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困型农户信贷需求与信贷行为实证研究

作者:王定祥;田庆刚;李伶俐;王小华 刊名:金融研究 上传者:余金喜

【摘要】本文利用判断抽样方法,定点选取了全国15个省份较贫困地区的1156户暂时性贫困型农户为对象,对贫困型农户信贷需求和信贷行为进行了调查分析,在此基础上,运用Probit模型,实证检验了贫困型农户信贷需求、正规和非正规借贷行为的影响因素。调查发现:绝大多数贫困型农户都有信贷需求,且以中短期小额需求为主,但实际发生借贷行为的贫困型农户较少,从正规金融机构获得过贷款的贫困型农户更少,金融需求满足率极低。实证结果表明:家庭耕地面积、年人均收入水平、固定资产价值、农业生产支出占比、教育支出占比对贫困型农户信贷需求具有显著影响。在众多可能的因素中,只有家庭耕地面积、农业生产支出占比对贫困型农户的正规信贷选择产生了重要影响。而家庭耕地面积、固定资产价值、农业生产支出占比是影响贫困型农户非正规借贷行为的重要因素。

全文阅读

一、引言在二元经济结构突出的发展中国家,国民经济发展的总体水平在很大程度上要取决于农村经济的发展水平,而农村经济要快速发展,就必须依赖众多乡镇企业和农户的持续2011年第5期贫困型农户信贷需求与信贷行为实证研究125健康发展。增强乡镇企业和农户的自我发展能力,是促进农村经济持续快速发展、缩小城乡发展差距的关键环节。中国既是一个农业大国,也是一个贫困人口大国。按照国际贫困标准,目前中国的贫困人口超过1.5亿,即使按照国内巧oo元的新贫困标准计算,这一数字也将达到1亿左右。而这些贫困人口70%以上居住在农村,并且绝大多数分布在中西部欠发达地区(赵曦,2009)。如果我们按照收入来划分,年人均纯收人在3卫)元以上的农户为富裕型农户,年人均纯收人在1500一3《拟)元之间的农户为维持型农户,年人均纯收人在1500元以下的农户为贫困型农户,那么,贫困型农户在全国2.8亿户农户家庭中大约占20%左右(国家统计局,2010)。这就意味着,当前中国农村的扶贫攻坚任务依然十分艰巨。而农村扶贫攻坚的关键是要通过外部“输血性支援”来增强贫困型农户自身的“独立造血性发展功能”,从而逐渐摆脱对外部救济性依赖,最终走上独立发展和脱贫致富的良性轨道。显然,这种发展逻辑只对农村因受外部冲击引发的暂时性贫困农户才奏效,而对农村丧失劳动能力的持久性贫困农户,就只能依靠外部的长期“救济性输血”以维持其生计。本文关注的对象是农村暂时性贫困型农户,这类贫困型农户占中国总体贫困农户的比重达75%(Dudosetal.,2010),他们的收人水平低,其贫困主要是由外生因素(诸如疾病、教育、灾害、事故、非农就业不稳定、农业收人波动巨大等)冲击而引起“失血”,但家庭成员的劳动能力并没有丧失。这类贫困型农户很可能在外界帮助下,通过“输血诱导性”的资金支持,将他们自身“造血性”发展功能恢复起来,一旦其“造血性”发展功能恢复起来,外界“援助性输血”就可立即停止,本文将这种扶贫称为“汲水式扶贫”。“汲水式扶贫”本身是一项社会效应较为明显的准公共性工程,财政在“汲水式扶贫”攻坚中自然有着天然的本职属性和要求,过去中国的扶贫主要依靠的是财政预算机制。但是,在政府财力不足的情况下,仅依靠财政扶贫难以快速救助大量贫困型农户,只有同时借助财政、金融和社会互助机制,并产生协同作用,才能够迅速推进扶贫进程,取得良好的扶贫效果。然而,金融具有“保本逐利”的要求和“嫌贫爱富”的本性,要想金融介人“汲水式扶贫”中,至少要能使金融机构“保住本金”,能维持金融机构的简单再生产。显然,以追逐利润最大化为目标的商业性金融机构不可能主动和大规模地承担金融扶贫的重任,唯有依贫困标准不同,贫困人口数和贫困发生率也不同。根据官方的统计数据,2007年中国的贫困线为785元/人年,贫困发生率为1.6%,贫困人口为479万。2008年中国政府将贫困线提高至11%元/人年,贫困发生率上升至4.2%,贫困人口为4007万(罗楚亮,2010)。中国政府计划在2011年将贫困标准上调至1500元/人年,这将使贫困人口恢复至上亿。但按购买力平价计算,这一标准仍低于印度(人均每天消费1.20美元),更低于世界银行规定人均每天消费1.25美元的国际标准。如果按照国际标准测算,中国农村的贫困人口大约有2亿人(王国敏,2005)。本文采用劳动能力标准,将家庭长久丧失劳动能力的贫困型农户称为持久性或内生型贫困农户,主要包括家庭人口由年满60周岁以上、或患有残疾、或年龄小于18周岁的人构成,在现有统计口径上归属于农村五保户、特困救济户等。而将其余有劳动能力却因外部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