生产者、消费者、分解者、物质流、智能流、信息流,进行探索,以期进一步推动了教育生态理论的发展与成熟。1教育生态系统组成探索教育生态系统是由教育及其周围生态环境(包括自然的、社会的、规范的、生理的、心理的)相互作用而构成的统一整体。教育生态学则是研究它们之间相互作用的规律和机理的一门学科。学校是教育生态系统中重要的教育生态群落[1]。学校的软件设备与硬件设备,包括教学楼、图书馆、餐厅、体育场、宿舍楼、实验室、仪器、教材、网络以及学校的自然环境与人文环境是学生在学校学习、生活、健康成长所必需的,是学校教育生态群落的“矿质营养”。社会对教育的重视程度、社会的学习风气、学校的校风是教育生态气候因子。学生学习的过程犹如光合作用的过程,是一个“储能”过程。在光合作用过程中,绿色植物合成了有机物质,储存了能量,学生在学习过程中学习了知识、掌握了技能,相当于光合作用中储存的能量,掌握的知识、技能在学生走向社会从事生产劳动时要转化为生产力。教师是教育生态系统的“能源”,相当于生物生态系统中的光能。学生对知识、能力有效地掌握大多是在教师讲授与指导下学习获得的,教师的讲授与指导相当于光合作用的光照,教师在教育生态系统中的作用相当于光合作用中光照的作用。绿叶是生物生态系统中能量合成的主要场所,学生的知识、能力大多是在课堂上获得的,课堂就成为教育生态系统“能量”合成的主要场所。生物生态系统中光合作用进行时,绿叶中各种物理因子和化学因子是非常协调的,同样课堂上的各种教育生态因子相互之间都应和谐与协调,否则会影响课堂教育生态系统结构的优化和功能的正常发挥,影响学生对知识、能力的掌握,影响到学生健康地发展。我们要追求一种自主、平等、和谐、愉快、健康的教育生态观[2]。学生是教育生态系统中的“生产者”,社会上的用人单位是教育生态系统中的“消费者”,家庭、社会是教育生态系统中的“分解者”。学习,是学生自主的学习,是学生积极主动建构的过程,学生是学习的主体。因此,学生是教育生态系统中的“生产者”。学生在学校学到一定的知识和技能,毕业后被用人单位录用,用人单位成为教育生态系统中的“消费者”。学生就业后转变为劳动者,在劳动的过程中,学生在学校储存的“能量”所学的知识、技能转化为生产力。在生物生态系统中无论生产者、消费者、最终要被作为分解者的细菌、真菌等微生物分解掉,储存的能量得到最终的释放。学生在学校学习的知识、技能到社会上转化为生产力,最终流向家庭和社会,一方面家庭得以维持生活和改善生活质量;另一方面社会得到不断的进步和发展。把家庭、社会作为教育生态系统中的“分解者”还有另外一个重要原因,有些学生毕业后未能及时就业,一定时期在家待业,而有些学生在工作过程中,所学的专业知识、技能用不上,或发挥的作用很小,他们在学校所储存的“能量”在家庭、社会被无效地“分解”。2物质流、智能流、信息流教育系统内部各教育生态因子之间及教育系统与社会系统中的政治、经济、文化、法律、道德、民族性等各子系统之间都存在着物质、能量、信息的交流与传递,它们之间是相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