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恩格斯对恐怖主义的认识及其时代价值

作者:王利生;童志强 刊名:法制与社会 上传者:竺添蓉

【摘要】马克思和恩格斯在一百多年前即对当时出现的恐怖主义活动进行了评价和研究,正确区分了历史上两种不同性质的恐怖主义,并根据他们的社会历史作用表明了自己截然不同的态度。他们的经典论断在反恐斗争形势日趋复杂的今天仍然很有启发意义。

全文阅读

2011 · 11(上) 马克思、恩格斯对恐怖主义的认识及其时代价值 王利生 童志强 摘 要 马克思和恩格斯在一百多年前即对当时出现的恐怖主义活动进行了评价和研究,正确区分了历史上两种不同性质的恐怖主义,并根据他们的社会历史作用表明了自己截然不同的态度。他们的经典论断在反恐斗争形势日趋复杂的今天仍然很有启发意义。 关键词 马克思 恩格斯 恐怖主义 作者简介:王利生、童志强,66118 部队。 中图分类号:A8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9-0592(2011)11-293-01 现代恐怖主义是人类社会的毒瘤。恐怖分子在全球各地进行爆炸、暗杀等活动,残杀无辜生灵,制造紧张气氛,将恐怖和不安带给世界人民,最近的印度孟买和挪威奥斯陆恐怖袭击事件更是给世界安全形势投下了新的浓重阴影。反恐的实践呼唤反恐的理论,而反恐的理论要解决的首要问题就是正确认识和看待恐怖主义,确立准确判断恐怖主义的客观标准。马克思、恩格斯多年前的经典论述为我们解决这个难题提供了钥匙,今天读来仍然很有启发。 一、根据恐怖活动的社会历史作用,区分两种不同性质的恐怖主义 法国大革命时期,雅各宾派曾实行“革命的恐怖”,恐怖活动作为一种实现政治目的的工具开始登上历史舞台。此后,恐怖主义作为一种非主流的思潮得到延续和发展,并发生分化。马克思、恩格斯认真研究了当时的恐怖活动,根据其对社会历史发展所起的作用,认为当时存在着两种性质的恐怖活动和恐怖主义。第一种是进步的无产阶级为建立和保卫无产阶级专政的革命政权而进行的革命的恐怖活动。革命的恐怖是进步阶级进行革命的基本手段,其本质是用暴力推翻腐朽政权,建立新的革命政权,它有利于新的生产关系的建立,有助于社会历史的发展进步,它所蕴含的暴力因素是“每一个孕育着新社会的旧社会的助产婆”,因而受到马克思、恩格斯的积极支持。马克思、恩格斯在论及法国大革命时曾评价说:“全部法兰西的恐怖主义,无非是用来消灭资产阶级的敌人,即消灭专制制度、封建制度以及市侩主义的一种平民方式而己”,认为它具有积极意义而予以充分肯定。第二种是反动的阶级恐怖和少数密谋分子主张的恐怖主义,它们虽然表现形式不同,但都违背历史发展方向,阻碍社会进步,是反动、无用和徒劳的。马克思、恩格斯在评价拿破仑第三及其统治下的法国时曾说:“他们这个议会制共和国是一个公开实行阶级恐怖和有意侮辱‘贱民’的政体”,是反动的政权。对巴枯宁等人主张的少数人的密谋恐怖活动,马克思、恩格斯也有清醒认识,认为这只是“提供了一个不应当如何进行革命的绝好例子”,从而将其和革命的恐怖主义区分开来。 二、革命的恐怖曾在历史上发挥过重要作用 马克思、恩格斯认为,实行革命的恐怖主义能够推翻反动的阶级统治,建立起新的、适应生产力发展水平的生产关系,推动社会历史进步,具有重大的历史作用,所以积极宣传,大力支持。马克思、恩格斯认为革命的恐怖主义是无产阶级成功实行暴力革命、武装夺取政权的必要武器,“只有一个方法可以缩短、简化和集中旧社会的凶猛的垂死挣扎和新社会诞生的流血痛苦,这个方法就是实行革命的恐怖;是革命阶级通过合法斗争夺取政权的有力手段,“如果民主派一开始就坚决地用恐怖手段对付反动派,那 么,反动派在选举中的作用预先就被消除了;是革命阶级胜利后巩固政权的重要工具,“阶级或唯一能保证革命胜利的阶级的派别集团,通过恐怖不仅保持住政权(在把叛乱镇压下去以后这是起码的),而且保证自己有行动自由,能无拘无束。马克思、恩格斯认为革命的恐怖主义是革命阶级的专利,反动阶级不敢采用,“群众起义,全民起义,这是使王室望而生畏的手段,⋯⋯,采用这种手段必须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