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社会网络视角的农户民间借贷需求行为研究

作者:杨汝岱;陈斌开;朱诗娥 刊名:经济研究 上传者:李文

【摘要】本文以"2009年中国农村金融调查"81村1951户专项入户调研数据为基础,从社会网络视角考察我国农户民间借贷需求行为。研究表明:(1)社会网络越发达的农户,民间借贷行为越活跃,社会网络是农户平衡现金流、弱化流动性约束的重要手段;(2)以社会网络为基础的农户民间借贷行为是传统乡土社会的典型特点,其规模和作用随社会转型和经济发展而趋于弱化,在现有农村残缺产权条件下,以社会网络为基础的民间借贷对满足农村金融需求有积极意义,但其可持续性和稳定性都还有待进一步深入讨论。本文的研究对理解农户民间借贷需求行为、深化农村金融体制改革做了一些初步的有意义的探索。

全文阅读

一、引言与文献述评一直以来,我国农村正规金融市场发展非常缓慢,非正规金融在农村发挥了很大的作用。研究农户民间借贷行为对于了解农户金融决策模式、理解中国农村金融体制的现状与未来发展、深化农村金融体制改革有重要的意义。当代中国农村传统农业社会和现代工业社会两种经济形态并存,乡土社会的典型特点仍然在农村广泛存在,并有着深远的影响。本文将以乡土社会农户社会网络关系为出发点,思考转型时期农村居民的融资行为。“社会网络”是社会学和经济学研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概念,很多研究对此进行了较为深入的探讨。研究发现,社会网络能有效地增加居民收入、促进就业(MunshiandRosenzweig,2006)。Grootaert(1999)通过分位回归方法发现,社会资本的回报随着不同组别收入的提高而降低,认为社会资本是“穷人的资本”(张爽等,2007)。此外,大量文献从信息不对称角度考察了社会网络与民间信贷的关系。研究认为,因信息不对称所导致的道德风险、逆向选择等问题是金融市场不完备的主要来源,社会网络则有利于缓解由信息不对称所带来的种种问题。首先,社会网络中成员往往居住邻近或交往频繁,相互监督成本很低,这有效地缓解了道德风险问题,提高了借款者的还贷激励(Karlan,2007)。其次,社会网络的成员彼此非常了解,高风险的借款人可以被识别出来并被排除出金融市场,这有效降低了逆向选择问题(Ghatak,1999)。最后,社会网络能够实施一定的社会制裁,使违约者遭受声誉损失,甚至被排除在网络之外,进而降低违约的可能性(KarlanandMorduch,2010)。此外,社会网络和民间借贷还是农户之间进行相互保险和资源共享的重要方式。在正规金融市场不发达的农村,缺乏信贷支持的农户在风险面前非常脆弱,如果若干个农户结成一个互助团体,相互在对方需要的时候提供贷款,就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减少异质性风险的影响,作为非正式保险机制帮助穷人获得信贷(Bastelaer,2000)。从现有研究看,社会网络是非常宽泛的概念,理论上很难有一个清晰的界定,这也使得,实证上根据研究领域的不同,对社会网络的测度差别甚大。如Fafchamps&Minten(2002)使用商人之间的关系数量和关系类型作为测量指标;Isham&Kahkonen(2002)则测量了社会网络的普及度及“邻居信任指数”。另外如Peng(2004)讨论的宗族网络,费孝通(1985)讨论传统社会差序格局基础上的血缘关系等。不过,和本文相关,从经济学角度研究农户社会网络时,社会网络的测度相对收敛,主要集中于亲友数量、礼金支出、城市亲戚联系、党员干部政治关系等若干指标,这使得研究结论具有一定的可比性。Knight&Yueh(2002)用家庭所拥有的亲友的数量来度量家庭层面的社会网络,章元、陆铭(2009)将亲友联系扩展为送礼的数额和礼金的数量两个层面。赵剑治、陆铭(2009)用“家庭有几个关系亲密的亲友在政府部门工作”和“家庭有几个城里经常联系的亲友”同时结合“去年婚丧嫁娶、生日送礼支出”和“去年春节购买礼品支出”衡量家庭社会网络。Burchardi&Hassan(2011)在研究社会网络对合并后东德村庄发展的影响时,用村庄层面在西德的亲友关系表示村庄社会网络。何军等(2005)用“亲友随礼金额”来表示农户与本村村民、亲戚、朋友之间的关系亲密度。陈雨露等(2009)采用“家人是否担任干部”、“家里是否有党员”和“是否有近亲戚在城市定居”三个变量作为农户社会资本的代理变量。另一方面,农户借贷是农村金融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完善高效的农村金融市场不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