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议杜审言对杜甫诗歌创作的影响

作者:潘玥 刊名:杜甫研究学刊 上传者:李坤

【摘要】本文从诗歌创作体例的创制发展、艺术风格技巧的开拓创新两个方面着手,分析了杜审言对杜甫的深刻影响。

全文阅读

“诗是吾家事,吾祖诗冠古”(杜甫《宗武生日》),揭示了杜审言在诗圣杜甫心中的地位。对于祖父,杜甫历来是崇尚之至,引以自豪的。他在《进雕赋表》中写道:“亡祖故尚书膳部员外郎先臣审言。修文于中宗之朝,高视于藏书之府,故天下学士于今而师之。臣幸赖先臣绪业,自七岁所缀诗笔,向四十载矣,约千有余篇。”作为“文章四友”之一的杜审言代表的初唐诗歌传统,在诗歌的形式,风格、思想内容诸方面对杜甫产生了深刻影响。杜审言,字必简,与李峤、苏味道、崔融并称为“文章四友”。武后时代,四人皆以文学才能为武后所招纳,他们都是文辞之士且拥有较为显赫的政治权利。从文学角度看,“四友”的诗歌已是当时“宫廷文学”的典型体现和重要组成部分。“四友”中,就诗歌创作形式和内容而言,杜审言可谓“四友”之冠。同时,杜审言长期在外宦游,有机会游览国家的大好山川、抒发征人思乡之苦,他将这些感情用自己擅长或独创的诗体表现出来,形成了鲜明的艺术特色和独特的美学追求。可以说,相对复杂的经历,使其既为“宫廷诗人”,熟悉宫廷诗歌的形式,描绘了初唐的升平盛景,同时又因两次贬谪,深谙人生的曲折艰辛。杜审言一生中写了不少真切自然的游臣、羁旅乃至边塞诗,广泛地接触了社会现实。而这可视为杜甫现实主义诗歌创作的源流之一。下面,本文主要从创作体例、思想、艺术风格技巧来分析这种影响。一、诗歌体例的创制发展杜审言生活的高宗、武后时期,唐朝经济有了很大发展,国力日趋强盛。诗坛上,轻靡浮艳的齐梁诗风尚存,但已有不少诗人开始有意识地以“汉魏风骨”来取代六朝以来的“采丽竞繁”。缓慢发展的律诗体例也基本定型,但以初唐“四杰”为代表的“五言诗”,在平仄和对仗方面,并没有达到律诗应有的要求。真正致力于律诗,尤其是五律创作的诗人当推杜审言。从诗体数目来说,杜审言的五律约占他创作的诗歌总数的百分之六十,从诗体结构、平仄对仗、音韵协调,以及对句谋篇等方面看,他使五律更加规范化。正如清代王夫之所说:“近体梁陈已有,至杜审言始于度。”杜审言的诗对仗工整,韵律协调,浑厚典雅、清新流丽,达到了很高的艺术水平。杜甫在律诗上所取得的成就和祖父杜审言是有必然关系的。他的五律、七律、排律均为杜甫的律诗创作做好了良好的铺垫。杜审言诗歌体例特征大致可以概括为:“五律之式备,七律之楷模,巨制之绝”。五律共有28首,除《奉和七夕宴两仪殿应制》(该诗颔联失对,尾联失粘)外,其余27首完全符合“粘对”规则。其中20首格律已经十分严整,另外七首只有个别字平仄失调,且多三字。这种有意识的创作追求,胡应麟评价为:“初唐无七言律,五言亦未超然。二体之妙,杜审言实为首创。”杜审言的《和晋陵陆丞相早春游望》:“独有宦游人,偏惊物候新。云霞出海曙,梅柳渡江春。淑气催黄鸟,晴光转绿萍。忽闻歌古调,归思欲沾巾”被称为“初唐五言律诗第一”。本是“早春宦游”,起句不写物,而先写人,由人而感景物和气候。在上下句之间,一个“独”和一个“偏”,互相照应,这就可以因情见景,以景寓情。“宦游”即做官而流寓在异乡,他们比一般居住在本乡本土的人对时节的推移更加敏感,这样,第一二两句就把唱和的对象都包括了,为末句的“思归”留下了伏笔。景物和气候的“新”,标志着早春来临。“物候新”三字提纲挈领,下面四句叙述在“游望”中新的物候。“渡江春”即以大江为界分南北,江南的春色出现在前,然后是北方。三四句写远景,望中所见,描绘入神,五六句写近景,仔细体验中感觉到了春天的细微跳动。“古调”大多认为是称赞陆丞相的原作,诗篇可以吟唱,具有音乐美,所以也称为曲调。“忽闻”两字是暗接前面的“偏惊”,因为诗人早已倾心于早春物候的出现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