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古汉语~*m-前缀的意义

资源类型:pdf 资源大小:716.00KB 文档分类:语言、文字 上传者:陈平

相关文档

批量下载下列文档

文档信息

【作者】 金理新 

【关键词】前缀*m- 名物化 中间态 

【出版日期】2005-03-30

【摘要】本文认为上古汉语的*m-是一个有多方面意义的前缀。除了是一个名物化前缀外,上古汉语的*m-和其他诸如*s-、*-一样也是一个动词前缀。附加*m-前缀构成的动词既不同于附加*s-前缀构成的使动词也不同于附加*-前缀构成的自动词,是一个“中间态”动词。此外,上古汉语的*m-也是一个形容词性质的前缀。

【刊名】语言研究

全文阅读

沃尔芬登认为,在藏缅语中m-前缀是一个名物化前缀[1]。这个m-前缀附加在动词或形容词之前使此动词或形容词改变词性而成名词。沃尔芬登的这一观点得到本尼迪克特、谢飞(1974)等学者的支持[2-3]。那么,跟藏缅语有发生关系的上古汉语其*m-前缀是否也有相同的意义?俞敏先生发现上古汉语的*m-前缀也是一个名物化前缀[4]。俞敏先生的这一观点得到梅祖麟先生赞同[5]。如此看来,上古汉语的*m-前缀和藏缅语的m-前缀或有共同的来源。不过,俞敏先生所举的例子过少,仅有四例,且这四例中个别例子是否属于同根词也值得商榷,如动词“往来”的“来”和名词“麦”。因而,俞敏先生的观点并没有引起国内学者的广泛注意,自然也很少有学者对上古汉语*m-前缀的意义再作进一步深入的探讨。实际上,在上古汉语中,除了俞敏先生所举的四例外,附加具有名物化作用的*m-前缀构成的名词并不鲜见,以下是我们所举的例子:昴*m-lu<**m-ru,《说文》:“白虎宿星,从日卯声。”朱骏声云:“西方宿六星,其形促聚,吾苏农人谓之七簇星。”《诗经·小星》:“维参与昴。”传:“昴,留也。”正义引《元命苞》:“昴六星,昴之言留也。”《释文》:“一名留。”《史记·律书》:“北至于留。”司马贞索隐:“留即昴。”昴,字正作“留”。《集韵》:“留,昴星别名,力九切。”柳,字从卯声。《尚书大传》注:“柳,聚也,齐人语。”《周礼·缝人》注:“柳之言聚。”藏语rug-pa“把散开的汇集在一起”正是上古汉语“柳”的同源词。“昴”的词根为*ru“柳”,为动词;而*m-ru“昴”为名词。缪*m-ru,《说文》:“葈之十絜也,从系翏声。”《广雅》:“缪,缠也。”《礼记·檀弓》注云:“缪当为木樛垂之樛?笔瑁骸皹停搅焦闪浇灰病!薄扮选焙汀皳殹蔽省?ru,《广雅》:“束也。”《广韵》:“摎,绞缚杀也,力求切。”《管子·大匡》:“朋友不得相合摎。”注:“摎,交入也。”《汉书·五行志》:“天雨草而叶相摎。”注:“摎,绕也。”《说文》云:“摎,缚杀也。”字也可作“缪”。《汉书·外戚传》:“即自缪死。”注:“缪,绞也。”乐*m-glg,《广韵》:“音乐,五角切。”又“喜乐,卢各切。”其中名词为*m-glg而动词为*glg,而“音乐”之“乐”和“喜乐”之“乐”本同根。《乐记》:“夫乐者,先王之所以饰喜也。”《礼记·檀弓》:“乐,乐其所自生。”《礼记·乐记》:“乐,乐也。”前一“乐”为名词而后一“乐”则为动词。帞*m-lag<**m-plag,《广雅》:“络头,帞头也。”《方言》:“络头,帞头也。”钱绎注:“《史记·绛侯周勃世家》:‘太后以冒絮提文帝。’集解引应劭曰:‘陌头,絮也。’晋灼曰:‘巴蜀异物志谓头上巾曰冒絮。’”称之为“冒絮”,其语源就是“冒”。《尔雅》:“冒,覆也。”这和现代帽子的“帽”来源相同。称之为“帞头”,其语源就是“络”。《山海经·海内经》:“有九丘以水络之。”注:“络,犹绕也。”《楚辞·招魂》:“郑绵络些。”注:“络,缚也。”《方言》:“自关以西秦晋之郊曰络头,南楚江湘之间曰帞头。”因而,帞头,其字也只作“络头”,有些方言称“络头”而有些方言称“帞头”。伪*m-rar,《说文》:“伪,诈也。”徐锴曰:“伪者,人为之,非天真也。”《周礼·大司徒》:“以五礼防万民之伪而教之中。”《周礼·地官·司徒》:“以贾民禁伪而除诈。”伪的词根为“为”*-rar。《广雅》:“伪,为也。”《尔雅》:“造、作,为也。”《周礼·春官·典同》:“以为乐器。”