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理智的对岸——梁漱溟直觉概念考察

作者:陈永杰 刊名:兰州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上传者:卢阿丽

【摘要】梁漱溟在东西方文化比较中提出了直觉概念,主张东西方文化的对立就是直觉与知性的对立,知性思维、工具理性的片面发展是造成西方文化危机的根源,因此需要直觉来救治。出于对科学主义的批评,他把直觉搁置在理智的对立面,彼此隔绝。与其说梁漱溟提出直觉是理性分析的结果,不如说是一种情感的偏执,带有浓厚的非理性主义色彩。

全文阅读

梁漱溟作为五四以后新儒家思潮开山者的地位已很少受到质疑,在中国现代哲学史上第一个倡导“直觉”的人,诚如贺麟所说,也当推梁漱溟无疑[ll。应该说,梁漱溟的思想是在中国传统文化及其价值认同陷人危机,特别是儒家文化经历了西方文化暴风骤雨式的涤荡和国内唯科学主义思潮的冲击之后产生的,带有明显的与二者进行论争与批判的意味。梁漱溟立足于“替孔家说个明白”,着力厘清中西文化之异,着眼于形上学的重建,在遮拨和拆解知性思维的同时,将直觉界定为一种与唯科学主义的认知活动迥然相异的人的情感和德性本能。一、“直觉”概念的提出“直觉”作为哲学概念首先出现在梁漱溟所作的东西文化比较中。在梁漱溟看来,文化不过是一个民族生活的“样法”,一个民族的文化,就是该民族社会生活的种种方面,如经济生活、政治生活和精神生活,等等。那么生活又是什么呢?他认为,生活就是一种“意欲”,从生活是意欲的满足与否着眼,作为人类生活文化根源的意欲,西方和中国具有向前逐求、持中调和两种活动方向。西方是以意欲向前要求为其根本精神,向外用力,征服自然,其所用是理智;中国文化走的是以意欲自为调和持中为其根本精神的路向,向内用力,追求人与人的和谐,努力使自身与环境相调和,其所用是直觉。这样,在梁漱溟那里,科学和玄学以及它们的方法理智、直觉就分别成了两种文化的代名词。不客气地说,梁漱溟这种公式化的归约遮蔽了两种文化自身的丰富性和多样性,把复杂的问题简单化,缩小了哲学研究的问题域,限制了对文化本身的开放性理解,在很大程度上导致人们曲解中国传统思想,尤其是对其中真正独特和永恒的东西有所遮蔽。直觉概念在梁漱溟思想早期,兼有本体论与认识论双重涵义,既是人的道德本性,又是认识这种道德本性的方法。他将直觉当做一种与人的生命共同健动不息、活泼灵动的东西,最原初的善的源头,“人类所有的一切诸德,本无不出自此直觉,,[2]454,这里直觉就具有了本体论意义。直觉还是认识道德本体的方法,直觉所得异于抽象静态的概念,是一种“活形势”。直觉能呈现宇宙生命,乃是因为直觉在存在意义上体现了生命的本性。显然,梁漱溟对直觉抱有一定程度的理想化色彩,注重的不只是直觉的认知功能,而是实践功能。其立场是一种道德本位的立场,体现了真与善的统一,目的是把握价值真理,即德性之知,而非世界之真。如此,直觉不仅关涉认识论和道德哲学,而且关涉形上学、关乎生命存在的意义和境界。事实上,儒学原本就不是一个知识论系统,也不是纯思辨哲学,它要告诉人们的与其说是如何思考,不如说是如何行为、如何生活。在儒家那里,行动永远比思考重要,实践高于6:~一一一一一竺塑堕丝竺些些塑竺燮知识,为人重于为学。儒家的目标是去体悟(直觉)同,直觉的本质属“带质境”,“有影有质而影不如其生活世界无限丰富的伦理道德意义,实现人生的理质”,譬如我听见一种声音,当时即由直觉认识其妙想追求,最终达到知行合一、天人合一的境界。梁漱的意味,这时为耳所不及闻之声音即是质,妙味即溟强调的就是直觉的实践品格,认为直觉首先是一是影。直觉“所认识为带质境,其影乃一半出于主观,种生活态度,一种具有实践力的善的本能。应该说,一半出于客观,有声音为其质,故日出于客观,然此就儒学的实践性而言,梁漱溟的理解还是到位的。妙味者实客观所本无而主观之所增,不可曰全出客在梁漱溟而言,直觉是先天具足的本能,人之为观,不可日性境;只得曰带质境而已”1:]400。如此一人的规定性,既成的仁,“欲念兴,直觉则钝,无欲非来,在理智那里无法克服的主客体“隔”的矛盾在直以枯寂为事,还是求感通,要感通就先须平静。平静觉这里得到了消解。是体,感通是用,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