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士生导师制度的比较分析

作者:赵世奎;沈文钦 刊名:学位与研究生教育 上传者:浩洪涛

【摘要】从导师的角色和责任、导师资格、学术指导方式、学术指导的质量保障机制这四个维度对各国的导师制度进行了比较分析。在导师资格方面,西方国家对职称没有硬性要求,主要强调学术能力和指导经验;在指导方式方面,西方国家以指导委员会制度和双导师制为主,传统上奉行单一导师制的国家也在进行改革;同时,西方国家强调从标准制定、导师培训、签订契约等方面保障学术指导的质量。从比较的视角和现实调研结果来看,我国的导师制度迫切需要进一步改革,尤其是需要打破博导职称化的倾向,鼓励副教授担任博导,同时通过建立博士生指导小组制度或双导师制度,使青年教师参与到博士生指导中来。

全文阅读

所谓制度,一般指的是由正式规则和非正式规则构成的用以规范个体与群体行为的规则体系。制度一旦形成,就会对人们理解世界的方式及其行为方式造成强大的外在影响[1]。在博士生教育的相关制度中,导师制度是最为关键的制度之一,也是决定博士生教育质量的一个重要变量。一个导师能够培养出一个博士,同时也能毁掉一个博士[2]。尽管由于文化传统和学术传统的差异,各国博士生导师的制度安排和指导活动不尽相同,但仍有许多可资借鉴之处。本文在对博士生导师的角色和责任这一元问题分析的基础上,采用制度分析的思路,对国外博士生导师的资格确认、指导方式、保障机制等内容进行了比较分析,并结合我国博士生导师制度相关内容的探讨提出了政策性建议。一、博士生导师的角色和责任要理解和辨别博士生导师制度的差异,首先必须厘清导师在博士生教育中所扮演的角色和承担的责任,这是对博士生导师进行制度分析的起点。大致而言,导师的角色和责任可以概括为以下几个方面:首先,是学业上的指导。一般来说,博士生在在博士生教育阶段应当逐渐熟悉本领域的基本问题,掌握研究的基本技能,提出具有原创性的问题并最终做出原创性的知识贡献,通过这一过程成长为一个独立的研究者。在这个过程中,导师应当发挥一种引导性的作用,例如,在学生选择研究问题时,导师应当凭借自己对本领域研究的把握,指出学生所选择的问题是否可行。自始至终,导师应该及时反馈学生所提出的问题,通过持续不断的反馈提供指导。哈斯瓦提从合法性边际参与的视角出发,将导师对博士生的指导概括为引入(initiation)、脚手架(scaffold-ing)、促进学生间合作和反馈四种功能[3]。英国学者霍奇在对近100名导师进行了实证调查之后,将导师在指导学生时涉及到的工作内容概括为两部分:首先是学生研究项目的综合管理,这包括导师帮助学生确定研究的范围和总体方向、研究的目标、理论基础以及研究方法;其次,是向学生传授研究的知识。同时,他将导师所应当具有的指导“技艺”概括为平衡、预见、定时、批判、通知(informing)和指导[4]。博士生导师应当给学生提供学业上的指导,这是对博士生导师这一角色的最本质性定义,这是国际通例,并不存在国别的差异。当然,在如何履行这一责任方面,导师之间的差异是非常大的。泰勒和比斯利认为,导师对学生的指导可以概括为四种类型:放任型(Laisser-fairestyle),完全凭博士候选人自我管理和自主开展研究,导师不加干涉;放养型(Pastoralstyle),博士候选人在导师帮助下自我管理和自主开展研究;导演型(Directorialstyle),博士候选人完全在导师的安排下开展研究;契约型(Contractualstyle),将自己需要承担的责任与学生以契约的形式表达出来[5]。其次,是学生学位论文的把关。当然,在参与博士学位论文把关方面,导师的作用存在显著的国别差异。例如,在德国,导师不但是博士学位论文的指导者,同时也是博士学位论文的主要评审官,负责给论文打分。在美国,博士学位论文指导委员会的成员也负责对博士学位论文进行评审。而在中国和英国,导师出于“回避”原则,是不参与博士学位论文评阅和打分的。第三,是促进博士生未来的职业发展。一般来说,博士生导师只负责知识的传授,学生的就业和职业发展超过了其最低程度的义务范围。然而,美国、中国的实证调研都表明,博士生其实期望导师能够在自己的职业发展方面提供指导性意见,并提供一定的帮助。尤其是如果博士生选择的是学术职业,博士生导师在其中的作用就更大了。博士生能否与导师和学院(系、所)其他研究人员建立起密切的联系,将对他们日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