注:“为,作也。”王力先生云:“人为为伪(引申为诈伪),故‘为’‘伪’同源。”由于“伪”的词根为“为”,故“经传多假为为伪。”[6]垠*m-kn,《说文》:“地垠也,一曰岸也,圻,垠或从斤。”朱骏声按:“《楚辞·七发》注引《说文》:地垠,堮也,四边有棱角界限之貌?薄豆阊拧罚骸佰螅叮囊病!薄逗菏椤ば鸫纷ⅲ骸佰螅抟病!?《尚书大传》:“圻者,天子之境也。诸侯曰境。天子游不出封圻,诸侯非朝俜不出境。”《周礼·职方》:“方千里曰王圻。”注:“圻,界也。”垠,其词根为“限”。限*gln,《小尔雅》:“界也。”此外,俞敏先生还举了“刘”和“卯”这一对也是十分可靠的。“刘”为动词而“卯”为一种兵器的名称。可见,除了肢体和动植物名词前缀之外[7],*m-在上古汉语中也是一个具有名物化作用的前缀。沃尔芬登把附加藏语肢体名词之前的*m-前缀也看作是名物化前缀[1]。而名物化前缀*m-和肢体、动植物名词前缀*m-在上古汉语中可能也是同一个构词前缀,比如“脉”*m-phlig和“派”*phlig。“脉”的词根是“派”,动词;而“脉”为肢体名词。“命”上古有“命令”和“生命”两个不同的意义,其中“命令”的“命”由“令”派生出来,而“生命”的“命”和“生”为同族词,其词根为*ri。“生”*s-ri和“命”*m-ris属于动词词缀*s-和名词词缀*m-的不同。两者实际形式上相同而意义则不同。又比如“茆”,《说文》:“凫葵也,从草卯声。”植物名词。《诗经·泮水》:“薄采其茆。”《释文》:“茆,音卯。徐音柳。”《周礼·天官·醢人》《释文》:“茆音卯,北人音柳。”茆的词根就是“柳”。《汉书·律历志》:“冒茆于卯。”注:“茆谓丛生也。”其中的*m-既是一个名物化前缀也是一个肢体、动植物前缀。前缀*m-在上古汉语中是一个名物化前缀。但是,我们不能说前缀*m-在上古汉语中只有名物化这一个意义。上古汉语的词缀,包括整个汉藏语的词缀,其意义都不是单一的。我们发现,如同藏缅语的m-前缀既是一个名物化前缀也是一个动词前缀一样,上古汉语的*m-前缀也是一个动词前缀。这一点是以往学者所不曾注意到的。比如:凝*m-kre,《说文》:“水坚也。”凝和冰,《说文》同字。《易·坤》:“初六,履霜雪坚冰至。象曰:履霜雪坚冰,阴始凝也。”其中“冰”为名词而“凝”为动词。《说文》:“冰,冻也,象水凝之。”同族词“凌”,《说文》:“冰出也。”《诗经·七月》:“三之日纳于凌阴。”传:“凌阴,冰室也。”《周礼·凌人》注:“凌,冰室也。诗云:二之日凿冰冲冲,三之日纳于凌阴。”其中“凝”为动词而“冰”和“凌”为名词。藏语re-ba“凝结、冰结”和上古汉语这一族词对应。孙宏开先生指出,藏缅语流音之前的双唇音和舌根音可以交替[8]。上古汉语也有这样的情况,典型的如“丙”和“更”。“凝”、“冰”和“凌”三者之间的语音关系是*m-kre、*pre和*re<**bre之间的关系,而*m-是一个构词前缀。明*m-ra,《说文》:“照也。”《诗经·女曰鸡鸣》:“东方明矣,朝既昌矣。匪东方则明,月出之光。”《诗经·东方未明》:“东方未明,颠倒衣裳。”亮*ra,《说文》:“明也。”段玉裁注:“古人名亮者字明。”“亮”字先秦文献中未见。朗,《说文》:“明也。”《尔雅》:“朗,明也。”《诗经·既醉》:“昭明有融,高朗令终。”传:“朗,明也。”《国语·楚语》:“其圣能光远宣朗。”注:“朗,亮也。”炳*pra,《说文》:“明也,从火丙声。《易·革》:其文炳。”字也作昞、昺。《广雅》:“昞,明也。”《广韵》:“昞,亮也,亦作昺。”盟?*m-ra,《国语·鲁语》:“盟,信之要也。”《左传·襄十一年》注:“盟,以辞告神杀牲歃血明著其信也。”《左传·隐公元年》:“公及邾仪父盟于蔑。”《左传·隐元年》:“九月及宋人盟于宿。”盟从明声,本也只作“明”。《侯马盟书》:“我君其明。”盟,其词根实际就是谅。谅*ra<**g-ra,《说文》:“信也。”《方言》:“众信曰谅。”《诗经·柏舟》“母也天只,不谅人只。”传:“谅,信也。”《论语·宪问》:“岂若匹夫匹妇之为谅也?”谅,《尔雅》字作“亮”,“信也。”《孟子·告子下》:“孟子曰:君子不亮,恶乎执?”注:“亮,信也。”迈*m-lads<**m-rads,《说文》:“远行也,从辵万声。”