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化进程中新生代农民工的发展需要与教育培训思考

作者:韩云鹏 刊名:江西教育学院学报 上传者:张卓尔

【摘要】在城市化进程中,新生代农民工表现出与传统农民工不同的群体特征和发展需要。教育与培训可以提高新生代农民工的职业素质和技能水平,可以使他们获得能够实现市民化发展的价值观念和生活方式。新生代农民工教育与培训需要发挥职业院校教育、企业教育、成人教育、社区教育等多种教育主体的培训功能。

全文阅读

城市化是指由于第二、三产业的发展,农村居民向功能不断完善的城镇聚集并改变其原有生产、生活方式的过程。[1]据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2010年城镇人口占总人口49.68%,同2000年第五次全国人口普查相比,城镇人口比重上升13.46个百分点。外来农民工融入城市社会,是城市化发展的趋势。2010年中央一号文件首次使用“新生代农民工”提法以来,新生代农民工群体受到了社会各界的高度关注。新生代农民工与传统农民工相比在观念上存在着明显的差异,他们外出就业的动机由改善生活向“体验生活”转变,就业的目的由挣钱向追求体面劳动和发展机会转变,对职业角色的认同由农民向工人转变,对城市的心态由过客心理向与市民一样长期稳定生活转变。[2]南开大学经济研究所郭金兴博士认为:“大批新生代农民工进入城市,技能和文明素质的高低决定着他们的就业稳定性、择业的竞争力和发展空间,也关系着能否真正融入城市,实现阶层流动。”[3]教育是长期的培训,培训是短期的教育。教育与培训是实现阶层流动的重要途径。在我国城市化进程中,教育与培训不仅可以提高新生代农民工的职业素质和技能水平,使新生代农民工个体获得其选定职业的劳动能力,而且可以提高新生代农民工的文明素质,使他们内化城市的价值观念和生活方式。本文拟对城市化进程中新生代农民工的身心特征和发展需要进行分析,探讨新生代农民工教育与培训的需求与实施。一、新生代农民工的身心特征和发展需要目前对新生代农民工的定义主要是指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后出生的,16周岁以上的,在异地以非农就业为主的农业户籍人口。2010年全国农民工总量为2.42亿人,外出农民工数量为1.53亿人,按2009年新生代农民工占外出农民工61.6%计算,新生代农民工数量大约为9450万人。[4]1.新生代农民工的身心特征。根据中华全国总工会发布的新生代农民工的调查报告,在年龄方面,新生代农民工平均为23岁左右;在婚姻方面,处于30岁以下的新生代农民工59.9%尚未结婚;在受教育程度方面,新生代农民工中年龄在21-25岁之间接受过高中及以上教育的比例达到31.1%(高出农民工总体平均水平7.6个百分点),新生代农民工中接受过职业培训的人员比例达到36.9%(高出传统农民工14个百分点);在就业的产业行业分布方面,新生代农民工多聚集在第二、三产业就业,81.7%的新生代农民工就业于第二产业,近两成在第三产业就业,从行业分布来看,73.9%的新生代农民工集聚在制造业;在生活经历方面,新生代农民工务工前的生活经历简单,74.1%外出务工前“在学校读书”。新生代农民工身心的群体特征有四大特征,即时代性、发展性、双重性和边缘性。[2]“时代性”指新生代农民工处在体制变革和社会转型的新阶段,需要层次由生存型向发展型转变,形成了多元化的价值观与开放式的新思维;“发展性”指新生代农民工的思维、心智正处于不断发展、变化的阶段,外出务工观念亦处于不断发展、变化中,职业发展上也存在较大的变数;“双重性”指新生代农民工处于由农村人向城市人过渡的过程之中,同时兼有工人和农民的双重身份;“边缘性”指新生代农民工既对农业生产活动不熟悉,在传统乡土社会中处于边缘位置,又在城市中处于某种边缘化状态,难以获取稳定、高收入的工作,很难真正融入城市主流社会,位于城市的底层。也有学者将将新生代农民工的身心特征概括为“新、农、工”三大特征。[5]“新”指新生代农民工在文化程度、职业技能、观念意识、生活方式、与农村家庭的经济联系等方面与传统农民工迥然不同;“农”指在现行户籍制度和社会管理方式下,新生代农民工仍然是农业户籍人口,与有城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