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家经济伦理的现代性批判与革新

作者:车运景 刊名:改革与战略 上传者:袁天峰

【摘要】我国是一个有着五千年悠久历史的文明古国,几千年的文明史积淀了丰厚的民族传统文化,包含着许多积极的、具有永恒价值的因素。今天,我们站在现代化的角度,对儒家文化尤其是儒家经济伦理思想进行理性分析,并结合我国市场经济发展的需要,对其进行现代性批判与革新,将其结构要素置于现代市场经济伦理要求之下,经现代辩证理性的光照,重放现代光彩,为我国现代化建设服务。

全文阅读

、儒家经济伦理的理性分析世界上任何种有重大影响的思想体系,都是适应时代的需要而产生的,也是适应时代的要求而不断改造与创新的。那种背离时代而成不变的理论,必然为时代所淘汰。儒家经济伦理作为中华伦理中关于经济方面的主体构成,本身是个熔铸几十代人思维和实践成果的复合型经济伦理思想,它作为整个儒家文化体系的个组成部分和整个儒家文化体系在历史的发展和发展的历史中积淀起了既稳定强固又灵活变通、既自成家又博采众家之长的特质,形成了既内在又超越、尊德性而道学问、极高明而道中庸的独特风格。就其基本态势或性能而言,它既充满着历史的相对性和局限性,又具有相对的永恒性和全民性;既有同封建主义道德相贯通的面,亦有超越封建主义道德的面。就其后者而言,也许可以说它包含着些当代的普遍化的伦理智慧和道德精神。实际上,儒家经济伦理总是处在种不断生成和发展的自我超越和升华之中。在“诸子蜂起,百家争鸣”的先秦时代,儒家当时作为显学之,在诸子百家的激烈竞争中,以其经世致用的独特风格和开放的文化心态,经董仲舒之手,把五行家、阴阳家、黄老道家等各家学说熔于炉,形成了先秦以后第个儒家新形态,并依靠“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政治支持,成为中华文化的主流。之后,儒家学说又经历了与佛、道融合的过程,形成融儒、佛、道三位体的信儒学。自19世纪中期西方文化传入我国之后,对儒家再次产生巨大冲击。此次冲击不仅对儒家文化,而且对整个中华民族的命运都是个巨大冲击。儒家文化勇于吸收西方文化的精髓,把中西文化融为体,形成独具特色的当代新儒学。面对当今市场经济的挑战,儒家经济伦理作为儒家文化的个组成部分会像整个儒家文化样,还以“生生不息”的创新精神,进行自我改造与创新,适应当代市场经济发展的需要。可是,就儒家经济伦理与现代市场经济与制度研究ECONOMYANDMSYSTEHRESEARCREFORMATION&STRATEGY2011.12经济伦理的关系而言,是个较复杂的问题。它可由两个有联系但并不相同的层面组成:是在历史上是否起着积极有益作用,此多是历史评价问题;二是它现在能否起着积极有益作用,此多是现实需要问题。两者有关联但不是回事。之所以说有联系,因为历史是面镜子,历史对现在仍有影响;之所以说不是回事,因为事物本身发生了某种程度上的变化,这种变化就是经过适应现实需要的改造批判和转向。历史上的儒家经济伦理思想仍保持着它的本色,而今天的儒家经济伦理思想经过现实的批判改造和转向,其功能的发挥已判若两物。所以,我们必须从批判改造和转向这视角重新审视儒家经济伦理思想对现代市场经济伦理所起的作用。所谓儒家思想的现代经济作用问题,既不是原来儒家思想的复归,成为现代经济的主导思想,也不是仅囿于过去,完全抛弃和否认在现代经济活动中的作用,而是个批判诠释的创化过程,其真谛是站在现代化高度,以现代化为视角,按现代化需要,用现代化手段,批判扬弃其不合现代化要求的陈腐部分,挖掘发展其合乎现代化要求的精华部分。二、儒家经济伦理的现代性改造与创新为适应当代市场经济发展的需要,儒家经济伦理作为儒家文化体系的个重要组成部分,和整个儒家文化体系正处在个自我调适与创新时期,以期作为市场经济伦理的重要组成部分。调适、改造与创新发展并不是简单地分清精华与糟粕,把精华部分继承下来加以弘扬就算完事,而是在继承优秀遗产的基础上,赋予其时代和发展要求的新内容和新思想。其中,改造的方面主要是根据市场经济伦理建构的需要和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通过市场经济建设实践,将儒家经济伦理中有可能适应市场经济伦理建构的部分,升华为市场经济伦理的构成因素。如对儒家“诚信”的重新认识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