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诗歌:诗性言说与诗学探索

作者:董迎春; 刊名:学习与探索 上传者:冉涛

【摘要】针对20世纪80年代以来叙事性写作对诗歌语言与文体的损耗与复制事实,当代诗歌写作必然要重返语言本体与诗学传统.超验诗写既传承了西方象征主义诗歌写作的诗性言说与哲学思维,又续接了中国新诗象征主义写作这一话语传统,其文化理念和书写实践又与西方19世纪以来的现代文学精神不谋而合,它们从否定性的情感认知与思想资源的勘探开始,探讨了不同于理性思维的超验话语对心灵世界的探寻与可能.同时,作为一种审美态度与哲理观照,超验诗写展示了人类心灵的文化价值与象征意蕴.

全文阅读

当代诗歌: 诗性言说与诗学探索 董 迎 春 ( 广西民族大学 文学院,南宁 530006) 摘 要: 针对 20 世纪 80 年代以来叙事性写作对诗歌语言与文体的损耗与复制事实,当代诗歌写作必然要重返语言本体与诗学传统。超验诗写既传承了西方象征主义诗歌写作的诗性言说与哲学思维,又续接了中国新诗象征主义写作这一话语传统,其文化理念和书写实践又与西方 19 世纪以来的现代文学精神不谋而合,它们从否定性的情感认知与思想资源的勘探开始,探讨了不同于理性思维的超验话语对心灵世界的探寻与可能。同时,作为一种审美态度与哲理观照,超验诗写展示了人类心灵的文化价值与象征意蕴。 关键词: 新诗; 否定性情感; 超验诗写; 现代主义诗歌 中图分类号: I207.25 文献标志码: A 文章编号:1002-462X( 2017) 10-0148-08 收稿日期:2017-05-07 基金项目: 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朦胧诗以来现代汉语诗歌的语言问题研究”( 11BZW096) 作者简介: 董迎春( 1977—) ,男,教授,博士生导师,文学博士,从事当代新诗研究。 不同于经验的日常语言的客观叙述,超验的象征语言的主观表现,为人类心灵的勘探与质询提供了丰富的表意空间与表现可能。中国现代主义诗歌中的纯诗传统便是超验诗写的理论资源,这种话语自然也受到西方现代哲学的影响。当代诗歌的超验诗写的理论与价值,启示了汉语诗歌回归语言本体、传承诗性传统这一话语思维与价值认同。但是,受到社会文化与意识形态的干扰与影响,当代诗歌书写背后实际上存在着非诗因素的制约与局限。朦胧诗之后的诗歌写作,由于受到叙事及叙事性诗歌的写作影响,导致了诗歌语言自身繁殖与密度的损耗。“语言作为本质的东西在说话,因此,赋予诗人的话语可称为本质的话语。” [1]新世纪以来的汉语诗歌,仍然受制于这种诗学话语的纠缠与束缚。在这一意义上,超验诗写为当代诗歌写作提供了较好的语言本体与诗性言说的生命与艺术的双重在场,同时,也承续了西方现代诗歌中的“象征主义写作”的审美思维与哲理观照,为诗学的意识转型与范式建构指出了一条切实可行的思想路径。 一、否定性情感与创作资源 在人类的情感结构与价值形态中,19 世纪以象征主义为开端的现代文学更加关注人类否定性情感的省察与反思,并试图针对这个主体缺席的时代现状,加强文学对于时代与人性的关注和介入,从而使文学作为一种情感与文化融入生命事实并作为思想资源助其成长。“我们所有的人,由于都具有意识这一简单的事实,都会不断地思考和利用我们的生命。” [2]1 因此,文学仍然是生命话语的另一种表达。生命的完整性在于主体自由的选择及确认,人类的情感自然离不开欢乐哲学为价值体系的肯定性情感结构,但忧郁哲学也为观照人心与人性提供了另一种文化镜像,时刻触摸慰藉着人类的孤独与虚无意识。肯定性的欢乐哲学与否定性的忧郁哲学一并成为现代文学意识形态与话语实践的不同表现侧面,共同建构着 现代文学的表现空间与思想可能。 “情感转向”在近年来异军突起,从通俗的情感层面突入到哲学的情感层面和对身体因果生成的考究。“它的触角很快从社会学、心理学和文学批评这些本土地块蔓延开去,波及人文学科和社会科学的全部领域。” [3]对情感的正视,渗透着人心的自我认知与主体生命意识的觉醒,而超验诗写对“否定性情感”的关怀,是让文学返回自我心灵的一种情感慰藉。实际上,文学是对生活的 ·149· 净化与提升,其中渗透着对现实与理性的否定性疏离。超验的内心勘探与思想理路,推动并提升了人类心灵的审美旨趣和哲理观照的水平与能力。 人类的肯定性情感与价值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