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英语专业大学生口语中模糊限制语使用的研究

作者:邓琳 刊名:佳木斯教育学院学报 上传者:吴晓爱

【摘要】本文运用语料库方法研究中国英语专业大学生口语中词汇类模糊限制语的使用特点,结果表明:中国英语专业大学生和本族语者使用最多的是属性类模糊限制语,都倾向于使用其中的程度类副词和近似性副词表达更准确的信息,使用最少的是可能性模糊限制语;说者指向类模糊限制语中的情态动词尤其是断言性情态动词can、should、must被过多使用;属性类模糊限制语very被过多使用;委婉性情态动词might被少用,而其他的如may、could、would等说者指向类模糊限制语并未少用。

全文阅读

一、引言随着模糊语言学的兴起,模糊限制语的交际功能也得到了越来越多的关注尤其是二语中介语中的模糊限制语。朱葵,夏新蓉论证了模糊限制语与书面交际能力的相关性,而本文针对口语交际,对中国英语专业大学生使用的模糊限制语进行分析,帮助中国二语学习者更好地了解模糊限制语,提高口语交际中恰当地使用模糊限制语的能力。二、研究设计本文结合Hyland与Varttala的分类法,将口语交际中的词汇类模糊限制语分成四类以分析英语专业大学生使用的模糊限制语与本族语者的异同:1.属性类模糊限制语含程度类形容词或副词(如large、absolutely)、频率类形容词或副词(如common、always)、近似性形容词或副词(如near、about);2.可能性模糊限制语含试探性可能性名词(如chance、possibility)、或然性形容词或副词(如obvious、apparently);3.说者指向类模糊限制语含认知情态动词(如can、must)、非事实断言性名词(如implication、indication)、非事实报告型动词(如illustrate、propose)、试探性认知或连系动词(如suppose、sound);4.听者指向类模糊限制语含非事实断言性名词(如argument、suggestion)、非事实报告型动词(如find、argue)、试探性认知名词或动词(如expectation、know)。本研究语料选自文秋芳的口笔语语料库中的25篇口语语料并与英美访谈节目的对话对比。(前者语料库总形符数25194,总类符数2697,后者语料库总形符数25140,总类符数2827)。三、结果与讨论英语专业大学生使用的模糊限制语频数显著多于本族语者(使用频数分别为2036次,1421次),其中使用最多的是属性类模糊限制语,最少的是可能性模糊限制语。属性类模糊限制语中的程度类/频率类形容词,频率类副词,近似性形容词/副词的使用频率相近,只有程度类副词显著多于本族语者语料(使用频数分别为330次,162次),原因是英语专业学生过多使用其中的very(使用频数分别为298次,76次),说明中国学生对最早习得的这些简单的词存在过多依赖使用的习惯。听者指向类模糊限制语使用无显著差异,其中英语专业学生同本族语者一样在口语交际中擅长使用试探性认知动词know以基于说话人和听话人双方的共识表述观点,完成交际互动。可能性模糊限制语的使用无明显差异,英语专业大学生和本族语者都能很好的使用可能性模糊限制语表达不确定,使用的可能性模糊限制语的类型数也无显著差异。说者指向类模糊限制语的使用频数具有显著差异(使用频数分别为634次,189次),其中情态动词的使用具有显著差异(使用频数分别为622次,151次),这与蒋婷的研究结果相似,英语专业学生过多使用can、must、should断言性情态动词,断言性情态动词can的使用差异显著(使用频数分别为224,20),中国学生对最早习得的简单情态动词can把握性最大,所以在即兴交际中过多依赖使用。委婉性情态动词might被少用,而其他的如may、could、would等委婉情态动词并未少用。受母语负迁移的影响,中国学生习惯使用断言性情态动词表建议或关心。总之英语专业学生忽略了委婉情态动词might的情态表意,但使用的四大类模糊限制语中的听者指向类和可能性模糊限制语无显著差异,只有属性类模糊限制语中的程度副词very和说者指向类模糊限制语中的断言性情态动词被过多使用,这两类模糊限制语的多用现象最终导致中国英语专业大学生使用的模糊限制语的总频数大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