《尔雅》:“迈,行也。”《诗经·蟋蟀》:“今我不乐,日月其迈。”《诗经·雨无正》:“如彼行迈,则靡所臻。”而从“万”得声的谐声系列中,多为来母三等字,如“厉”。厉,《广雅》:“磨也。”《荀子·性恶》:“钝金必将待砻厉然后利。”藏语-brad-pa“搔、抓、刮”、brad-brad“搔、刮磨”对应上古汉语的“厉”。糲,《说文》字从“万”声。《汉书·司马迁传》服虔注:“糲,粗米也。”藏语-bras“米、稻”对应“糲”。而“厉”和“迈”也可能有语源关系。《庄子·大宗师》:“女梦为鸟而厉乎天。”《韩诗·旱麓》:“翰飞厉天。”薶*m-le<**m-re,字也作埋。《广雅》:“藏也。”《左传·昭公十四年》:“埋璧于大室之庭。”《国语·吴语》:“狐埋之而狐搰之。”《说文通训定声》:“(薶),《周礼》狸沈、狸物、狸虫,字以狸为之。”薶,字也可作里。《庄子·则阳》:“灵公夺而里之。”《释文》:“本作埋。”薶,和“裏”当属于同根词。《说文》:“裏,衣内也,从衣里声。”《尚书大传》:“见其表未见其裏。”字也可作“里”。《素问·刺腰痛篇》:“肉里之脉。”注:“里,裏也。”霾*m-le<**m-re,《说文》:“风雨土也,从雨狸声。”《尔雅》:“风而雨土为霾。”注:“大风扬尘从上下也。”《诗经·终风》:“终风且霾。”传:“霾,雨土也。”谬*m-rus,《说文》:“狂者之妄言也,从言翏声。”《广雅》:“谬,误也。”《广韵》:“谬,误也,诈也,差也,欺也,靡幼切。”谬,本当为重纽三等。《庄子·缮性》:“非藏其知而不发也,时命大谬也。”《说文通训定声》云:“经传多以缪为之。”《荀子·强国篇》:“若是其悖缪也,而求汤武之功名,可乎?”睦*m-rug,《说文》:“目顺也,从目坴声,一曰敬和也。”《左传·隐公元年》:“于是,陈蔡方睦于卫。”《孟子·滕文公上》:“疾病相扶持则百姓亲睦。”注云:“睦,和也。”閡*m-gegs,《说文》:“外闭也,从门亥声。”《史记·律书》正义:“閡,藏塞也。”閡和礙不过是一词不同的文字写法而已,《说文》分为二。《说文》:“礙,止也,从石疑声。”礙字也从石亥声。藏语-gag-pa“阻滞、不通、堵塞”正是上古汉语“礙”的同源词。翱*m-ku,《说文》:“翱翔也,从羽皋声。”《诗经·清人》:“二矛重英,河上乎翱翔。”又《诗经·有女同车》:“将翱将翔,佩玉将将。”《淮南子·俶真篇》注:“翱翔,鸟之高飞也。”翱从皋声,且和皋当属于同族词,其意义为高。《广韵》:“皋,高也。”《尔雅》“五月为皋”,《释文》:“或作高。”《诗经·緜》:“乃立皋门,皋门有伉。”诣*m-kirs,《说文》:“至也,从言旨声。”从“旨”声的谐声系列中多为见组,如“稽”等,但读为鼻音的独“诣”一字。诣,和“届”*klirs当属于同族词。《玉篇》、《广韵》:“届,至也。”《诗经·节南山》:“君子如届。”笺:“届,至也。”吟*m-krm,《说文》:“呻也,从口今声。”《艺文类聚》引《说文》:“吟,叹也。”《广雅》:“吟,歌也。”《战国策·秦策》:“诚思则将吴吟。”注:“吟,歌吟也。”《荀子·不苟》:“盗跖吟口,名声如日月。”注:“吟,咏。”音*-krm,《说文》:“声也,生于心有节于外谓之音。”《礼记·乐记》:“凡音之起由心生也,声成文谓之音。”音和蔭通。《左传·文十七年》:“鹿死不择音。”注:“音,茠蔭。”而“蔭”的声符也是“今”,和“吟”同声符。弭*m-pjig,《诗经·沔水》:“不可弭忘。”注:“弭,止也。”《左传·成十六年》:“若之何忧未弭。”注:“弭,息也。”《礼记·郊特牲》:“祭有祈焉,有报焉,有由辟焉。”郑注云:“辟读为弭,谓弭灾兵远最疾也。”弭之词根实当是“辟”。《左传·僖公九年》:“将焉辟之?”《左传·僖公二十五年》:“天王出居于郑,辟母弟之难。”后字作“避”,《说文》:“回也。”《国语·周语》:“无乃实有所避。”注:“避,违也。”验*m-kram,《说文》:“马名,从马佥声。”段注:“证也,征也,效也。”《吕氏春秋·察传》:“其于人必验之以理。”《战国策·齐策》:“亦验其辞于王前。”检*kram,《管子·山权数》:“此检数百里之地也。”尹知章注:“检,犹比也

1 2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