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节决定高度——著名书法家崔胜辉访谈

作者:沈维进 刊名:老年教育(书画艺术) 上传者:章剑和

【摘要】崔胜辉先生的书作频频入展国家级大展大赛并获奖,遂成为中国书坛一颗耀眼的新星。崔先生缘何能大气早成?或许从他的高论中能得到一些启发。

全文阅读

崔胜辉先生的书作频频入展国家级大展大赛并获奖,遂成为中国书坛一颗耀眼的新星。崔先生缘何能大气早成?或许从他的高论中能得到一些启发。他说:“学习书法,首先要解决技法,技法非常重要。从技法层面上我提倡临帖要做到‘精、准、纯、熟’,否则就不是临帖。有人常为临帖不像找理由,说什么叫意临!临帖是基础,就像画画一样,如果连基本的造型都掌握不了,就谈不上变型。变型是要有根据的,知其常法才能知其变法。不知道,怎么变呢?所以,从临摹到创作要有几个递进与转换的过程,必须具备几种能力,即敏锐地观察能力、准确地再现能力、牢固的记忆能力、综合的变通能力和丰富的想象能力。”对敏锐的观察能力,崔先生说:“一本帖放在面前你首先要看明白,细节的东西不能忽略。也有人认为不要看重细节,要注意大的关系,那是更高一个层次的要求,是为创作中的某种需要而有目的临帖。一开始应该是注重细节,我赞成一个说法叫细节决定高度。帖中的细节一定要观察出来,并在临帖时表达出来。要在训练中练就一副敏锐的慧眼金睛,拿过帖来一眼就能看到最主要的东西、不同的东西,看的越准越好。对于临帖,一开始不怕临的死,随之不断熟练自可生神、生意、生境。要分析透,例如点画当中起、行、收是什么形态,是曲是直?丰富性不能没有,包括笔毫在运行中都不是简单直白的。毛笔在运行中是有很多微妙变化的,不是刻意地描画,是用最简捷的方法一笔写出来的。不管是行草正隶,在行笔过程中,起笔收笔相对好解决一些,惟独线条运行中所蕴含的气韵较难把握。我们看八大山人、于右任、林散之的字,线条特别自然、质朴、简洁,但变化也很丰富。”阶段还没解决好呢,还没有练就一双慧眼呢,那还是在第一阶段上下工夫吧。”崔胜辉,男,毕业于首都师范大学书法专业、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书法艺术研究室,现为中国书协书法培训中心教授。说到准确的再现能力,他说:“看到了还要能把它表现出来,眼高手低是好事,这样才能心摹手追。对于造型,西方人与我们各有观察方法,要不断总结体会,只要把里边丰富的内容看出来然后再现出来就行。就像射击要首先找到靶心一样,没有找到就是在做盲目的无用功。启功先生也曾讲,所谓‘功夫’就是准确。”对牢固的记忆能力,先生则说:“古人讲的背临,就是对帖上的字的笔法字势等烂熟于心。我们为什么讲只写一个碑一本帖不行,因为创作需要丰富的字库。同一个字《张迁碑》什么样?《鲜于璜》什么样?脑子就是一个字库,你的储存量大,运用时就游刃有余。常听有人说已写了五百遍、六百遍《兰亭》,写完后还是自己!原因就是你在抄字!临帖一定要经过分析记在脑子里,创作时遇到某种情况,才能一下子检索出来。这就是古人讲的胸有成竹,意在笔先。”谈到综合的变通能力,先生又说:“我们看刘文华先生写汉碑,个人风格非常鲜明,但都是有出处的,是对汉碑的融合。凡是大家都这样,这种融会是创作范畴。”说起丰富的想像能力,先生认为:“古人讲天分第一,多见第二,多写第三,后增品高学富。学书法需要天分。天分是指对客观事物、自然较高的感受能力,主要通过后天学识的滋养发掘出来。如果想像的空间大,会给你的创作带来诸多的灵感和风格的依据。”最后,先生总结说:“所以,我希望喜欢书法的朋友要拿这几种能力来衡量一下,你现在到哪个阶段了。如果一看第一细节决定高度著名书法家崔胜辉访谈@沈维进崔胜辉先生的书作频频入展国家级大展大赛并获奖,遂成为中国书坛一颗耀眼的新星。崔先生缘何能大气早成?或许从他的高论中能得到一些启发。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